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比武招亲(三)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一看,不禁轰然大笑起来。原来东边进来的是个肥胖的老者,满脸浓髯,胡子大半斑白,年纪少说也有五十来岁。西边来的更是好笑,竟是个光头和尚。那胖子对众人喝道:“笑甚么?她比武招亲,我尚未娶妻,难道我比不得?”那和尚嬉皮笑脸的道:“老公公,你就算胜了,这样花一般的闺女,叫她一过门就做寡妇么?”那胖子怒道:“那么你来干甚么?”和尚道:“得了这样美貌的妻子,和尚我马上还俗。”众人更是大笑起来。

    那少女因为黄蓉离场,心里委屈,此刻这两个浑人又来搅和,脸色更加嗔怒,就要上前动手。穆易拉了女儿一把,叫她稍安毋躁,随手又把旗杆插入地下。

    这边和尚和胖子争着要先和少女比武,你一言,我一语,已自闹得不可开交,旁观的闲汉笑着起哄:“你哥儿俩先比一比吧,谁赢了谁上!”和尚道:“好,老公公,咱俩玩玩!”说着呼的就是一拳。那胖子侧头避开,回打一拳。

    郭靖见那和尚使的是少林罗汉拳,胖子使的是五行拳,都是外门功夫。

    和尚纵高伏低,身手便捷。那胖子却是拳脚沉雄,莫瞧他年老,竟是招招威猛。斗到分际,和尚揉身直进,砰砰砰,在胖子腰里连锤三拳,那胖子连哼三声,忍痛不避,右拳高举,有如巨锤般锤将下来,正锤在和尚的光头之上。

    和尚抵受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下,微微一楞,忽地从僧袍中取出戒刀,挥刀向胖子小腿劈去。

    众人高声大叫。那胖子跳起避开,伸手从腰里一抽,铁鞭在手,原来两人身上都暗藏兵刃。转眼间刀来鞭往,鞭去刀来,杀得好不热闹。众人嘴里叫好,脚下不住后退,只怕兵器无眼,误伤了自己。

    王璟见状,如法炮制,便在郭靖后边一推,郭靖不由自己的飞身上去,那和尚和胖子见竟然有人捷足先登,立马不打了,大怒道:“小子,你敢插队!刚才为什么不上?”

    郭靖诺诺道:“我、、、我不知道。”看了看人群,觉得应该是王璟推他上去的,不好明说。便拱手道:“我不是故意的,这便下去!”

    底下众人又起哄道:“下来做什么?赶紧比武娶了小娘子,免得落在和尚和胖子手里,暴殄天物!”

    那和尚和胖子想上台教训教训郭靖,穆易阻止道:“既然有人先上台了,两位还是等等吧!”

    两人不服,穆易忽地欺身而进,飞脚把和尚手中戒刀踢得脱手,顺手抓住了铁鞭鞭头,一扯一夺,那胖子把捏不住,只得松手。穆易将铁鞭重重掷在地下。和尚与胖子不敢多话,各自抬起兵刃,钻入人丛而去。众人又哄堂大笑。

    众人轰笑声中,忽听得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着一个少年公子驰马而来。

    那公子见了“比武招亲”的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又看见郭靖在台上,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问道:“是这位姑娘比武招亲吗?”又对郭靖问道:“兄台也是上台比试的吗?”

    那少女红了脸转过头去,并不答话。郭靖回道:“我、、、我、、、”

    穆易见那公子锦衣华服,估计是富贵人家,心里不喜,不想牵扯上关系。便拱手回道:“公子还请见谅,是那位公子先上台的,请公子先观战如何?”

    那华服公子没有回答,旁边的随从已经叫道:“我们公子爷是甚么人?岂是你说等就等的!”

    底下观看的人见状齐声闹道:“既然你家公子也想上场,不如叫你家公子先和那位兄台比试一番,谁赢了便上!”

    郭靖摆手道:“我不成的,我、、、”那华服公子怒道:“你敢看不起我?”

    众人又齐声起哄:“比一场!比一场!谁赢了小娘子归谁!”

    郭靖还待拒绝,那华服公子被郭靖和众人一激,挥掌便打,郭靖一时没有料到那华服公子会突然出手,被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郭靖大怒,施展擒拿手中的绞拿之法,左手向上向右,右手向下向左,双手交叉而落,一绞之下,同时拿住了那公子双腕脉门。

    那公子又惊又怒,一挣没能挣脱,喝道:“你要死吗?”飞起右足,往郭靖下身踢去。郭靖双手奋力抖出,将他掷回场中。那公子轻身功夫甚是了得,这一掷眼见是肩头向下,哪知他将着地时右足距往地下一撑,已然站直。

    众人齐声喝彩,那公子出了如此大一个丑,下不来台,将锦袍抖下,大怒道:“咱们再来较量一番!说完猛的手臂一甩,锦袍猛地飞起,往郭靖头顶罩来,郭靖拿双手去接,那华服公子欺身上前,双掌齐出,重重打在郭靖的肋上。

    郭靖突觉眼前一,同时胸口一股劲风袭到,急忙吐气缩胸,已自不及,拍拍两声,肋上已中了两掌。幸而他曾跟丹阳子马钰修习过两年玄门正宗的内功,这两掌虽给打得胸口剧痛彻骨,却也伤他不得,当此危急之际,双脚鸳鸯连环,左起右落,左落右起,倏忽之间接连踢出了九腿。那公子被他踢得手忙脚乱,避开了前七腿,最后两脚竟然未能避过,哒哒两下,左胯右胯均被踢中。

    两人齐向后跃。郭靖接过锦袍丢在一旁,也不继续进攻。那公子中了两腿,勃然大怒,身形一晃,斗然间欺到郭靖身边,左掌“斜挂单鞭”,呼的一声,向他头顶劈落。郭靖举手挡格,双臂相交,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心里一惊,被那公子抢攻数招,脚下一勾,扑地跌倒。公子的仆从都嘻笑起来。

    郭靖一声不响,吸了口气,在胸口运了几转,疼痛立减,此番又被打,也激起了他的脾气,一再忍让,对方却接二连三的没完没了。忙纵身而上,叫道:“看拳!”肘底冲拳,往那公子后脑击去。

    那公子低头避过,郭靖左手钩拳从下而上,击他面颊。那公子举臂挡开,两人双臂相格,各运内劲,向外崩击。郭靖本力较大,那公子武功较深,一时僵住了不分上下。

    郭靖猛吸一口气,正待加强臂上之力,忽觉对方手臂陡松,自己一股劲力突然落空,身不由主的向前扑出,急忙拿桩站稳,后心敌掌已到。郭靖忙回掌招架,但他是凭虚,对方踏实,那公子道:“去罢!”掌力震出,郭靖又是一交跌倒,这一交却是俯跌。他左肘在地下一搭,身子已然弹起,在空中转了半个圈子,左腿横扫,向那公子胸口踢去。

    那公子向左侧身,双掌虚实并用,一掌扰敌,一掌相攻。郭靖当下展开“分筋错骨手”双手飞舞,拿筋错节,招招不离对手全身关节穴道。那公子见他来势凌厉,掌法忽变,竟然也使出“分筋错骨手”来。只是郭靖这路功夫系妙手生朱聪自创,与中原名师所传的全然不同。两人拳路甚近,手法招术却是大异,拆得数招,一个伸食中两指扣拿对方腕后“养老穴”,另一个反手钩擒,抓向对方指关节。双方各有所忌,都不敢把招术使实了,稍发即收,如此拆了三四十招,兀自不分胜败。雪片纷落,众人头上肩上都已积了薄薄一层白雪。

    那公子久战不下,忽然卖个破绽,露出前胸,郭靖乘机直上,手指疾点对方胸口“鸠昆穴”,心念忽动:“我和他并无仇怨,不能下此重手!”手指微偏,戳在穴道之旁。岂知那公子右臂忽地穿出,将郭靖双臂掠在外门,左掌蓬蓬两拳,击在他腰眼之中。郭靖忙弯腰缩身,发掌也向那公子腰里打到。那公子早算到了这招,右手钩转,已刁住他手腕,“顺手牵羊”往外带出,右腿在郭靖右腿迎面骨上一拨,借力使力,郭靖站立不定,咕咚一声,重重的又摔了一交。

    王璟在一旁见得,暗自摇头,郭靖这明显是经验不足,再加上心慈手软,这被接连被那公子摔倒。便走过去扶起来郭靖,对那公子说道:“小子,你武功不错啊,欺负了我兄弟,便接我一招吧!”

    王璟说完便走向那华服公子,五指并爪,抓向那华服公子,那华服公子虽见的王璟是慢动作,却觉得被一股劲道锁定,闪避不得,被王璟抓住衣领,摔出几米远,摔了个狗啃食。众人大骇,华服公子刚才身手不凡,竟然避不开王璟随意的一抓。

    这时候人群中涌出来三个相貌特异之人连忙过去扶住那华服公子,手持兵器警戒在前,如临大敌。那三人一个身披大红袈裟,头戴一顶金光灿然的僧帽,是个藏僧,他身材魁梧之极,站着比四周众人高出了一个半头。另一个中等身材,满头白发如银,但脸色光润,不起一丝皱纹,犹如孩童一般,当真是童颜白发,神采奕奕,穿一件葛布长袍,打扮非道非俗。第三个五短身材,满眼红丝,却是目光如电,上唇短髭翘起。王璟看去,应该就是灵智上人、参仙老怪和彭连虎了。xh:...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