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戏弄西毒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离开藏地,黄蓉问道:“王大哥,可有收获?”

    王璟摇摇头,回道:“没有,佛家之法,于我作用不大。听说当年黄裳编纂道藏,悟出了九阴真经这门神功,我虽然得到了九阴真经的内功,但是原版的道藏应该有些用处,我得去皇宫看一看。”

    黄蓉安慰道:“那我们去皇宫吧,蓉儿还没见识过呢!”

    王璟笑道:“其实皇宫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房子大一些,辉煌一些,也许还没有桃花岛住的舒服。皇帝若是明君,就累得很,若是昏君,未免江山动荡。”

    黄蓉笑道:“王大哥说的是!”

    藏地离大宋都城临安有三千多里,神雕载着两人,速度不免有所下降,过得十来天两人才到达临安。为了避免招摇,王璟让神雕飞行在高空,快到临安之时,两人便下地行走,神雕却是盘旋在两人头顶,一路跟随。

    两人入得城来,街道两边各种店铺林立,酒肆、茶楼、勾栏、布庄等应有尽有。街上各色行人匆匆,车水马龙。阳光普撒在绿瓦红墙之间,绚丽夺目。俨然一派江南繁华景象。

    黄蓉拉着王璟,笑道:“王大哥,现在天色还早,我们逛街去好不好?”

    王璟笑道:“好啊!”

    两人便在临安城闲逛了起来,王璟先是给黄蓉买了一些玉手镯,黄蓉高兴的戴上了。然后经过泥人小摊时,黄蓉兴致来了,又让摊主给王璟和黄蓉两人各捏了一个小泥人,栩栩如生。黄蓉将自己的泥人给了王璟,却是把王璟的泥人给收了起来。王璟看黄蓉甚是高兴,便陪着她慢慢的游玩。

    两人路过中瓦子武林园前,黄蓉见一家店铺门口挂着许多面具,绘得眉目生动,甚是好玩,便拉着王璟进去慢慢挑选,只见里边面具应有尽有,钟馗、判官、灶君、土地、神兵、鬼使、张飞、弥勒佛等等,黄蓉将面具给两人一一相试,最终王璟挑了一个弥勒佛面具,黄蓉却是挑了一个张飞面具,两人戴上面具互相一看,皆是哈哈大笑。

    那店伙计用纸包裹面具时,旁边酒楼中酒香阵阵送来。两人游玩了半日,早已饿了,黄蓉问道:“那是甚么酒楼?”那店伙计笑道:“原来两位是初到京师,是以不知。这三元楼在我们临安城里大大有名,酒菜器皿,天下第一,两位不可不去试试。”黄蓉被他说得心动,接过面具,拉了王璟来到三元楼前。

    只见楼前彩画欢门,一排的红绿叉子,楼头高高挂着花灯,里面花木森茂,亭台潇洒,果然好一座酒楼。两人进得楼去,早有酒家过来含笑相迎,领着经过一道走廊,拣了个齐楚的儿布上杯筷。黄蓉点了酒菜,酒家自行下去吩咐。

    王璟扫眼看去,廊边数十个靓妆妓女坐成一排,心里暗自毁谤,这宋代的这行业都这么发达了,一个酒楼而已,都配备陪酒人员,端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再看周围的食客,商贾和江湖人士皆有,却是没有看到读人,想来是读人不屑于在大厅之中。

    不一会儿,店小二端来酒菜,两人正享用的时候,突然听得隔壁子中有人说道:“也好!这就叫人来唱曲下酒。”王璟何等耳力,一听便知这是完颜洪烈的声音,心道:”莫非完颜洪烈来皇宫找武穆遗来了?可惜他是白费功夫,我且看看还有谁在!”正偷听时,店小二叫了一声,妓女中便有一人娉娉婷婷的站起身来,手持牙板,走进隔壁子。

    又过得一炷香功夫,那歌妓唱了起来,黄蓉侧耳静听,但听她唱道:“东南形胜,江湖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幙,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一首却是柳永的《望海潮》,说的是江南西湖繁华似锦的气象。那妓女轻击牙板,箫声悠扬,倒也甚是动听。一曲已毕,完颜洪烈和杨康齐声赞道:“唱得好。”接着那歌妓连声道谢,喜气洋洋的与乐师出来,想是完颜洪烈赏得不少。

    两人听去,完颜洪烈在那大发豪言,说道:“我大金正隆年间,柳永这首词,被金主亮得知,羡慕不已,便派了一个著名画工,摹写一幅临安城的山水,并图画金主的状貌,策马立在临安城内的吴山之顶。金主在画上提诗道:‘万里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杨康称赞“好气魄”,完颜洪烈继续叹道:“金主亮提兵南征,立马吴山之志虽然不酬,但他这番投鞭渡江的豪气,却是咱们做子孙的人所当效法的。他曾在扇子上题诗道:‘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这是何等的志向!”杨康连声吟道:“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言下甚是神往。另有一人干笑数声,说道:“他日王爷大柄在手,立马吴山之志定然可酬了。”其声音铿锵有力,王璟暗道:“这应该就是欧阳锋了,完颜洪烈跟欧阳锋看来还是搅和到一起了。

    完颜洪烈悄声道:“但愿如先生所说,这里耳目众多,咱们且只饮酒。”当下三人转过话题,只是说些景物见闻,风土人情。完颜洪烈倒是见识颇多,欧阳锋说的西域风情,倒是跟王璟在西域见到的大同小异。

    黄蓉笑道:“王大哥,这完颜洪烈偷偷摸摸的跑来临安,不知道又有什么阴谋?”

    王璟回道:“他们要谋夺岳飞遗留的武穆遗,可惜已经被韩世忠的部属上官剑南抢到铁掌帮了,注定徒劳一场。”

    黄蓉挤一挤眼道:“原来如此,他们喝得好自在的酒儿,王大哥,要不要捉弄一下他们?”

    王璟笑道:“好啊,看我的!”

    王璟说完,招手唤来店小二,给了一角银子,吩咐店小二去旁边店铺买来几串炮仗,不一会儿,店小二便买了回来。王璟让黄蓉往后边柱子躲一躲,自己戴上那个弥勒佛面具,拿着火折子,点燃炮仗,将完颜洪烈的那子推开,甩了进去。只听得炮仗噼里啪啦的响起来,王璟也不离开,站在外边挑衅。

    完颜洪烈、杨康和欧阳锋三人正吃酒吃的开心,突然一大串炮仗在桌子上响起来,三人一时间没防备,被炮仗弹出来的碎末以及酒菜残羹弄的满身皆是。三人大怒,见一个面具人还在外边挑衅,哪里还忍得住。

    欧阳锋这辈子还没有被人如此戏弄过,怒火中烧,当先冲了出来,完颜洪烈和杨康跟在后边,王璟也不多话,转身便向外跑去,欧阳锋速度快,但王璟先出去,速度比欧阳锋更快,站在酒楼外边继续挑衅。

    欧阳锋运起瞬息千里的身法,猛然跳出酒楼,王璟也不跟他交战,施展身法继续往前跑,欧阳锋还待再追,完颜洪烈已经高声喊道:“先生,切勿再追,小心调虎离山之计!”杨康正护住完颜洪烈,小心戒备。

    欧阳锋闻言,便停止了来,三人转身穿街过巷,欧阳锋不时回头,看是否有人跟踪,但王璟远远的吊着,他如何能发现。不多时,三人见没有人跟踪,便进了西市场。

    王璟远远看见这三人进了冠盖居客店,又等候了一会儿,不见这三人出来,想来便是他们的临时居所了。王璟便回转三元楼,与黄蓉汇合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