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慢火煮江山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锦囊妙计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切无关风月,是呼其图骗和妃的话,也是骗玉如妍的话,可后面那半句真话,呼其图怎么也说不出口。

    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草原上的大汗,本就喜欢直接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感情,更不会像诗人一样委婉。呼其图从为说过如此肉麻的话,即使是对自己的原配皇后——那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子。也是汉人家里的高门闺秀,知达理,气质脱俗。

    那年,呼其图去楚国,在街上遇见了她,只是一眼,就深深被她吸引。几经周折,力排众议,娶她回来做自己的皇后。却在她生产那天,留下一子,难产而死。

    自此之后,呼其图没有对哪个女人再动过心,直到那日,看见与发妻十分相似的女子。一样的气质不凡,只是,相比之下,玉如妍出了满腹经纶的气质,更有一种大将的风范。这一点在女子身上极为少见,呼其图派人去查,才直到她的来历。

    难怪她有腹有诗气自华的气质,难怪她有临危慷慨的大将之风,原来她就是那个名动天下的女官——玉如妍。对于发妻,呼其图可以是近乎疯狂地追求,遭到羞辱反对都无所谓。

    可是对于玉如妍,自己却只肯远观,不敢亵渎。

    她化名云若,也是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吧。也罢,就让云若留在草原上做她的“云先生”,呼其图自私地想。

    次日清晨,酒醉醒来的和妃没有见到身边呼其图的影子,打听才知,昨晚呼其图看到自己醉了以后就走了。还有人看到,他和玉如妍深夜在外谈天。

    和妃妒火中烧,本想去找玉如妍算账,在身边人的劝阻下才平息下来:“娘娘息怒,那个女子正得大汗信任,此时暂时不与她起冲突才是明智之举。若是娘娘此时带着火气前去,岂不是得罪了大汗,又损害了自己吗?”

    “那你说怎么办?”和妃怒问。

    “依奴婢看,不如先忍着,等大汗对她的新鲜劲儿过了,再收拾她也不迟。”

    和妃虽然不甘心,但是眼下这也是最好的办法,只好应允。

    和妃在身边人的怂恿下,假装大度贤良,天天给呼其图送补品,却只字不提玉如妍的事。偶尔呼其图提起,和妃还假惺惺地说:“臣妾知道大汗是思念皇后了,臣妾看那云先生和先皇后有些相似,大汗不如……”

    呼其图岂能看不出和妃的小心思,当下打断道:“爱妃说什么呢,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对她绝无那种心思。”

    得了“承诺”的和妃,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却未看到身后呼其图嫌恶的眼神。

    “哟,这是谁呀,怎么以前没有见过?”和妃出来后,没走几步,顶头碰见了玉如妍。

    “见过和妃娘娘。”玉如妍身边的女奴行礼道。

    玉如妍才知道,她就是呼其图身边最得宠的和妃,以前听说她长得天姿国色,是草原上少见的美女。今日见到,玉如妍发现所言不虚。和妃的确称得上是“天姿国色”,但是打扮得过于妖媚,让人心生厌恶。

    “见过和妃娘娘。”玉如妍也行礼道。

    和妃故意道:“这位妹妹,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呢,是谁家的女儿?”

    “娘娘,她就是教授王子公主们读的云先生。”和妃身边的人道。

    和妃这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女先生啊!我听说你们汉人不是只有男先生吗?”

    玉如妍解释道:“汉人的学堂里,的确都是男子作为老师,可汉人很多高门闺秀也读识字,请男子作为西席难免不妥,所以也会有教坊里出来的娘子或宫中出来的教习姑姑作为先生。”

    “原来如此,是我孤陋寡闻了。”和妃咬着牙说。

    送走了和妃,玉如妍不禁轻叹一声,有这个女子,只怕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希望呼其图遵守信约,三个月后能放了自己。

    平静了几日,未等和妃找玉如妍的茬儿,陈国的军队已经压在了图桑部族的边境上。

    赵文政得知图桑部落的首领呼其图,在边境打劫军粮和人质后十分震怒,并且听说,在归还的人质中没有玉如妍。这无疑破坏了赵文政的计划。

    原本,朝中大部分大臣都支持与图桑部落开展,但是萧飞卿提出,开展劳民伤财,不如借这个机会与图桑部落联盟。

    朝堂上一片哗然。

    “萧相国,你是说我堂堂陈国,要去向那帮匈奴求和吗?这样岂不是让其他诸国笑掉大牙。”

    “是啊,身为一国之相,边境受到骚扰,怎能一味求和?”

    “我们炎黄儿女,怎能和那些蛮夷之人联盟?”

    “臣附议,此事万不可行。当年秦始皇北筑长城,却匈奴七百余里,那些胡人吓破了胆,今日难道要我们去向他们投降吗?”

    萧飞卿道:“皇上,臣的意思是借这个机会和呼其图联盟,从没有说要向他求和投降。”

    赵文政喜欢听到朝堂上多数意外的不同声音,听萧飞卿这么说,便问:“大家可能对萧爱卿有些误会,萧爱卿,你仔细说说你的计划。”

    萧飞卿道:“皇上明鉴,臣绝非贪生怕死,要想蛮夷俯首称臣。只是臣觉得,作为皇上的臣子,自当要替皇上分忧。国士之策,就应当化腐朽为神奇,变坏事为好事。”

    “那萧相国倒是说说看,国士是怎么样化腐朽为神奇?”有大臣阴阳怪气地问。

    萧飞卿道:“皇上,臣以为呼其图部族劫我大军粮草,扰我边境的确可恨。但是凡事应当看两面,呼其图的图桑部落在匈奴渐渐崛起,而且又和匈奴最强大的塔尔部落有姻亲关系,这不是正好可以为我们所用么?”

    赵文政问道:“萧爱卿的意思是……”

    萧飞卿道:“皇上,图桑部落和塔尔部落人马强壮,又毗邻我国和齐国,我们若能和图桑部落缔结联盟,正好可以牵制齐国。中原诸国中,楚国最为强盛,其次是我们陈国,然后就是齐国了。楚国靠南,齐国靠北,若我们能利用匈奴牵制北边的齐国,岂非对我们陈国最有利?”

    赵文政点点头,微笑道:“萧爱卿此举倒是另辟蹊径。以前,我们只觉得那些蛮夷之人凶悍无礼,只想着如何防御他们,从未想过可以利用他们。萧爱卿,下朝后你来东暖。”

    萧飞卿在朝上“狂悖”的言论得到了赵文政的大加赞扬,下朝后,萧飞卿跟着赵文政来到东暖。

    “萧爱卿婚后也没有好好休息,又赶上了匈奴的事情,真是辛苦了。”赵文政笑着,命小木子为萧飞卿端上一杯极品铁观音道。

    “皇上客气了,为人臣子,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萧飞卿道。

    赵文政道:“若不是你今日之语,朕肯定要发兵了。”

    萧飞卿笑道:“其实臣最佩服皇上的,就是皇上施政从不刻板行事。比如臣今日提出的和匈奴结盟,若无皇上慧眼如炬,只怕臣就要背上骂名了。皇上独步古今,臣佩服万分。”

    赵文政笑道:“萧爱卿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场面话了?其实,自古贤明帝王从来治理国家都是敢为古人先,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比如先帝,就敢在朝中任用女官。”

    自从玉如妍被发配漠北后,赵文政就再也没有提及过她,今日为何突然提起来,萧飞卿疑惑了。

    赵文政叹道:“其实这次,朕想要发兵,除了因为他们劫持军粮,还有一个原因。萧爱卿,你知道吗?”

    萧飞卿试着回答道:“莫非是因为……玉如妍?”

    赵文政点点头,说:“在外人看来,朕是一个薄情寡恩的皇帝,辜负了玉如妍的教诲之恩,更负了她为陈国殚精竭虑之恩。其实,他们又何曾了解朕的用意呢?”

    萧飞卿问道:“难道说,皇上将玉如妍发配到漠北,是另有用意吗?”

    赵文政看了萧飞卿一眼,萧飞卿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说:“臣失言了,皇上勿怪。”

    “无妨。现在朕还不方便告诉你,只是,玉如妍一定不能落在匈奴人的手里。”赵文政道。

    萧飞卿说:“那我们可以派使臣去和呼其图谈判,让他放了玉如妍,并且与他商议结盟之事。臣愿意做这个人,为皇上分忧。”

    赵文政笑道:“有萧爱卿为成果尽心尽力,朕心甚慰。不过你暂时不用离开,一则你新婚,还是在家里多陪陪妻子,二则朕希望楚扬去替朕走一趟。在和呼其图谈判联盟之前,总要给他一些下马威,不然天下人真的要说朕贪生怕死了。”

    “臣多谢皇上体恤之情。”萧飞卿面上带着笑,内心却十分苦涩。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