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瑛姑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什么?你对新生的婴儿都能下手,还有脸问我为什么?”王璟冷声回道。

    裘千仞苦笑道:“我只是想耗费南帝段皇爷的功力,并没有杀心。”

    “可是那婴儿还是死了,是你动的手!”王璟仍是冷声道。

    话已至此,裘千仞也不再辩解,叹道:“想不到我裘千仞纵横一世,铁掌神功大成了,竟然接不下你三招,便是五绝也做不到你这样,看来天下第一的名号非你莫属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高手的气度与自信!你使用阴谋诡计,这是没有气度的体现,也表明你不相信自己,你从心里便承认自己不如南帝,如何能胜他?五绝任何一人,都比你强!”

    裘千仞听得这话,像是悟到了什么,惨笑道:“原来如此,想不到我处心积虑,原来却是作茧自缚!”

    “你若是有丝毫悔过之心,这么多年与瑛姑为邻,早过去道歉,说不定还能借此顿悟,可惜!可惜!”王璟叹道。

    裘千仞伤发,捂住胸口,颤声道:“可惜没有早遇到你!你若是见到瑛姑,代我说一声抱歉,我没有料到南帝会见死不救,以至于害死了她的儿子。”裘千仞说完,倒地身亡。

    旁边两个小童见裘千仞身死,哪还敢逗留,急忙向外边逃去。王璟轻叹一声,也不理会这两人,唤来神雕,往铁掌峰中指峰而去。

    不久之后,江湖传闻裘千仞死于一个年轻人的降龙十八掌之下,众人皆以为是洪七公的徒弟,称赞洪七公收徒了得,洪七公辩解,却无人相信。

    王璟上得峰顶,见得果然有一个山洞,洞口砌似玉右,修建得极是齐整。王璟便打开火折子,燃了一个松把。进得洞去。走了一阵子,又转了两个弯,前面赫然现出一个更大的洞穴,这石洞却是天然生成。毫无人工开凿的痕迹。

    王璟看去,洞内共有十余具骸骨,或坐或卧,神态各不相同,有的骸骨散开在地。有的却仍具完好人形,更有些骨坛灵位之属。每具骸骨之旁都放着兵刃、暗器、用具、珍宝等物。

    王璟只想找武穆遗,对这些宝物并无想法。又找了一会儿,见洞穴东壁一具骸骨的身上放着一只木盒,盒上似乎有字。王璟走上数步,拿松柴凑近照去,只见盒上刻着“破金要诀”四字,打开一看,盒内果然是两本册子,一厚一薄。再细细翻了几页。薄册是一些诗词,包含了《满江红》、《小重山》等;厚册子果然是兵法,开篇便写着“重搜选,谨训习,公赏罚,明号令,严纪律,同甘苦。”

    王璟收起册子,出了石洞,乘坐神雕向北飞去。行了二里有余。看见前方左首现出一颗大星,靠的近了,才发现是一户人家,王璟打量了一下。四周皆是沼泽,显然这是瑛姑的住处了。

    王璟让神雕飞到屋前降落,瑛姑听见声音,出来看见一人一雕,戒备道:“你是何人?”

    王璟笑道:“你便是瑛姑吧,不需如此戒备!我跟周伯通有些交情。来此是告诉你一些事情。”

    瑛姑并未放松警惕,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王璟对她的反应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瑛姑听得王璟念出这首词,一时间陷入沉思,半响恢复过来,却是不再戒备,欠身行了一礼道:“请屋内细说!”说完领着王璟进了屋里。

    两人落座,瑛姑急忙问道:“伯通现在如何了?”

    王璟笑道:“他很好,他在桃花岛已经跟黄老邪和好了,现在天天找黄老邪切磋,惬意的很!”

    瑛姑听得这话,表情很是喜悦,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过了一会儿,又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他有提过我没有?为什么不来见我?”

    王璟说道:“他只说对不起你,不敢来见你!”

    瑛姑神色有些落寞,又自言自语道:“他还是不肯见我!”

    王璟淡淡一笑:“他不来见你,你可以去找他啊!”

    瑛姑叹道:“我也想找他,可是桃花岛的阵法我至今还未破解,入不得内!”瑛姑看了看王璟,突然想到了王璟的神雕,便说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可否将神雕相借,我见完伯通之后便归还于你。”

    王璟笑道:“我叫王璟!雕兄是我的朋友,并不是坐骑,他不会轻易载人的。”

    瑛姑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王璟继续说道:“要进桃花岛却也容易,你去太湖归云庄,就说是我的意思,那庄主会带你去桃花岛的,至于周伯通肯不肯见你,就要靠你自己了。”

    瑛姑喜道:“若真如此,王公子大恩,我瑛姑没齿难忘!”瑛姑说完,又道:“王公子深夜而来,想必肚子也饿了,先吃一碗粥吧!”

    瑛姑起身去另一间房,用木盘托出一大碗热腾腾的香粳米粥来,还有一大碟山鸡片、一碟腊鱼。王璟也不客气,端来吃了。

    瑛姑在王璟吃粥的时候细想了一下,觉得事情没这么容易,便出声问道:“王公子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王璟笑道:“我从铁掌帮裘千仞口里知道的,正好听周伯通说起过你,才下来跟你一见。至于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去太湖一问便知,以你的身手,寻常人也困不住你。”

    瑛姑回道:“原来如此,却是我多疑了,王公子见谅!”

    王璟笑道:“无妨,我与周伯通甚为投缘,也希望他有个好结果!”

    瑛姑恨声道:“黄老邪关了他十几年,既然和好了,我就不计较了。段智兴和杀害我儿子的凶手却是至今活的好好的,我这一辈子除了伯通之外,是没有什么好结果了。”

    王璟回道:“杀你儿子的凶手已经死了,他就是裘千仞。至于段皇爷,我倒是觉得他比你无辜的多!”

    瑛姑有些不可置信,惊道:“你说裘千仞是杀我儿子的凶手?”

    王璟便解释道:“当今天下,有如此掌力的只有洪七公和裘千仞,以洪七公的名声,自然不可能对无辜婴儿动手,剩下的自然是裘千仞了。裘千仞武功不及其他几人,想通过这种办法来耗费段皇爷的功力,所以对你的儿子伤而不杀。”

    瑛姑反应过来了,悔恨道:“我早该想到的,没想到跟他做了这么多年邻居,竟然不知道他就是杀害我儿子的凶手,真是可笑!”瑛姑说完又奇怪道:“裘千仞武功高强,谁能杀的了他?”

    王璟淡淡一笑,猛的一掌劈向外边的沼泽,只见掌力所轰之处,被炸出一个大坑,泥巴四溅。瑛姑骇然道:“想不到你的武功如此之高,你帮我报了仇,待找到伯通之后,我们必定每天给你焚香祈祷,感谢你的恩情!”

    王璟笑道:“裘千仞临死之前,拜托我代他跟你说一声对不起!焚香祈祷却是不必了,我只希望你找到周伯通之后,能原谅段皇爷。你不妨换个位置思考一下,假若周伯通跟别的女子生了一个儿子,央求你救他,你会如何选择?”

    瑛姑听了默然不语,王璟看她的表情,便知道没这么容易。但碍于王璟对她有大恩,瑛姑也没有反驳什么。两人一时间陷于沉默。半响之后,瑛姑说道:“王公子,夜已经深了,便歇息吧!明日我便动身去找伯通!”说完退了出去。

    王璟心里叹道:“女人一旦记恨起来,看来根本难以改变,也罢,我也仁至义尽了,剩下来的看周伯通如何做,看天意如何安排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