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渔樵耕读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瑛姑离开沼泽,往太湖而去。王璟便乘坐神雕,又向桃源县飞去。王璟记得南帝居住之处应该在一处高山之上,却是易容找的很。王璟飞至山脚之下,便让神雕自去空中徘徊。南帝门下渔樵耕读四人也颇为有趣,既然来了,见上一见倒是不错。

    王璟从山脚看去,前方两旁山峰壁立,中间一条羊肠小径,仅容一人勉强过去,这种地形最是易守难攻。王璟沿着小道上去,走了小半个时辰,忽然听得前方有水流声。空山之中,万籁俱寂,烘托得流水声激荡无比,王璟越往前水声越大,待得走上岭顶,只见一道白龙似的大瀑布从对面双峰之间奔腾而下,声势甚是惊人。

    王璟向瀑布看去,只见瀑布下柳树旁坐着一人,头戴斗笠,手持鱼竿,像是在钓什么。此时正值六月,天气炎热,那渔人却是一动不动,聚精会神。

    王璟几个闪跃,行至那渔人身后,只见他约莫四十来岁年纪,一张漆漆的锅底脸,虬髯满腮,根根如铁,双目一动不动的凝视水中。王璟知道他在钓金娃娃,也不打扰,静静的观看。

    不多时,忽见水中金光闪了几闪,那渔人脸现喜色,猛然间钓杆直弯下去,只见水底下一条尺来长的东西咬着钓丝,那物非鱼非蛇,全身金色,模样甚是奇特。那金娃娃见钓丝没有动静,胆子越来越大,又过得一会儿,猛的咬住吊钩,那渔人一拉,便将金娃娃拉了起来,渔人大喜,将金娃娃放在水桶里,封住桶顶,继续垂钓。

    王璟出声道:“没用的,金娃娃聪明的很。你钓上来一条,另一条看见了,是不会再次上钩的。”

    那渔人猛的听得身后有人说话,吓了一大跳。转过身来,面带戒备之色。

    王璟笑道:“不要紧张,我并没有恶意,要是对你不利,刚才就可以动手了。”

    那渔人想想也是。便问道:“另一条不上钩,那该如何办?”

    王璟回道:“金娃娃喜欢吃小鱼小虾,你以之为诱饵,抓之不难。金娃娃一向是雌雄不分,你强行拆开它们,不出三天两条都会死,所以一定要在三天内抓住另外一条。”

    那渔人听了大喜,连声感谢。半响才想起来还不知道王璟是谁,便问道:“不知下如何称呼?来此为何?”

    王璟笑道:“在下王璟,听说一灯大师在这里。便前来叨扰一番。”

    那渔人心想,一灯大师这个名号只有洪七公才知道,王璟既然知道,想必跟洪七公渊源不浅。便问道:“不知你跟洪七公前辈是何关系?可是奉了他的命令前来的?”

    王璟笑道:“我跟七公是有些交情,但来这里却是我自己的意思。五绝几人中,就一灯大师我没有见过了,所以特意前来见识一番。

    那渔人疑惑道:“当真只是见识一番?”

    王璟见那渔人问来问去,便不再多说,一掌拍向瀑布旁边那颗柳树,正是一招“亢龙有悔”。那柳树应声而倒,炸裂开来。

    那渔人大惊,失声道:“不可能,洪前辈的降龙十八掌都没有这种威力!”

    王璟笑道:“带路吧!”

    那渔人心里暗自盘算。来人很明显会降龙十八掌,这说明跟洪七公关系好;武功如此之高,应该不是来找师傅治病的。便放心的很,收起金娃娃,当前领路。

    那渔人将王璟带至右首山角,只见前边是一道急流。两人站在下方,却是逆流。那渔人说道:“等我一下,我去拿木船来。”

    不一会儿,那渔人便扛来了一艘小木船,两人乘坐木船逆流而上。行了一阵,划过两个急滩,一转弯,眼前景色如画,清溪潺潺,水流平稳之极,两边种满了桃柳和一些不知名白色小花。轻舟缓缓向前驶去,不多时,经过一个山洞,洞里芳香浓郁。

    两人出得洞来,洞外是个极大的喷泉,高达二丈有余,奔雪溅玉,一条巨大的水柱从石孔中直喷上来,飞入半空,嗤嗤之声就是从喷泉发出。那溪水至此而止,这喷泉显是下面溪水与瀑布的源头了。

    那渔人带王璟上得岸来,正好看见一个樵夫左手提着一捆松柴,右手握着一柄斧头,迎面走来,高声歌唱道:“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苦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疾,也是天地差!迟,也是天地差!”豪迈之中带着苍凉。

    那樵夫见渔人带人上来了,便放下松柴和斧头,过来打招呼。渔人将两人互相介绍,三人便沿着山边一条子臂粗细的长藤,继续上行。王璟抬头看去,见山峰的上半截隐入云雾之中,高不可见。

    三人都是身手敏捷之辈,不过片刻功夫,已经上得十几丈,又行了一会儿,到得峰顶。三人刚踏上平地,猛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似是山石崩裂,又听得牛鸣连连,接着一个人大声吆喝。

    王璟看去,只见一人上身赤膊,腿上泥污及膝,摆着丁字步,站在一块突出的悬上,双手托住一块大石,石之上一头黄牛仰卧,正在昂首吽鸣。

    渔人和樵夫见状,急忙过去帮忙,两人牵走黄牛,那托石之人方才解脱开来。显然这人便是耕夫了。

    渔人救下他,便问道:“怎么回事?”

    耕夫回道:“我正在耕田,牛吃草之时跌落山坡,我只好托石相救。却不料位置没站好,进退不得,还好你们过来了!”

    渔人再一次互相介绍,耕夫便随着一起,顺着山路向前走去,行不多时,山路就到了尽头,前面是条宽约尺许的石粱,横架在两座山峰之间,云雾笼罩,望不见尽处。

    四人上得石梁,飞奔而行,每过七八丈便有一个断口,四人均是一跃而过,接连过了七个断崖,眼见对面山上是一大片平地,忽听声朗朗,石梁已到尽头,可是尽头处却有一个极长缺口,看来总在一丈开外,缺口彼端盘膝坐着一个生,手中拿了一卷,正自朗诵。那生身后又有一个短短的缺口。

    缺口之后却是一片平地,平地上有一座小小寺院,庙前有一个荷塘,此时正值六月,荷花盛开,美不胜收。

    那生见渔人、樵夫和耕夫三人联袂带人上来,显然是贵客无疑。便站起来身来朗声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虽然没见过王璟,但信任另外三人,是以把王璟当朋友,以这句话来表示欢迎。

    王璟笑道:“既然乐,缘何不当前引路?”

    那生一楞,不料王璟如此回答,干笑道:“请!”说完当先转身纵过小缺口,四人紧随其后。路过荷塘之时,阵阵荷花香气袭人,王璟随口吟道:“莲叶无穷碧,荷花别样红!”

    生赞道:“好!”将王璟引入庙中,小沙弥忙奉上茶来,生自己跟王璟攀谈起来,却是让另外三人去报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