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慢火煮江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避难巫族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怕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怕自己发现的根本和玉如妍无关。他一直在骗自己,玉如妍一定平安,当真的看到她留下的线索时,自己剩下的只有巨大的惊喜,还有快要崩溃的神经。

    只要她平安就好,她平安就能有再见的机会。

    一路追随芙蓉花的标记,唐云落发现玉如妍似乎并不是往陈国的方向走。这是怎么回事?她要去哪里?

    唐云落首先想到的是玉如妍被人挟持了,但是挟持她的人肯定不会让她留下记号的,所以这个猜测被唐云落否定了。可唐云落能肯定的是,玉如妍绝对不是一个人,她身边肯定有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看,那个人是一直保护玉如妍的。

    会是呼其图吗?唐云落想,如果是呼其图,那一定会保护她。可是他们走的方向怎么不是陈国和漠北呢?

    这是唐云落最疑惑的一点,按理说,玉如妍如果成功脱险,找不到自己应该最先想到的是回到陈国去。只要玉如妍回朝,陈国一定会有动静。这样自己也能最快地知道她的消息。这是最简单、最容易想到的办法,唐云落相信玉如妍也会这么想。

    如果和玉如妍在一起的人是呼其图,他们有两种可能,一是回陈国,二是会漠北。即使玉如妍跟着他去了漠北,自己也会很快知道她的消息。但是以玉如妍的作为,她既然接了圣旨来楚国,那么任务完成后也应该先回陈国,再去其他地方也不迟。

    更奇怪的是,沿着玉如妍留下的记号找去,居然不是陈国也不是漠北!

    难道这期间有什么变故,玉如妍无法回到陈国去?唐云落想,目前这个解释是最能说得通的。可是玉如妍这是要去哪里呢?

    鉴于种种奇怪的迹象,唐云落隐约觉得跟玉如妍在一起的人,应该不会是呼其图。如果是他,陈国回不去,呼其图一定带着她回漠北。既然两个方向都不是,那么,和她在一起的人,究竟是谁?

    唐云落把和玉如妍相关的人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从陈国的萧飞卿、杨楚亭、杨俊,到漠北的呼其图、巴音,再到楚国。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叶颂!

    按照他们行走的路线,似乎是在绕开陈国,往巫族的方向去。如果唐云落真的猜测正确的话,能带玉如妍去巫族的人,应该就是叶颂。

    一则楚国和巫族交好,二则在玉如妍没有找到自己和呼其图,又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回陈国的情况下,去巫族就解释得通了。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赵文政又派人找到玉如妍,带她去了别的地方。不过这种可能性现在看来比较小,还是叶颂的可能性最大。

    知道玉如妍可能和叶颂在一起,唐云落心里稍微放心了一些,起码叶颂能够保护他。从那天林中打斗的痕迹来看,叶颂也是暗器高手,并且武功不弱,玉如妍应该是安全的。

    就在唐云落准备赶往巫族时,家里传来消息,说唐娆病重,让他火速回锦城去。虽然唐云落心中万般放不下玉如妍,可是听到家里出了这样的事,自己再不回去终究是太不孝了。

    无奈,唐云落只好继续派人朝着巫族的方向追查玉如妍的下落,自己则连夜快马赶往锦城。

    无独有偶,呼其图也一直朝着陈国的方向追查玉如妍,却半路接到了部族有人叛乱的消息。这边玉如妍生死未卜,那边部族人民水深火热,呼其图艰难抉择了许久,还是决定先回漠北。等扫平了叛乱,再去陈国寻找玉如妍。

    错过了,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最终,不过是一场无奈的心酸。

    玉如妍跟着叶颂,一路快马加鞭,赶往了巫族,总算在大雪将至前到达。叶颂一路上要注意刺客的动向,又要保护玉如妍,十分劳累。

    到巫族的当天,已经是晚上了,二人在小镇的客栈简单投宿了一晚。经过整整两天的休整,两人总算缓了过来。

    叶颂一路上带着玉如妍绕开了大路及山林,选择安全又容易走的路一直奔走了十多天,总算暂时能安全一些。

    “我们今天去巴坤城,那里算是巫族比较重要繁华的一个城镇了。”叶颂带着玉如妍离开客栈,骑着马说。

    玉如妍道:“我听说过。据说数百年前,巫族所在的地方名叫楼兰,曾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地点,后来渐渐没落了。”

    叶颂点点头,道:“是啊,其实巫族中很大一部分人也是那是楼兰古国的后人。不过巫族也只是个小部族,和中原诸国根本无法相抗衡。”

    玉如妍叹道:“小有何不好呢?其实巫族地处偏远,远离中原,也能避开诸国之间的互相攻伐。这样不是很好吗?”

    叶颂笑道:“姑娘说的对,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在巴坤城内有一座小宅子,姑娘可以在那里暂住。”

    “叶先生真是神通广大呢。”玉如妍笑着说。

    叶颂爽朗地笑道:“这算什么,比起玉姑娘的光芒,我黯淡得多了。”

    玉如妍疑惑地回头问道:“先生为什么这么说?”

    叶颂道:“入朝为官,誉满天下;重新出山,诛杀叛党;发配漠北,忍辱负重;潜伏楚国,机智勇敢。在姑娘面前,在下难道不是黯然失色么?”

    “我哪里敢当呢?”玉如妍笑道,“其实我倒是羡慕先生远离庙堂之高,身处江湖之远。自由自在,不用卷入朝堂的争斗,不用每日提心吊胆,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风流名士。”

    叶颂钦佩玉如妍虽然在朝堂许久,却还能保持一颗干净的心。

    多少读人做官前都是豪情壮志、两袖清风,誓要为百姓谋福祉,可是真的踏入官场,许多身不由己的事就渐渐磨灭了当初那颗为民的初心。

    玉如妍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廷老,却丝毫没有沾染官场的恶俗之气,而是依然恬淡,梦想着江湖之远。

    这次她为了躲避追杀来到巫族,何尝不是离江湖又近了一步?

    叶颂在地上走着,为玉如妍牵着马,问道:“玉姑娘,如果这里的生活平静淡然,你会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玉如妍想了想,说:“也许会吧。只要知道洛先生和战先生他们都平安无事,其实我住在哪里都一样。不过,我更像住在锦城。”

    “为何一定要是锦城?”叶颂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他自然知道玉如妍为何希望住在锦城。

    那是离他心爱之人最近的地方。

    “我想要离他更近一些……”玉如妍小声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