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慢火煮江山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艰难抉择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个月,萧飞卿和楚扬的妹妹楚晗大婚,轰动整个京城。皇上亲自出宫,住持婚礼,朝中大臣满员参加。可以说,京城萧家,盛极一时。

    新婚未到一个月,本是最浓情甜蜜的时候,萧飞卿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幸福。虽然在家中,萧飞卿对楚晗也是照料有加,但绝非丈夫对妻子的那种感情。这一点,楚晗心中也十分清楚。

    皇上指婚,楚晗不愿意也要出嫁,婚后,楚晗也感觉得到,萧飞卿对自己的好,只是一种不得已的怜惜。怜惜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却要捆绑自己的一生,怜惜自己的夫君,心中早已有了他人。楚晗知道,即使不嫁给萧飞卿,皇上也会安排其他人作为自己的夫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以来,人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楚晗待萧飞卿也体贴温顺,两人真真正正做到了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在外人看来,是感情极好的夫妻,可正因为这样,才越发不像夫妻,只是在一起过日子的客气的外人。

    赵文政派楚扬出战,才有了前面陈国大军压境的场景。

    玉如妍听说陈国大军一事,也猜到了定是因为军粮被劫,陈国咽不下这口气,才大军压境逼迫图桑部落。

    “大汗,据探子回报,这次陈国大军来犯,已经在边关驻扎数日,可就是没有要进攻的意思。”巴音道。

    呼其图冷笑道:“赵文政这小子,派了大军来又不打,究竟是想干什么?”

    巴音说:“大汗,汉人就是喜欢这些阴谋轨迹的东西,哪像我们草原,说开战就开战!”

    “他们派大军来,无疑是因为前一阵子我劫了军粮,过来讨要罢了。”呼其图说。

    “臣只是担心,赵文政这小子诡计多端,除了讨要军粮,还有别的阴谋。←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巴音道。

    听到“别的阴谋”这个词,呼其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玉如妍。难道赵文政除了军粮,也想讨要玉如妍?但很快自己又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赵文政已经将她发配至此,怎么会因为一个罪妇而挑起战事呢?

    正说着,外面一个兵丁来报:“大汗,陈国将军楚扬派人送来国和一封信。”

    “拿进来。”呼其图道。

    接过国和信件,呼其图拆开来看,国上写道,希望以那些军粮作为礼物,请求和图桑部族结盟。信上则是赵文政的亲笔信,希望他能不动声色,放了玉如妍。

    呼其图哼道:“陈国这个小皇帝,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巴音将国和赵文政的信件拿过来看了一遍,纳闷道:“陈国那个小皇帝,为何要您一定要归还云先生?”

    “这个……我也不得而知。关于联盟一事,你怎么看?”呼其图问道。

    巴音道:“臣以为,不用理会他。那些个汉人皇帝狡诈奸险,谁知道联盟背后又憋着什么坏?”

    呼其图拿着信往巴音头上打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让你多读你不读,只会露怯!”

    这时,詹枫笑着进来道:“大汗打得好,我早就让他多读,可是巴音就是不听。”

    “詹先生上座。”呼其图笑着说,“巴音,你口口声声说汉人皇帝阴诡狡诈,这也就是我们匈奴人为什么只能盘踞在此,做不了汉人江山的王的原因所在。”

    詹枫笑着说:“大汗所言极是。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明日,你也去学堂里和孩子们一起读好了。”

    呼其图大笑道,巴音一脸的窘迫,说:“詹先生自然是有才学的,但是现在大军压境,您也别总取笑我,还是帮大汗拿个主意吧。”

    詹枫看了国和信件后,笑着说:“大汗,我认为此行可以。您可以答应和陈国结盟,牵制齐国。”

    “为什么?”巴音问道。

    詹枫笑着说:“大汗,您也熟读兵,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其实结盟并没有坏处,陈国利用我们牵制齐国,我们也可以接结盟的机会向陈国索要财务,或者开放关口通商。这些对我们图桑部族来说,都是没有害处的。”

    “先生说的对,战场上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呼其图说,“中原那些国家也是今日结盟,明日互相攻伐的。结盟之事,我们可以同意。那……云先生之事呢?”

    詹枫道:“在下开始也疑惑赵文政的做法,一个戴罪发配之人,为何一国之君要亲笔手给大汗,索要此人呢?赵文政此举,更加说明了此人的重要性,我们何不利用这一点?”

    “如何利用?”呼其图问。

    詹枫道:“利用这个人,问陈国索要更多的条件。”

    巴音有些看不惯这样的做法,当即反驳道:“这太小人之举了!我巴音第一个反对!用一个女人做筹码,算什么男人?”

    詹枫没有理会巴音的反对,而是对呼其图说:“大汗,兵者诡道也,帝王之术也一样。大汗,男人大丈夫,有时候是要做一些取舍的。”

    呼其图看着詹枫的表情,不禁沉默了,巴音还想再争辩,被呼其图的手势制止道:“你们先出去,我一个人静一静。”

    晚上,呼其图站在玉如妍的毡帐外,几乎站了整整一宿,天亮时,才回到自己的毡帐中。呼其图从墙上抽出弯刀,眼底透出无限的心痛和无奈。

    “巴音,集合军队,把玉如妍押过来。”呼其图冷冷地说。

    巴音愣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问:“大汗,您说的是真的吗?”

    “速速照我的命令去办!”呼其图喊道。

    想不到大汗思考了一晚上,做出的还是这样的决定。巴音无奈点头:“臣知道了。”

    人人都说帝王无情,呼其图叹道,想不到自己也做出了这样无情的事。在玉如妍毡帐外站了一晚,想的全是和她相处的点滴。直到天快亮时,呼其图一瞬间才下定了决心。这样做既能和陈国结盟,又能多多索要好处,为了部族也是值得。并且牵制齐国,也不是图桑部族一个部族的事情,赵文政也必定是看上了塔尔部族的势力。自己是塔尔部族的女婿,又和陈、齐两国毗邻,想必赵文政选中和自己结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且交出玉如妍,也能让和妃放下警惕,从而使塔尔部落和自己的盟约更加根深蒂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样都是对自己、对部族最好的选择。

    但是,却伤害了她一个人。这是呼其图最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做的一件事。

    呼其图握着弯刀,刀光寒冷,正映射出帝王冷峻的心。呼其图冷笑一声,想不到我也沦为要用女人去换取好处的人了。

    门外,詹枫进来,看见呼其图站在那里发呆。玉如妍来了这些日子,风言风语里,詹枫多少也听说了一些。

    “大汗,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詹枫道。

    巴音听不过,进来说:“你说得倒是轻巧,把你老婆绑上战场去试试啊!”

    詹枫笑道:“巴音,你不是最看不惯我们这些文墨之人的酸腐气嘛,怎么倒是肯为云若说话。”

    “男人和女人怎么能比?”巴音顶撞道。

    “够了!”呼其图不悦地打断道:“巴音,我让你去集结军队,你到底准备好了吗?”

    巴音还是不甘心,问道:“大汗,您真的要把云先生绑到战场上去?”

    呼其图没有回答,巴音上前问道:“大汗,此举非男人大丈夫所为啊!云先生是个柔弱女子,大汗真的要用她去换叫唤条件吗?您就是换来了,心里能安吗?云先生毕竟……”

    “毕竟怎样?!”呼其图怒吼道,“巴音,云先生是我什么人?是我们图桑部落什么人?”

    巴音愣住了,只见呼其图双眼通红,冷冷地说:“云若是俘虏,只是我们当初掳来的俘虏而已,和那些军粮,和那些妇人都是一样的!”

    玉如妍早已被捆着押到了门外,刚才呼其图怒吼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玉如妍的耳中。玉如妍轻叹了一声,果然帝王之心,都是一样的狠绝。也罢,自己本就是俘虏之身。

    “云先生,云先生……”苏日娜哭着跑来道,“让奴婢替先生去吧。”

    玉如妍赶忙催促道:“快回去!苏日娜,你不要掺和这件事!”

    “不,不!苏日娜不能看着云先生去送死,苏日娜去求大汗,让大汗答应奴婢替您死!”

    这时,呼其图等人从毡帐中走出,看见玉如妍被捆绑着,站在门外。

    呼其图瞪了苏日娜一眼,给巴音使了个颜色,巴音马上拉着苏日娜离开。呼其图看了玉如妍一眼,只一眼,就用尽了所有的无奈与痛苦。

    “走吧。”呼其图收回目光,跨上马,走在了队伍的前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