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脾气差挂的快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璟看去,对面四人蒙着面纱,都是年轻女子,身穿碧绿斗篷,手中各持双钩,不待王璟说话,对面一人便喝道:“你们两个,便是无量剑的干光豪与葛光佩,是不是?”

    王璟道:“姑娘怕是弄错了,干光豪和葛姑娘早已经逃了。”

    那女子道:“你们不是正在逃吗?你二人一男一女,年纪轻轻,结伴同行,瞧模样定是私奔,还不是无量剑干葛两个叛徒?”

    王璟笑道:“姑娘说话未免太过无礼,葛光佩可从没有戴过面纱,脸上还有麻子,这位姑娘却是花容月貌,常年面纱不离,好分辨的很。”

    那女子仍然不罢休,说道:“谁知道是不是你二人逃跑怕人认出来,便戴面纱遮掩。”说完又向木婉清喝到:“把面罩拉下来!”

    木婉清听得这话瞬间炸毛了,嗤嗤嗤嗤四声,连发四枚短箭,射向对面四人。当先两个女子身手较好,挥钩格挡,铮铮两响,短箭被弹飞出去。另外两个女子却没这么幸运,中箭倒地身亡。

    木婉清这四箭射出之前全无朕兆,去势又是快极,不料仍然有两人抵挡的住。木婉清立即跃下马背,身在半空时已拔剑在手,左足一着地,右足立即跨前,刷刷两剑,分攻两名女子,两女也正挥钩攻上,一女抵挡木婉清,另一名女子挺钩向王璟刺去。

    王璟怪叫一声:“啊哟,别打我!”一边说一边后退,那女子还没打来,王璟就往后退,还怪叫,那女子一楞,瞬间反应过来,挺钩便往王璟追来。

    木婉清乘机射了她一箭,那女子后背中箭,吃痛不已。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但木婉清这一分神,左臂已被敌人钩中,嘶的一声响。拉下半只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臂上划出一条尺来长的伤口,登时鲜血淋漓。

    木婉清挥剑强攻,但那使钩女子乃是灵鹫宫天山童姥座下。招式精妙,双钩挥动,一钩抵挡住木婉清的长剑,另一钩乘机反攻。两人酣斗几招,木婉清之前分神之时便已受伤,抵挡不住,左腿中钩,被划破了裤子。木婉清没奈何,又连发两箭,但都被那使钩女子用钩格挡开来。

    那使钩女子大声喝道:“你剑法不是无量剑的!你是何人?”

    木婉清也不答话。剑招加紧,那使钩女子大怒,使单钩套住木婉清的长剑,手腕一转动,木婉清受伤了,气力不足,把握不住,长剑脱手飞离,急忙跃开。

    那使钩女子正待双钩连刺,突然一团物事飞来。飞快无比,再不闪避,就要砸中她了。定眼一看,却是自己好姐妹的身躯。心里一阵悲痛,急忙伸手接住。恰此时,木婉清一枚袖箭飞出,正中那使钩女子咽喉,那使钩女子仰天便倒。

    木婉清见敌人都已料理完,心里松了一口气。体力却是不支了,左腿受伤,站立不稳,便单膝跪地。

    王璟说道:“姑娘,你受伤了,先包扎伤口吧!”

    木婉清刚才全神贯注斗敌,没留意伤口,现在听王璟这一说,直觉得伤口疼痛不已。还好这两钩都入肉不深,没伤到筋骨,便拿出金疮药敷在伤口上,王璟解下一人的斗篷递了过去,木婉清也不道谢,接过去包扎好自己腿臂的伤口。

    王璟见木婉清衣袖裤脚都给铁钩钩破了,便从尸体上除下一件斗篷,木婉清接来给自己披好的时候,王璟已经拿起一个单钩开始挖坑。

    木婉清连忙走过来,从四具尸体上拔出短箭,放入怀中。木婉清见王璟的动作,便奇怪道:“生,你真是奇怪,力气这么大,一具尸体扔起来豪不费力。刚才帮我,现在为什么又给她们收尸?”

    王璟回道:“君子六艺,有射艺这一项,真正的读人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夫。所谓人死为大,给她们收尸有什么奇怪的。说到底,其实她们也很冤,不知道你的忌讳,被你所杀。”

    木婉清道:“你知道我的忌讳?”

    王璟回道:“你常年戴着面纱,从不轻易解开,想必是有什么苦衷,有何难猜的?”

    王璟埋好那四个使钩女子,叹道:“哎,你们四位容貌虽可,但脾气太差,认错人好好说话就是了,何必咄咄逼人,引来无妄之灾!但愿下辈子能收敛点吧!”

    木婉清听王璟这第一句话,想起王璟刚才说她花容月貌,便问道:“生,你怎地知道我脸上没麻子,又怎知道我花容月貌了?”

    待听到王璟后几句,觉得王璟话里有话,便冷声道:“生,我动手杀她们,你是不是也以为我脾气差?”木婉清浑然不知,她这么问,已经表明她在乎王璟的看法,心里已经有了王璟的影子,却不自知。

    王璟解释道:“但凡戴面纱的,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丑陋无比,不敢见人;另一种就是花容月貌,怕被人见到以免引来麻烦。我观姑娘额头光洁,皮肤白皙,自然是貌美的了。至于姑娘的脾气么,的确是不怎么好。”

    木婉清听王璟夸她,心里暗自高兴,又听到王璟说她脾气不好,便怒道:“我就是这脾气了,你待如何?”那模样极像是跟王璟赌气一般。

    王璟知道女人这种话接不得,也不答话,说道:“你受伤了,上马吧,我们去无量剑,钟灵和我段兄弟还在那里!”

    木婉清冷声道:“你跟钟灵认识?你专门去见她的是不是?段兄弟又是谁?”

    王璟回道:“段兄弟是我前几天认识的,我和他前天在无量剑观礼的时候认识的钟灵。我离开的时候他二人还在无量剑,现在不知情况如何了。”

    木婉清哼一声道:“既然他们在无量剑做客,钟灵那丫头又机灵的很,想必没什么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

    王璟说道:“不去看看,不太好吧!”

    木婉清不耐道:“要见钟灵,你自己去,别拉上我!”说完拔马转身便欲走。

    恰此时,忽听得西北角上有人低声呼啸,跟着东北角上有人拍拍拍拍的连续击了四下手掌。一条人影迎面奔来,到得与两人相聚七八丈处,倏然停定,嘶哑着嗓子喝道:“小贱人,你还逃得到那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