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慢火煮江山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敬师堂前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如妍看着凉亭发呆,眼里充满了回忆,放佛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充满欢笑的时候。

    赵文政叹道:“大学士在楚国失踪,朕心里有多焦急你知道吗?朕后来查明,追杀你的人,是齐国的人。”

    “齐国?”玉如妍反问一句。

    赵文政点点头,道:“大学士想不到吧,那个金陵公主身边的欢儿,是齐国的细作。她与你的目的一样,所以才会在最后关头助你一臂之力。”

    “是这样啊。”玉如妍淡淡地说:“原来她是齐国的人,我还以为她真的是秦桑的忠仆呢。”

    赵文政道:“是的,你的存在无疑也是齐国的威胁,所以她才会派杀手追杀你。还好上天庇佑,大学士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皇上,微臣想去敬师堂。”玉如妍突然道。

    赵文政愣了一下,说:“好,朕陪你去。”

    敬师堂,是皇子们拜师的地方。

    就是在这里,赵文政拜玉如妍为师,尊称她一声“太傅”。

    走进敬师堂,玉如妍突然觉得鼻子发酸。当年赵文政拜师的样子就在眼前闪过,那时,他还只是一个聪敏好学的孩子,而如今……他是一个帝王,一个冷血无情的帝王。

    “你还记得这里么,政儿。”玉如妍没有称赵文政为皇上,而是唤他的乳名“政儿”。

    赵文政也没有介意,笑着说:“朕自然记得,这是朕拜师的地方。当年,先帝在上,朕当着先帝的面,拜大学士为师,称你为‘太傅’。”

    玉如妍问道:“你还记得,臣教的你什么吗?”

    “当然记得了,大学士教授朕诗词和经义。”赵文政说。

    玉如妍接着问:“那你还记不记得,臣教政儿的第一首诗是什么?”

    赵文政笑着回答道:“自然记得,是杜甫的《兵车行》。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玉如妍接着说道:“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大学士怎么会提到这个?”赵文政不解地问。

    玉如妍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问道:“唐玄宗天宝年间,朝廷对边疆少数民族频繁发动进攻。后虽侥幸取胜,但所部六万三千人损失大半。杨国忠后遣御史分道捕人,连枷送诣军所,于是行者愁怨,父母妻子送之,所在哭声振野。政儿,你可还记得,臣是怎么讲解这首诗给你的?”

    赵文政点头道:“朕记得当时大学士告诉朕,全诗借征夫对老人的答话,倾诉了人民对战争的痛恨和它所带来的痛苦。天宝以后,唐王朝对西北、西南少数民族的战争越来越频繁,不仅给边疆少数民族带来沉重灾难,也给广大中原地区人民带来同样的不幸。”

    “原来,你都还记得。”玉如妍紧闭双眼,睁开后,狠绝地看着前方。

    赵文政道:“大学士教给朕的,朕都记得。”

    玉如妍突然变了语气,冷冷地说:“政儿,你跪下。”

    “什么?”赵文政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有些错愕。

    玉如妍看着墙上孔夫子的画像,道:“这里是敬师堂,没有皇帝,没有臣子,只有师徒。在先贤孔子面前,我要你跪下!”

    赵文政愣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走到孔夫子画像面前跪下。

    玉如妍看着供桌上的教鞭,回头冷冰冰地盯着赵文政,问道:“政儿,师父有几句话问你,希望你诚实回答。”

    赵文政看了玉如妍一眼,还是答应道:“朕一定会的。师父请问吧。”

    玉如妍盯着赵文政,问道:“巫族的那场大地震,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政儿,实话实说!”

    赵文政抬头看着玉如妍,看到她失望的眼神,心中已经明了。

    “师父在问你话,实话实说!”玉如妍道。

    赵文政叹道:“是人祸。”

    “怎样的人祸?”玉如妍接着问。

    赵文政解释道:“朕命人假扮成商人,混入巫族,在地底下埋了许多火药。然后适时的时候点燃火药,火药点燃后,破坏了那边的地面结构,就会导致地面塌陷,进而形成地震。”

    玉如妍点点头,叹道:“答得好。政儿,为师再问你,那些巫族的灾民去卫国、梁国等,引起他们国家的动乱,是否也是人祸?”

    赵文政抬起头,解释道:“是,朕暗中派人将他们驱赶,赶往两国的方向。即使朕不这么做,楚国那么远,又经历秦园一事,伤了元气,他们也只能去这两个国家。”

    “这么说,你是故意的?一箭三雕,先伤楚国,再伤巫族,进而伤到相邻的两个小国?”玉如妍问道。

    赵文政长吸一口气,点头道:“是的。”

    玉如妍迅速转身,拿起案桌上的教鞭,对着赵文政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赵文政吃痛,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玉如妍看着手中的教鞭,冷笑道:“作为师父,自然可以教训徒弟。可是这个教鞭放在这里,却一直没有派上用场。你知道为什么吗?”

    赵文政没有答话,而是直直地看着前方。

    玉如妍苦笑了一声,说:“因为我的徒弟不是普通人,是皇子,也可能是未来的皇上。所以,即使你拜我为师,叫我声‘太傅’,你犯了错,我也不敢惩罚你。你是君,我是臣。君为臣纲,臣怎么能动手打君呢?”

    “师父……”赵文政低声叫道。

    玉如妍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道:“政儿,这第一鞭,我是替巫族那些无辜死难的百姓们打的。因为你,整个巫族领地,变成了一座座死城。你知道那场地震中,有多少人无端端地丧命吗?”

    “朕……自然知道……”赵文政道。

    还未等赵文政说完,玉如妍又是一鞭,狠狠地抽在赵文政身上,赵文政依旧没有吱声。

    玉如妍道:“你可知,那些巫族的难民到了卫国,烧杀抢掠,与卫国的百姓和军队起了冲突,弄得那些无辜民众民心慌慌,大街上空无一人,也和一座死城无异?这第二鞭,为师是替那些无辜被连累的卫国、梁国的可怜百姓打的。他们都是被你害的。”

    “朕这么做,也是为了陈国的江山。”赵文政道。

    赵文政话音刚落,玉如妍狠狠一鞭子,抽在了自己的身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