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三人行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家口是南北通道,塞外皮毛集散之地,人烟稠密,市肆繁盛。王璟骑着小红马倒是没什么,郭靖骑着大白骆驼,却是招摇无比,引得路人纷纷注目,郭靖经过王璟之前跟那四个女子一闹,倒是学到了不少,却是脸色坦然。

    此时两人已经接连飞奔十个时辰,腹中饥饿。王璟便跟郭靖找了一家大酒店,准备先吃饭,早有小二过来将马匹和骆驼拴好,郭靖便背着王璟进店入座。郭靖从没来过这般大城市,只要了两盘牛肉,两斤面饼,王璟却又点了几个中原小菜和一壶竹叶青。

    郭靖按着蒙古人的习俗,抓起牛肉面饼一把把往口中塞去。王璟之前在倚天世界去漠北见赵敏的时候,见过如此吃法,虽不惊讶,却是不大习惯,只是就着牛肉,喝着竹叶青。两人正大吃间,忽听店门口吵嚷起来。郭靖挂念红马,忙抢步出去,只见那红马好端端的在吃草料。两名店伙却在大声呵斥一个衣衫褴楼、身材瘦削的少年。

    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歪戴着一顶黝黝的破皮帽,脸上手上全是煤,早已瞧不出本来面目,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嘻嘻而笑,露出两排晶晶发亮的雪白细牙,却与他全身极不相称。眼珠漆,甚是灵动。

    一个店伙叫道:“干么呀?还不给我走?”那少年道:”好,走就走。”

    刚转过身去,另一个店伙叫道:”把馒头放下。”那少年依言将馒头放下,但白白的馒头上已留下几个污的手印,再也卖不得。一个伙计大怒,出拳打去,那少年矮身躲过。

    郭靖见他可怜,知他饿得急了,忙抢上去拦住,道:“别动粗,算在我帐上。”捡起馒头,递给少年。那少年接过馒头,道:“这馒头做得不好。可怜东西,给你吃罢!”丢给门口一只獭皮小狗,小狗扑上去大嚼起来。

    一个店伙叹道:”可惜,可惜,上白的肉馒头喂狗。”郭靖也是一楞,只道那少年腹中饥饿,这才抢了店家的馒头,哪知他却丢给狗子吃了。

    郭靖回座又吃,那少年跟了进来,王璟一看便知道怎么回事。便出声道:“相逢即是有缘,小兄弟若不嫌弃,还请过来一起喝一杯如何?”

    那少年笑道:“兄台盛意拳拳,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少年走到桌边坐下,王璟吩咐店小二再拿饭菜。店小二见了少年这副肮脏穷样,老大不乐意。王璟眼色一瞪,威严无比,毕竟当过皇帝的人,岂是店小二能抵抗的,店小二一哆嗦,麻利的去拿了碗碟过来。

    王璟斟了一杯酒给那少年,那少年也不推辞,接过喝了,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小菜,说道:“小地方,酒味道一般,菜式也普通,跟兄台的气度比起来差的远!”

    郭靖说道:“这些菜式好的很啊,我在大漠都没见到过,”

    王璟哈哈一笑:“出门在外,没有那么多讲究,但能果腹,于愿足矣。小兄弟既然如此说,想必有更好的推荐,倒是可以让郭兄弟见识一番。”

    店小二听得王璟如此讲,心里佩服无比,暗道:“看看人家,气质不凡,又好说话。哪像你一个小叫花子,还挑三捡四的。”

    那少年回道:“那便先来点果子吧,喂伙计,先来四干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店小二吓了一跳,不意他口出大言,冷笑道:“大爷要些甚么果子蜜饯?”

    那少年道:“这种穷地方小酒店,好东西谅你也弄不出来,就这样吧,干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鲜果你拣时新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买不买到?蜜饯吗?就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梨肉好郎君。”店小二听他说得十分在行,不由得收起小觑之心。

    那少年又道:“下酒菜这里没有新鲜鱼虾,嗯,就来八个马马虎虎的酒菜吧。←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店小二问道:”爷们爱吃甚么?”少年道:“唉,不说清楚定是不成。八个酒菜是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爆樟腿、姜醋金银蹄子。我只拣你们这儿做得出的来点,名贵点儿的菜肴嘛,咱们也就免了。”店小二听得张大了口合不拢来,等他说完,道:“这八样菜价钱可不小哪,单是鸭掌和鸡舌羹,就得用几十只鸡鸭。”少年向王璟和郭靖一指道:“这两位大爷做东,你道他们吃不起吗?”

    店小二看了一眼王璟,这种气度一看就是富贵人家,断然没有吃不起的说法。当下答应了,再问:“够用了吗?”

    少年道:“再配十二样下饭的菜,八样点心,也就差不多了。”店小二不敢再问菜名,只怕他点出来采办不到,当下吩咐厨下拣最上等的选配,又问少年:“爷们用甚么酒?小店有十年陈的三白汾酒,先打两角好不好?”

    少年道:“好吧,将就对付着喝喝!”

    王璟阻止道:“不了,我偏爱竹叶青!”

    不一会,果子蜜饯等物逐一送上桌来,郭靖每样一尝,件件都是从未吃过的美味。王璟倒是无所谓,他在倚天世界做过皇帝,什么美味没有吃到,只是浅尝即止。

    三人一边吃,一边高谈阔论。那少年说的都是南方的风物人情,谈吐隽雅,见识渊博。王璟时不时插上几句,显然也是精通无比。郭靖暗自佩服两人,觉得这两人跟他二师父“妙手生”一般,都是文化人。

    那少年说完,郭靖又接着说他在蒙古大漠弹兔、射雕、驰马、捕狼等诸般趣事。王璟便将大漠的蒙古包,风沙,草原等等一一介绍。郭靖惊奇无比,心想王璟怎么这么清楚大漠。那少年则是听得津津有味,恨不得亲自去见识一番。

    那少年和郭靖说完,又缠着让王璟说。王璟便将西域的昆仑山,光明顶碧水寒潭,以及波斯的异域建筑,异族美女一一详细道来,郭靖和那少年听的张大了嘴巴,万没料到王璟不仅清楚大漠和江南,就连更远的西域和波斯都知道,暗自佩服不已,又好奇不已,暗自猜测王璟怎么知道这么多。

    三人顾着说话,饭菜都凉了。郭靖道:“冷的也好吃。”那少年摇摇头。郭靖道:“那么叫热一下吧。”

    王璟道:“热过的虽没有原味,但可避免浪费。”那少年听王璟如此说,便不再坚持。

    王璟唤来店小二,命他把几十碗冷菜拿去热好。店小二又在心里称赞王璟一番,暗暗鄙视那少年装大头。

    等到几十碗菜重新热好,那少年只吃了几筷,就说饱了。王璟和郭靖却是大吃了起来,那少年看两人吃,郭靖吃饭大把大把的,王璟却是斯文无比,暗自比较。待到吃完,郭靖摸出一锭黄金,命店小二到银铺兑了银子付帐。又问清楚附近的医馆位置。

    三人出得店来,朔风扑面。王璟示意郭靖将他背上骆驼,又对那少年说道:“小兄弟,你若没有去处,便暂时跟着我们如何?”

    那少年见王璟目光澄净,郭靖眼中也是期盼之意,笑道:“好啊。”话完跃上小红马,似乎觉得有点冷,缩了缩头颈,王璟寒暑不侵,并没有厚衣服,郭靖便脱下貂裘,披在他身上,说道:“兄弟,我和王大哥不怕冷,你便穿上吧。”

    那少年拱手道:“谢谢两位兄长,不知两位兄长高姓大名?”

    “我姓郭名靖,这是王璟大哥,兄弟你呢?”郭靖回道。

    那少年道:“我姓黄,单名一个蓉字。”

    王璟心道:“果然是你!”也不点破。说道:“两位兄弟,我腿骨受伤,需要去医馆治疗,还要劳烦两位兄弟!”

    郭靖和黄蓉回道:“兄长客气!”王璟让郭靖和他共乘一骑,黄蓉单骑一马,三人往医馆而去。

    到得医馆,大夫整治一番,只说骨折不严重,并无大碍,用木棍固定,以绑带绑好,几日便可恢复。三人便投栈住下了,黄蓉又去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果然俊秀多了。

    到得晚饭时分,三人在客栈点了几个小菜,又天南地北的谈了起来。郭靖说他养了两头白雕,黄蓉很是羡慕,说道:“我正不知到哪里去好,这么说,明儿我就上蒙古,也去捉两只小白雕玩玩。”郭靖道:“那可不容易碰上。”王璟笑道:“赶明儿我去搞一只比人还大的雕来。”王璟这明显是想打独孤求败养的大雕的主意。郭靖和黄蓉两人只是不信,说道:“哪有那么大的雕?”王璟笑笑也不解释。等到他后来坐大雕兜风,倒是羡煞了郭靖和黄蓉两人。

    三人谈着谈着,说起家里的事情。都沉默了下来,郭靖一出生就没有见到父亲,此番离开蒙古,又远离母亲;黄蓉则是被他爹黄药师气出来的;王璟为了追寻武道前途,两次丢下妻儿。三人互相安慰,一会儿便岔开话题,气氛又活跃起来。当说到王璟戏弄那几个白衣女子的时候,黄蓉差点笑岔了气,表示要是他的话,就把骆驼全部抢了。郭靖哑然失笑。

    三人吃完饭,郭靖说要照顾王璟,便央黄蓉跟他一起,黄蓉拒绝了,只说他就住隔壁,有事情喊一声就行了。王璟知道黄蓉是女孩子,也不介意,郭靖却是以为这是中原人的习惯。

    王璟骨折,不便打坐。郭靖便坐在炕上,依着马钰所授法子打坐练功。王璟瞧见,说道:“郭兄弟,你这打坐方法坚持了几年,基础也打得差不多了,我便教你一种更高级的,以答谢你沿路的照顾。”郭靖摆手待拒绝,王璟激将道:“你不想赢得比武?不想报父仇了吗?凭你的练法,何年何月才有希望?”郭靖听得这话,便不再坚持,欣然接受,王璟便将易筋断骨篇传给郭靖,自此郭靖武功比起原著来,进展快的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