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杏子林(三)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峰听得动静,只以为是慕容复埋下的伏兵,包不同和风波恶两人胡搅蛮缠,应该是为了麻痹众人。正要暗传号令,命帮众先行向西、向南分别撤走,自己和四长老及蒋舵主断后,忽听得西方和南方同时有脚步杂沓之声。却是四面八方都来了敌人。

    乔峰低声道:“蒋舵主,南方敌人力道最弱,待会见我手势,立时便率领众兄弟向南退走。”蒋舵主道:“是!”

    便在此时,东方杏子树后奔出五六十人,都是衣衫褴褛,头发蓬乱,或持兵器,或拿破碗竹杖,均是丐帮中帮众。跟着北方也有八九十名丐帮弟子走了出来,各人神色严重,见了乔峰也不行礼,反而隐隐含有敌意。

    王璟传音道:“乔兄,丐帮弟子见你,也不上前行礼,一脸的戒备,看这情形应该有人煽动要造你的反了!”

    乔峰传音道:“多谢王兄提醒!”便仔细看了人群,除了之前来的四大长老和蒋舵主,余人均不在内,传功和执法两位长老以及众舵主均不见人影。

    包不同拱手道:“乔帮主、各位长老,既然丐帮有事情要处理,我等便先告辞。”

    乔峰点头道:“诸位自便。”

    东首丐帮之中,忽然走出一个相貌清雅的丐者,却是全冠清,板起了脸孔说道:“启禀帮主,马副帮主惨死的大仇尚未得报,帮主怎可随随便便的就放走敌人?”这几句话似乎相当客气,但神色之间咄咄逼人,丝毫没有下属之礼。

    包不同道:“非也非也,你们马副帮主之死,并不是我姑苏慕容所为,自然谈不上敌人。刚才我已经与乔帮主还有四位长老约定,我姑苏慕容上洛阳赴会解释清楚,莫非丐帮要出尔反尔?”说完以目光示意乔峰和四大长老。

    乔峰道:“马副帮主之死,并无确凿证据,姑苏慕容既然当着众人的面,答应赴会,我丐帮岂能言而无信?”

    四大长老也出声道:“不错,我四人也已经答应,我丐帮的信誉不能丢!”

    全冠清道:“虽然帮主和四大长老已经做主,但我们众兄弟尚有疑惑,这几人还须暂留下来。”一干帮众也是齐声附和,神色不善。

    乔峰见全冠清言辞无礼,毫无尊敬之意,莫非此事乃是全冠清挑头而起,便问全冠清道:“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呢?”

    全冠清便回到:“属下今日并没见到两位长老。”

    乔峰又再次喝问大仁、大信、大勇、大礼四舵的舵主何在,全冠清侧头向西北角上一名七袋弟子问道:“张全祥,你们舵主怎么没来?”

    那七袋弟子道:“嗯……嗯……我不知道。”

    乔峰喝到:“张全祥,你将本舵方舵主杀害了,是不是?”

    张全祥一脸的惊慌,忙道:“没有,没有!方舵主好端端的在那里,没有死,没有死!这……这不关我事,不是我干的。”

    乔峰厉声道:“那么是谁干的?”这句话并不甚响,却充满了威严。张全祥不由得浑身发抖,眼光向着全冠清望去。

    乔峰这时候便确定全冠清肯定是主谋,便转身问四大长老:“四位长老,到底出了什么事?”

    四大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盼旁人先开口说话。乔峰见此情状,知道四大长老也参与此事,微微一笑,说道:“本帮自我而下,人人以义气为重……”

    乔峰说到这里,猛的施展出“凌波微步”,掠到全冠清身前,左手反过扣出,右手擒拿,正好抓中了全冠清胸口的“中庭”和“鸠尾”两穴。乔峰手上运气,内力从全冠清两处穴道中透将进去,循着经脉,直奔全冠清膝关节的“中委”、“阳台”两穴。全冠清膝间酸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诸帮众无不失色,人人骇惶,不知如何是好。

    乔峰制服了全冠清,大松一口气,转过身来,左手在全冠清肩头轻拍两下,说道:“你既已知错,跪下倒也不必。生事犯上之罪,却决不可免,慢慢再行议处不迟。”右肘轻挺,已撞中了全冠清的哑穴。乔峰知道全冠清能言善辩,蛊惑人心,是以不能让全冠清有说话之机,危机自解。

    乔峰做完这个,大声向张全祥道:“由你带路,引导大义分舵蒋舵主,去请传功、执法长老等诸位一同来此。你好好听我号令行事,当可减轻你的罪责。其余各人一齐就地坐下,不得擅自起立。”

    张全祥又惊又喜,连声应道:“是,是!”

    大义分舵蒋舵主没有参与叛乱,此番乔峰略微掌握形势,才心神略定,向本舵二十余名帮众说道:“本帮不幸发生变乱,正是大伙儿出死力报答帮主恩德之时。大家出力护主,务须遵从帮主号令,不得有违。”

    乔峰却道:“不!蒋兄弟,你将本舵众兄弟一齐带去,救人是大事,不可有甚差失。”蒋舵主不敢违命,应道:“是!”又道:“帮主,你千万小心,我尽快赶回。”

    乔峰微微一笑,道:“这里都是咱们多年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只不过一时生了些意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放心去罢。”又道:“你再派人去知会西夏‘一品堂’,惠山之约,押后七日。”蒋舵主躬身答应,领了本舵帮众,自行去了。

    此时场中各人神色均甚尴尬,有的强作镇定,有的惶惑无主,有的却是跃跃欲试,颇有铤而走险之意。王璟传音道:“乔兄,此时人心不定,你可以说一些法不责众之类的话来安慰人心,我也可以作个见证。”

    乔峰朗声道:“众位兄弟,我丐帮一向以义为先,众兄弟亲密无间!今日虽受全冠清挑拨,但法不责众,全冠清既已经认错,我便从轻发落。众位兄弟且安心等传功执法长老到来,我乔峰一言九鼎,绝不为难众兄弟。在场的这位王少侠乃是一人独战四大恶人的年轻侠义高手,可以作一个见证。”

    王璟道:“不错!乔帮主平时的为人,诸位心里最清楚!我既然作为见证人,若是有人存心挑事,就是不给我面子!”说完猛的一拳轰向两丈外一颗大树,只听得砰的一声,大树四分五裂开来。

    众人看去,无不心里骇然,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么远的距离,一拳将大树打的四分五裂,若是打在人身上,如何能有命在。众人既有乔峰答应不追究的承诺,又有王璟这一拳的震慑,哪还有胆量当头兴风作浪,敢冒头必定第一个死。

    如此一来,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四周二百余人,谁也不说一句话。等了一段时间,天色已渐渐了下来,暮色笼罩,杏林边薄雾飘绕。

    乔峰心道:“有王兄的震慑和我的承诺,众人虽暂时安定,但气氛如此压抑,最好能转移众人注意力,只待传功执法长老一来,大事可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