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泛舟太湖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伯通和黄药师打了一百多招,终究是黄药师技高一筹,胜了周伯通一招。周伯通也不气馁,气呼呼道:“定是我太极拳没练好,待我练好了咱们再较量!”

    黄药师奇怪道:“伯通,你在哪学的这拳法,高明的很啊!”

    黄蓉急忙回道:“爹,是王大哥教的,我也会呢!”

    黄药师说道:“原来如此!”

    王璟笑道:“药兄任意一门武功再进一步,便可踏足先天,到时候威力自然可以媲美太极拳。”

    黄药师叹道:“哪有那么容易!”说完又拿出一个瓷瓶,抛给王璟,说道:“这是你的一份!”

    王璟也不客气,接了过来。周伯通奇道:“是什么啊?给我看看呗!”

    王璟呵呵一笑道:“是吃的!你不去练武功啊?”

    周伯通挠挠头道:“哦,我不喜欢吃的,我去练太极拳去了。你还有什么好玩的武功没,别忘了教我!”

    王璟点头答应,打发走周伯通。各自歇息去了。

    又过得两天,王璟将九阴真经的内功也教给了黄蓉,便说有要事要办,告辞而去。黄蓉借口送王璟出岛,便不肯回去了,任凭王璟如何说,黄蓉只是打定主意要跟他一起闯荡。王璟没奈何,带着黄蓉出了桃花岛,往舟山而去。黄药师得知黄蓉没回来,叹道:“真是女生外向!”丝毫担心之意也无,王璟武功比他还高,保护黄蓉绰绰有余。于是黄药师便闭关了,以期突破先天。

    王璟想去襄阳,两人便一路向南。不多时候,来到太湖边上。太湖襟带三州,东南之水皆归于此,周行五百里,古称五湖。黄蓉拉着王璟站在湖边,放眼望去,只见长天远波,放眼皆碧,七十二峰苍翠,挺立于三万六千顷波涛之中,虽不及大海波澜壮阔,也别一番风味。

    黄蓉道:“咱们到湖里玩去。”找到湖畔一个渔村,买了一条小船,荡桨划入湖中。离岸渐远,四望空阔,真是莫知天地之在湖海,湖海之在天地。

    湖面宽阔,阵阵清风吹来,令人心旷神怡,两人划了一阵,从湖这头游到湖中央,又从湖中央游到另一头,离岸已经不远了,远远望去,只见数十丈外一时扁舟停在湖中,一个渔人坐在船头垂钓,船尾有个小童。

    王璟笑道:“烟波浩淼,一竿独钓,真是风景如画,可惜没带琴来!”

    黄蓉软声道:“没关系,蓉儿唱歌给你听吧!”

    黄蓉说完便展开歌喉唱道:“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蒿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这是一首《水龙吟》词,抒写水上泛舟的情怀。←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黄蓉只唱得半阙。

    王璟笑道:“就这半阙吧!下半阙未免太感伤了!”

    王璟话音刚落,不远处那渔人苍凉的声音传来,曲调和黄蓉所唱的一模一样,正是这首《水龙吟》的下半阕:“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复国,可怜无用,尘昏白扇。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歌声激昂排宕,甚有气概。

    王璟赞道:“这人倒是配合的好!”

    黄蓉听着歌声,却呆呆出神。王璟问道:“蓉儿,怎么了?”

    黄蓉回道:“这是我爹爹平日常唱的曲子,想不到湖上的一个渔翁竟也会唱。”

    王璟回道:“既然如此,想必跟你爹大有关系,咱们过去看看吧!”两人划桨过去,只见那渔人也收了钓竿,将船划来。

    那渔人道:“湖上喜遇佳客,请过来共饮一杯如何?”

    王璟笑道:“兄台相邀,恭敬不如从命!”

    那渔人喜道:“小哥爽快,请!”

    数桨一扳,两船已经靠近。王璟和黄蓉将小船系在渔舟船尾,然后跨上渔舟船头,与那渔人作揖见礼。那渔人坐着还礼,说道:“请坐。在下腿上有病,不能起立,请两位恕罪。”

    王璟和黄蓉说道:“兄台不必客气!”

    两人在渔舟中坐下,打量那渔翁时,见他约莫四十左右年纪,脸色枯瘦,似乎身患重病。船尾一个小童在煽炉煮酒。

    黄蓉说道:“晚辈姓黄,这位是我王大哥!一时兴起,在湖中放肆高歌,未免有扰长者雅兴了。”

    那渔人笑道:“得聆清音,胸间尘俗顿消。在下姓陆。两位今日可是初次来太湖游览吗?”王璟道:“正是。”那渔人命小童取出下酒菜肴,斟酒劝客。四碟小菜虽不及黄蓉所制,味道也殊不俗,酒杯菜碟并皆精洁,宛然是豪门巨室之物。

    三人对饮了两杯。那渔人道:”适才姑娘所歌的那首《水龙吟》情致郁勃,实是绝妙好词。姑娘年纪轻轻,居然能领会词中深意,也真难得。”

    黄蓉听他说话老气横秋,微微一笑,说道:“宋室南渡之后,词人墨客,无一不有家国之悲。”

    王璟叹道:“朝廷无能,百姓奈何!有宋之后,再不复盛唐之威风!”

    那渔人赞道:“小哥好见识!”

    三人便谈论了一些诗词,治国之道,甚是投机。王璟的观点别出机杼,那渔人有不明白之处,王璟便一一细说。那渔人叹道:“小哥的见解往往一针见血,令人深省!”那渔人阐述自己的观点之时,虽跟王璟有相左之处,但也不可小觑。

    三人又谈了一会儿,眼见暮霭苍苍,湖上烟雾更浓。

    那渔人道:“舍下就在湖滨,不揣冒昧,想请两位去盘桓数日。”黄蓉道:“王大哥,怎样?”王璟还未回答,那渔人道,“寒舍附近颇有峰峦之胜,两位反正是游山玩水,务请勿却。”

    王璟想了想,归云庄过几天便会群雄汇集,梅超风和郭靖也应该会来,正好拿来下册九阴真经,完成黄药师的心愿,顺便看看郭靖武功进度如何了。便说道:“蓉儿,那么咱们就打扰陆先生了。”那渔人大喜,命僮儿划船回去。

    四人便在湖中行了数里,来到一个水洲之前。在青石砌的码头上停泊。上得岸来,只见前面楼纡连,竟是好大一座庄院,过了一道大石桥,来到庄前。

    那僮儿推着渔人,庄前的守卫上前见礼道:“参见庄主!”那渔人一摆手,守卫便退下去了。那渔人将王璟和黄蓉引入内厅,二人只见庄内陈设华美,雕梁画栋,极穷巧思,比诸北方质朴雄大的庄院另是一番气象。黄蓉一路看着庄中的道路布置,脸上微现诧异。

    那渔人说道:“两位还请先歇息一下,在下去换下衣装,失陪!”说完又命下人端来清茶。

    王璟和黄蓉拱手道:“陆庄主客气了!请便!”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