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无量山(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武师马五德是云南普洱的大茶商,平时为人仗义,豪爽好客,无论谁人前去投奔,必然竭诚相待,颇有孟尝之风,是以江湖人缘甚好,在滇南一带名声广为流传。他虽然武功平平,但云南武林中人基本都卖他的面子。前不久无量剑派东西宗比试,便邀请他前去观礼。

    这一日离观礼时间还有三天,马五德正吩咐下人备好一些上好的普洱茶作为礼物。门童忽然进来通报,说是有两个气度不凡的年轻公子前来拜访,一人白衣,一人青衣。马五德稍微有些诧异,他这里平时都是落魄的武师前来的比较多,年轻公子倒是少见。那门童平时见的人多,颇有些眼力,马五德听门童说来人气度不凡,便亲自出去相迎。

    这白衣公子自然就是王璟了。王璟穿越过三次,颇有经验,刚来这个地方便打听清楚了,正是天龙八部的世界。他不知道此时剧情是否已经开端,但对于他来说,大理之行势在必行。六脉神剑是远攻最犀利的手段,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是逍遥派最上乘的轻功和内功。王璟既然追求逍遥和超脱,这些自然可以作为强大的倚仗和参考。

    青衣人却是段誉,两人在马五德门前相遇,段誉觉得颇有缘分,便与王璟攀谈了起来。←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段誉初出江湖,只说他跟家里人吵架,便偷偷溜了出来。王璟自然知道,也不多问,只和段誉谈一些江湖趣事和诗经佛经等。段誉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说一些自己的理解,很快便觉得王璟很对他口味,觉得出来能遇到王璟这种朋友真是幸运。

    两人交谈之间,马五德已经出来了,两人与马五德见礼,又将来意一说,马五德欣然同意,引两人住了下来。三天后。马五德带着两人上了无量山。无量山山水清幽,风景优美,段誉只觉得不虚此行。王璟却是暗自打量环境,好方便去后山寻找秘籍。

    及至无量剑派。东宗掌门左子穆和西宗掌门辛双清安排马五德在西首锦凳上落座,王璟和段誉两人声名不显,被安排在末座。不多时,又陆续来了不少武林人士,都是云南武林中的知名之士。

    王璟进门便发现头顶横梁之上。坐着一个十六七岁年纪的少女,一身青衫,笑靥如花,表情很是得意,大概是底下没人发现她。王璟坐定,向上一看,传音入密给她道:“钟灵,房梁上好玩么?”

    那少女正是钟灵,听得这话差点惊下来,她没料到不仅有人发现她了。还知道她的名字,正准备问王璟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钟灵还没出口便反应过来,她不会传音入密,一说话准会被其他人发现,没奈何,朝王璟一吐舌头,又做了一个鬼脸。

    王璟淡淡一笑,再次传音道:“你想问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对吧?”

    钟灵急忙点点头,王璟笑着传音道:“秘密!先看人比剑吧!”

    钟灵一噘嘴,气鼓鼓的瞪着王璟。王璟却是不再传音。目光落在场地之中,钟灵见王璟没理她,气嘟嘟的,也转头看向场中。

    此时场中两人正打的火热。一个是中年汉子,一个是少年,两人都是使剑的,又都是无量剑派中人,彼此熟悉对方的招式,打的难解难分。王璟看去。这两人的剑法马马虎虎,三流水平,破绽百出。

    两人打了七十多招,剑招越来越快。突然,那中年汉子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晃,似欲摔跌。王璟看去,这人下盘并无虚浮之象,明显是在诱敌。段誉却不通武艺,见有人像要摔倒,忍不住“嗤”的一声笑,段誉自知失态,急忙又伸手按住了口。

    那对战的少年终究是经验不足,见中年汉子像是摔倒,急忙左手一掌拍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汉子已还剑入鞘,笑道:“褚师弟,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那少年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龚师兄剑下留情。”

    那左子穆见中年汉子得胜,得意无比,笑道:“东宗已胜了三阵,看来这‘剑湖宫’又要让东宗再住五年了。辛师妹,咱们还须比下去么?”

    坐他上首的辛双清强忍怒气,说道:“左师兄果然调教得好徒儿。但不知左师兄对‘无量玉壁’的钻研,这五年来可已大有心得么?”

    左子穆向她瞪了一眼,正色道:“师妹怎地忘了本派的规矩?”辛双清哼了一声,便不再说下去了。

    左子穆说完,突然眼光一转,瞧向段誉,说道:“我那劣徒适才以虚招‘跌扑步’获胜,这位段世兄似乎颇不以为然。便请段世兄下场指点小徒一二如何?”

    马五德脸上微微一红,忙道:“这位段兄弟不是我的弟子。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左贤弟可别当面取笑。这位段兄弟来到普洱舍下,听说我正要到无量山来,便跟着同来,说道无量山山水清幽,要来赏玩风景。”

    王璟出声道:“左掌门见谅!我段兄弟乃是无意之失,并非存心发笑!”

    左子穆见王璟言语有礼,正待接过,却不料段誉说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看到别人摔交,不论他真摔还是假摔,忍不住总是要笑的。”

    王璟暗道:“真是个菜鸟,你不说这话,大家都有面子,便可轻易接过。现在再次提起,别人如何下台?”

    果然,左子穆本来想接过的,听得段誉这话,怒道:“马老哥,还有这位王世兄,不是我左某不给你们面子。段世兄看来是一定要嘲笑我无量剑派了,想必是手段高超,看不上我派的武功。”说完又朝场中那中年汉子说道:“光杰,刚才人家笑你呢,你下场请教请教罢。”

    那中年汉子龚光杰巴不得师父有这句话,当下抽出长剑,往场中一站,倒转剑柄,拱手向段誉道:“段朋友,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