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救六大派(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鹿杖客问道:“什么交易?”

    范瑶回道:“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和我交情很深,我不能不救。你将十香软筋散的解药给我,我便放了你师弟,韩姬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遮掩。郡主面前,由老衲一力承担,绝不牵连于你!”

    鹿杖客一时并不言语,反问道:“我如何信你?”

    范瑶笑道:“我若是要害你们,直接告诉王爷就可,何必如此麻烦。你我各有把柄,也不怕我翻脸不认!”

    鹿杖客听了一怔,随即微笑,心想你这头陀干这等事来胁迫于我,原来是为了救你的老情人,那倒也是人情之常,此事虽然担些风险,但换到一个绝色佳人,确也值得。心中登时宽了,笑道:“那么将小王爷的爱姬劫到此处,也是出于苦大师的手笔了?”

    范遥道:“这等大事,岂能空手相求?自当有所报答。”

    鹿杖客大喜,只是深恐室外有人,不敢纵声大笑,突然间一转念,又说道:“苦大师若有诚意,先将我师弟还给我如何?”

    范瑶将鹤笔翁抛了过去,鹿杖客接住,再不见疑,说道:“好!苦大师,兄弟结交了你这个朋友,我决不卖你,盼你别再令我上这种恶当。”范遥指着韩姬笑道:“下次如再有这般香艳的恶当,请鹿先生也安排个圈套,给苦头陀钻钻,老衲欣然领受。”

    两人相对一笑,心中却各自打着主意。鹿杖客在暗暗盘算,眼前的难关过去后,如何出其不意的弄死这个恶头陀。范遥心道:“知道解药在哪里后,就是你们的死期!”

    范遥见鹿杖客迟迟不取解药,心想我若催促,他反会刁难,便坐了下来,笑道:“鹿兄何不解开韩姬的穴道,大家一起来喝几杯?灯下看美人,这等艳福几生才修得到啊!”

    鹿杖客情知万安寺中人来人往,韩姬在此多耽一刻,便多一分危险,当下取过鹿角杖,旋下了其中一根鹿角,取过一只杯子,在杯中倒了些粉末,说道:“苦大师,你神机妙算,兄弟甘拜下风,解药在此,便请取去。←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范瑶走过去,一手接住解药,另一只手突然一掌向鹿杖客拍去,鹿杖客哪里料到范瑶会突然袭击,仓促之下,聚不起劲道来,只得随手对了一掌,范瑶早有预谋,全力而为,鹿杖客被一掌震退,气血翻腾,他内力深厚,竟然只是小伤。

    鹿杖客大怒,正待还击。突然胸前一拳打来,来势汹汹,却是王璟施展螺旋九影身法,迅速欺身而来,就是一记大伏魔拳。鹿杖客双手挡在胸前,可是王璟何等功力,又是突然进攻,如何防的住,被王璟结结实实的打中胸口,立马喷出一大口鲜血,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范瑶趁机上前,封住鹿杖客几处大穴。这一时间兔起鹘落,韩姬看到此情景,花容失色,颤抖不止。

    鹿杖客出声道:“苦大师,这是为何?”又看了看王璟,问道:“你是王璟?年轻人中有如此武功,只有你了!”

    王璟赞道:“想不到我的名声,玄冥二老都知道了!也不怕告诉你,我是明教现任教主,苦大师是光明右使范瑶!”

    鹿杖客听得此话,心如死灰,王璟既然实言相告,肯定是打算杀人灭口了。便哀求道:“王教主,我也不奢求活命,只是我师弟一无所知,你能否放他一马?在下感激不尽!”玄冥二老虽然作恶多端,但是师兄弟相处多年,感情深厚,临死之时还不忘祈求王璟给他师弟一条活路。

    旁边韩姬听得这些对话,神色更加慌张,只是开不了口,一双美目凄盼,满脸的哀求之色。

    王璟冷声道:“你们师兄弟二人杀人之时,可有给对方一条活路?若是有,我可以给你师弟一条生路!”

    鹿杖客一听这话,正待大喊大叫,王璟隔空一发一阳指,点中他的哑穴,立刻发不出声来。范瑶会意,上去一人一掌,拍在玄冥二老的天灵盖上,二人立刻毙命。鹤笔翁死的既糊涂又痛快,这种死法相对于鹿杖客来说,无疑是好多了。这二人原本武艺不差,只是王璟武功更高,兼又是偷袭,二人玄冥神掌没来得及用,便已经落败。玄冥二老既死,玄冥神掌也就此失传。

    范瑶看了一眼韩姬,又以眼色询问王璟,韩姬见玄冥二老身死,兔死狐悲之下,忍不住哭出声来,脸上哀求之色更浓。

    王璟叹道:“算了,打晕吧,过了今日,也不怕她泄露了秘密!若是连手无寸铁的女人也杀,我明教就真的跟邪魔外道没什么分别了。”

    韩姬向王璟投来感激的目光,范瑶上前去一记手刀,韩姬便昏死过去,王璟心道:“范瑶毁容之后,还真是狠啊!”

    做完这一切,范瑶拿起鹿杖客的拐杖,照模学样,旋下了其中一根鹿角,将解药全部倒入他自己准备好的瓷瓶。一拱手道:“教主,我上塔去了,你先在底下照看,约定五更时分,一起杀出去。”

    王璟道了一声:“小心!”范瑶便告辞而去,王璟却是守在厢房,以防止有人误打误撞过来,万一发现玄冥二老被杀,就麻烦了。

    却说范瑶上得塔去,做手势道要一一巡视,众看守人员也不心疑。范瑶趁此机会,逐一到各间囚室之中,分给空闻大师、宋远桥、俞莲舟等各人服下。待得一个个送毕解药,耗时已然不少,中间不免费些唇舌,解说几句。最后来到灭绝师太室中,见她不信此是解药,索性吓她一吓,说是毒药。范遥恨她伤残本教众多兄弟,得能阴损她几句,甚觉快意。他一边送药,一边约定众人五更时分齐齐杀出。

    范瑶也不离开,从高塔一层巡视到十三层,又从十三层巡视到一层,来来回回,其他看守人员只以为苦大师真是用心负责,暗骂玄冥二老偷奸耍滑,却不知里边的六大派众人都卯足了劲,各自盘膝恢复内力。

    待到五更时分,六大派众人一齐杀出,此时玄冥二老已经死了,没有什么高手,加上范瑶背后偷袭看守人员,当先开路,竟然无比顺畅,不多时便下得塔来。范瑶见众人都已经下了塔,放起一把火,不一会儿,火光冲天,黛绮丝在外边见得火光,也在四周纵火,以为策应。

    王璟见范瑶已经得手,出了厢房,与众人汇合,底层的看守人员见状,分几个跑去报信,另外一些人拿起兵器便上,意图将六大派众人击杀当场。王璟率先出手,行如鬼魅,在众番僧中闪来闪去,每闪动一下,必然有一人丧命。六大派和众番僧见得,都大为骇然。不多时,番僧便被王璟和六大派众人合力杀完。

    王璟高喝一声:“大家往西门走,有马车,先出城再说!”众人又一窝蜂奔向西门,守门的兵士常年在京城,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有的人没打就跑了,有的人负隅顽抗,被王璟和范瑶一一击杀。

    此时,汝阳王府小王爷王保保已经调遣大军往西门而来,浩浩荡荡,人人举起火把,弓弩齐备,声威整天。但王璟和六大派已经出得西门,黛绮丝早已经备好马车,众人上了马车夺路而跑。王保保怒不可遏,大声命令放箭,众人已经走得远了,箭矢在西城门处便纷纷落地,一时追之不及。

    众人料定王保保定会以为群侠会往南而逃,便反其道而行之,决定往西北而走。马车往西北行了五十余里,群侠在一处山谷中打尖休息。黛绮丝早已购齐各物,干粮酒肉,无一或缺。众人谈起脱困的经过,都说全仗王璟和范遥两人相救。

    空闻、空智、宋远桥、何太冲、班淑娴、灭绝师太一一向王璟行礼,王璟回道:“鞑子占据我中原江山,如今又掳走各位,端的是欺人太甚,待众位养好伤,再一举反攻。”

    空闻大师说道:“中原六大派原先与明教为敌,但王教主以德报怨,反而出手相救,双方仇嫌,自是一笔勾销。今后大伙儿同心协力,驱除胡虏。”众人齐声附和。群豪齐叫道:“大伙儿并肩携手,与鞑子决一死战。”呼声震天,山谷鸣响。

    过得一会儿,待众人安静下来了,王璟说道:“此事需要细细谋划,我等回去之后积蓄力量。半年内,我明教将组织义军,分散朝廷的兵力。众位到时候再在此地汇合,大家一起攻入大都,灭了元廷。”

    空闻大师说道:“王少侠武艺高强,更兼侠义心肠,这次又指挥有度,我等愿意奉王少侠为盟主,半年后,一起攻打元廷!”其他几派也都表示赞同。

    王璟拱手道:“众位抬爱,在下便当仁不让!大家且先休息几日,便各自回山,到时候我自会通知各位!”

    群侠依言就地歇息,经过此一次共患难,各门派关系倒是缓和很多,又有共同的目标,众人都澎湃不已。王璟心里暗道:“人心可用,覆灭元廷指日可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