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十六章 刘府混乱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璟打听到附近茶楼的位置,就提气运起轻功而去。只见那茶楼一群人像是在围观什么,走近一看,却是七只茶杯,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来高的一圈。七个瓷圈跌在茶杯之旁,茶杯却一只也没倾倒。

    王璟心道:“看来我来的慢了,这估计就是莫师伯的手段,好快好利索的剑法,我不如也。”

    拱手向众人问道:“敢问这可是一个拉二胡的老者所为,请问他向哪个方向去了?”

    众人诺诺,指了一个方向,王璟顺着追了过去。不多时,前方果然有一邋遢的老者,提着二胡,背影很是落寞。

    王璟高声喊道:“前方可是莫师伯?”莫大闻声回过头来问道,“你是何人?追来所为何事?”

    王璟回道:“回禀莫师伯,我是华山三弟子,有要事禀告莫师伯。我得知嵩山派将要在刘师叔金盆洗手大会上对他不利,已经派人提前告知于他,现跟师伯您说一声,请师伯看在同门的面子上,伸出援手。”

    莫大回道:“世人皆知我与刘师弟不和,你让我去帮他,不怕所托非人?”

    王璟笑道:“莫师伯说笑了,您与刘师叔只是性格不和,并没有矛盾和利益冲突,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吧。”

    莫大顿了一下,看了王璟一眼道:“你,很不错!”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王璟熟知莫大的性格,想必是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转身而回,准备去找恒山派拿疗伤灵药。

    话分两头,却说天松道人被田伯光所伤之后,逃了出去。

    刘府门口,一阵骚动,几名青衣汉子抬着两块门板,匆匆进来。门板上卧着两人,身上盖着白布,布上都是鲜血。却是重伤的天松道人,和被田伯光所杀的迟姓弟子。

    大厅里,恒山群尼坐在一桌,华山众人坐在另外一桌,岳灵姗也在那里,早已恢复本来面目,俏丽异常。林平之装成小驼背,躲在角落里,恶狠狠的盯着不远处的青城派众人。

    众人见门口此种景象,纷纷议论:“天松道人是泰山派的好手,能将天松道人砍伤,自然是武功比他更高的好手。艺高人胆大,便没甚么希奇!”

    就在众人喧闹声中,一死一伤二人都抬了后厅,便有许多人跟着进去。这时,向大年匆匆出来,走到华山群弟子围坐的席上,向劳德诺道:“劳师兄,我师父有请。”劳德诺应道:“是!”站起身来,随着他走向内室,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二座花厅之中。

    只见上首五张太师椅并列,四张倒是空的,只有靠东一张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劳德诺知道这五张太师椅是为五岳剑派的五位掌门人而设,嵩山、恒山、华山、衡山四剑派掌门人都没到,那红脸道人是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人。两旁坐着十几位武林前辈,恒山派定逸师太,青城派余沧海,浙南雁荡山何三七都在其内。下首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正是主人刘正风。劳德诺先向主人刘正风行礼,再向天门道人拜倒,说道:“华山弟子劳德诺,叩见天门师伯。”

    那天门道人满脸煞气,极度不爽,大喝道:“令狐冲呢?”他这一句话声音极响,当真便如半空中打了个霹雳。

    劳德诺只好回道,“大师兄与晚辈约定,在衡山城里相聚,今天没来刘府,想来明天就会来的。”

    天门道人骂道:“他还敢来,令狐冲是你华山派的掌门大弟子,总算是名门正派的人物。他居然去跟那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采花大盗田伯光混在一起,到底干甚么了?”

    劳德诺不知所以,只得回道:“据弟子所知,大师哥和田伯光素不相识。大师哥平日就爱喝上三杯,多半不知对方便是田伯光,无意间跟他凑在一起喝酒了。”

    天门道人气得发抖,站起身来,对着天松道人说:“师弟,你来说说早上看到了什么。”

    天松道人躺在板上,将上午所见一一详细说出。

    天门道人怒不可遏,吼道:“令狐冲简直是我五岳剑派的败类,我要让岳师兄清理门户,取其首级。”

    恰在这时候,外边传来一声:“天门师伯火气未免太大了,岂能仅凭贵派一面之词,便污蔑我大师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