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六脉剑阵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鸠摩智接过藏香,又取来六个香炉,置于地上,每个香炉相距约一尺,并成一列。鸠摩智将六柱香分别插在香炉之中,盘膝而坐,隔着五尺左右,突然双掌搓了几搓,向外挥出,六根香头一亮,同时点燃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若真是隔空点燃香,则内力实在深不可测。枯荣大师一行人骇然,但王璟知道这里边有猫腻,王璟自己倒是可以做到,但鸠摩智恐怕没这个能力。

    藏香燃了一会儿,果然听得有淡淡的硫磺味道,枯荣大师方才了然,若如此,以内力引燃硫磺,使之烧着香头。这事虽然亦甚难能,但枯荣大师自己也可办到。藏香被点燃,散发出碧绿的烟气,六条笔直的绿线袅袅升起。

    鸠摩智道:“献丑了!”说完双掌如抱圆球,内力运出,挥掌拍向藏香,藏香受他内力所激,分成六股,向外弯曲,分别飘向枯荣、本观、本因、本相、本参、段誉六人。他这手掌力叫做“火焰刀”,虽是虚无缥缈,不可捉摸,却能杀人于无形,实是厉害不过。此番他只志在得经,不欲伤人,是以点了六根线香,以展示掌力的去向形迹,一来显得有恃无恐,二来示意慈悲为怀,只是较量武学修为,不求杀伤人命。

    六条碧烟来到本因等身前三尺之处,便即停住不动。本因等都吃了一惊,心想以内力逼送碧烟并不为难,但将这飘荡无定的烟气凝在半空,那可难上十倍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本参便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而出,指向身前的碧烟。那条烟柱受这道内力一逼,迅速无比的向鸠摩智倒射过去,射到他身前二尺时,鸠摩智的“火焰刀”内力加盛,烟柱无法再向前行。

    鸠摩智赞道:“名不虚传,六脉神剑中果然有‘少泽剑’一路剑法。”

    段誉见状,对内功运行更加了然,鸠摩智也真是好人,以如此方式演练,段誉又是聪明人,加上想起来王璟和枯荣大师的教导,再一一印证,本来还不是很熟练的一阳指以及六脉神剑的“关冲剑”一下子觉得豁然开朗。段誉一指点出,如法炮制,将藏香逼迫回鸠摩智身前三尺之处,但段誉学武不久,没有鸠摩智这种控制力道,藏香虽然飘了回去,但是并不凝聚,随风散开。

    鸠摩智道:“段世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真是可敬可谓,六脉神剑这一路关冲剑,看来段世子已经掌握了,真是可喜可贺。”鸠摩智心里却是打算,看来段誉这一路最是易于突破。

    王璟笑道:“明王过奖了,我段兄弟学武不久,此番是我带来长长见识的,明王指点一番,承敢大德。”

    鸠摩智也是人精,哪能不知道王璟这话的意思,若是他想对付段誉,王璟势必不会置之不理,便笑道:“王少侠和段世子都是年轻高手,贫僧很乐意结交。”两人相视一笑,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本参这一路和段誉这一路都已经演示一番,看鸠摩智游刃有余的模样,显然是奈何不了他。本因方丈道:“师弟,咱们都出手吧!”

    他这话音一落,自己施展出“商阳剑法”;本尘使出“少商剑”;本观中指一竖,“中冲剑”向前刺出;跟着本相使出“少冲剑”。枯荣大师却是没有出手,五人一起夹攻鸠摩智。

    这几路剑法飘忽不定,特点各不相同。中冲剑大开大阖,气势雄迈,少泽剑却是忽来忽去,变化精微。关冲剑以拙滞古朴取胜,商阳剑法却巧妙活泼,难以捉摸。

    鸠摩智意图观察这几路剑法的奥妙,只守不攻,但他也的确了得,以一门火焰刀功夫,稳稳的封住五人的剑法,楞是近不了他的身。段誉等几人内力不及鸠摩智,鸠摩智横掌一挥,火焰刀威能大涨,如同一道火墙,挡在他自己身前。鸠摩智不会一阳指,虽然知道这些剑法的名堂,但没有对应的指力可以发出,但王璟却不同了,王璟的一阳指功夫已经到达一品,段誉几人发剑的速度如此之慢,被他看的仔仔细细。王璟何等武学修为,一看便知,细细推演,这六脉神剑已经被他间接所得。

    段誉五人进攻了一番,仍然没有奈何得了鸠摩智,枯荣大师有心观看鸠摩智底细,是以一直没有动手。鸠摩智看尽了六脉神剑的招数,笑道:“六脉神剑果然名不虚传,贫僧要还击了!”

    鸠摩智长期维持这烟气不散,损耗颇大,也不敢太长久,话音一落,猛的加大内力输出,只见六道烟气各自飘向对面枯荣大师六人。段誉等五人见鸠摩智的烟气飘来,显然这一击来势汹汹,不敢大意,各自运转六脉神剑的单一脉,进行抵挡,一时间腾不出手来继续进攻。

    鸠摩智迫退段誉五人,便出手攻枯荣大师,只要枯荣大师一败,其余五人不在话下。

    枯荣大师反过手来,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分袭鸠摩智右胸左肩。他竟不挡敌人来侵,另遣两路奇兵急袭反攻。他料得鸠摩智的火焰刀内力上蓄势缓进,真要伤到自己,尚有片刻,倘若后发先至,当可打他个措手不及。

    鸠摩智思虑周详,早有一路掌力伏在胸前,但他料到的只是一着攻势凌厉的少商剑,却没料到枯荣大师双剑齐出,分袭两处。鸠摩智手掌扬处,挡住了刺向自己右胸而来的一剑,跟着右足一点,向后急射而出,但他退得再快,总不及剑气来如电闪,一声轻响过去,肩头僧衣已破,迸出鲜血。

    枯荣得手,旋即收手,段誉五人也各自不再出手。

    鸠摩智跨步走进室内,微笑道:“枯荣大师的禅功非同小可,小僧甚是佩服。那六脉神剑嘛,果然只是徒具虚名而已。”

    本因方丈道:“如何徒具虚名,倒要领教。”

    鸠摩智道:“当年慕容先生所钦仰的,是六脉神剑的剑法,并不是六脉神剑的剑阵。天龙寺的这座剑阵固然威力甚大,但充其量,也只和少林寺的罗汉剑阵、昆仑派的混沌剑阵相伯仲而已,似乎算不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他说这是“剑阵”而非“剑法”,是指摘对方六人一齐动手,排下阵势,并不是一个人使动六脉神剑,便如他使火焰刀一般。

    本因方丈觉得他所说确然有理,无话可驳。本参却冷笑道:“剑法也罢,剑阵也罢,适才比刀论剑,是明王赢了,还是我们天龙寺赢了?”说完又看向王璟。

    王璟道:“明王,你并没有说单打独斗,因此你输了一阵。六脉神剑虽神妙,但是他六人功力所限,无法一人习练,你若是愿意等,我还是那句话,一年后段兄弟与你再战一场。”

    鸠摩智不答,闭目默念,过得一盏茶时分,睁开眼来,说道:“第一仗贵寺稍占上风,第二仗小僧似乎已有胜算。”

    王璟道:“明王若执意如此,说不得在下只好插手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