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谭公谭婆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人走到大信分舵舵主跟前,恭恭敬敬的呈上一个小小包裹,说道:“紧急军情……”只说了这四个字,便喘气不已,突然之间,他乘来的那匹马一声悲嘶,滚倒在地,竟是脱力而死。那信使身子摇晃,猛地扑倒。显而易见,这一人一马长途奔驰,都已精疲力竭。

    大信分舵舵主见如此情形,这信使奋不顾身,显然是有重大的讯息。当下竟不开拆,捧着那小包呈给乔峰,说道:“西夏紧急军情。信使是跟随易大彪兄弟前赴西夏的。”

    乔峰接过包裹,打了开来,见里面裹着一枚蜡丸。他捏碎蜡丸,取出一个纸团,正要展开来看,忽听得马蹄声紧,东首那乘马已奔入林来。马头刚在林中出现,马背上的乘客已飞身而下,喝道:“乔峰,蜡丸传,这是军情大事,你不能看。”

    只见来人白须飘动,穿着一身补钉累累的鸠衣,是个年纪极高的老丐。传功、执法两长老一齐站起身来,说道:“徐长老,何事大驾光临?”

    这徐老长在丐帮中辈份极高,今年已八十七岁,前任汪帮主都尊他一声“师伯”,丐帮之中没一个不是他的后辈。徐长老见白世镜被牛皮筋绑住,奇怪道:“白长老这是为何?”

    白世镜诺诺道:“我犯了帮规,自缚请罪!”

    王璟出声道:“丐帮的规矩果然是不同凡响,重大军情竟然连帮主都不能看,太上长老好大的威风,真是长见识了!”

    丐帮众人一听王璟如此说,都觉得颇不对味,徐长老这一说,竟叫外人看了笑话。徐长老平时辈分高,哪有人敢如此嘲讽于他,冷声道:“下是谁?”

    乔峰便将王璟再次介绍,徐长老仍然是没有好脸色,阴阳怪气道:“原来是最近出头的江湖新人,现在的年轻人仗着几分武功,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王璟冷笑道:“有些人老眼昏花,倚老卖老!有何资格让人尊敬?”

    徐长老大怒:“你、、、你!”

    乔峰没奈何,打圆场道:“王兄,徐长老是丐帮前辈,还请看我面子上,不要为难。”

    王璟叹道:“乔兄,你看不出来徐长老要为难你吗?你手中的信件,徐长老不让你看,说明跟你密切相关,对你很重要!”

    徐长老听得这话,猛的一伸手,从乔峰手中将纸团夺了过去。乔峰一下子不提防,竟然叫徐长老得手了。乔峰惊道:“徐长老,你、、、”

    丐帮众人瞧这情形,果然,王少侠说的没事,徐长老这明显要针对乔峰了,各人心里暗自盘算。←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徐长老说道:“乔峰,事关重大,这封信现在还不能给你看,马大元马兄弟的遗孀马夫人即将到来,向诸位有所陈说,大伙儿待她片刻如何?”

    乔峰道:“甚好!正好我等也有事情要跟马夫人询问!”

    徐长老便不再多说,向乔峰补行参见帮主之礼,便即坐在一旁。

    王璟便暗中给乔峰传音道:“乔兄,他们看来掌握了对你不利的什么证据,一会儿你先发制人,追问马大元之死,这事情跟马夫人脱不了干系。”

    乔峰道:“王兄此言何意?马大哥不是白长老所杀吗?怎么会跟马夫人有关系?”

    王璟道:“今天的事情明显是一串阴谋,若不是我知道真相,马大元是白长老所杀,他们定然污蔑是你所为。这种大事,但凭全冠清一人,是没有这种力量的!”

    乔峰道:“我现在关心的是我到底是不是契丹人?”

    王璟叹道:“乔兄,你的确是契丹人,你胸口的狼头便是契丹人的明证。契丹人也有好人,汉人也有坏人,不管如何,我信你不会危害汉人,仍然当你是我的好友!”

    乔峰听王璟承认了,心里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急速坠落,王璟根本没见过他的胸口,但知道的一清二楚,这说明王璟所讲,大有可能是真,一时间竟然没了分寸。

    王璟叹道:“乔兄,丐帮是你的心血,今天恐怕是不能善了。关于你的身世,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若是想知道,过了今天,去松鹤楼等我,我将所有的原委都告诉你。你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保全丐帮,一品堂恐怕已经在路上了。”

    乔峰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王兄,虽然你如此说,我还是要自己去寻找证据,我的父亲三槐公一定知道。今天全冠清他们有备而来,我的帮主之位肯定是待不下去了,我请求你接手丐帮,帮我保全这些兄弟。”

    王璟叹道:“乔兄,当世我看得起的人,只有你一个。你既相求,我便暂时先接手,待找到合适人选,再行归还。”

    乔峰道:“多谢!”

    乔峰话音刚落,马蹄声又作,两骑马奔向杏林而来。丐帮在此聚会,路旁固然留下了记号,附近更有人接引同道,防敌示警。众人看去,马上乘客却是一个老翁,一个老妪,男的身裁矮小,而女的甚是高大,相映成趣。

    乔峰站起相迎,说道:“太行山冲霄洞谭公、谭婆贤伉俪驾到,有失远迎,乔峰这里谢过。”徐长老和传功、执法等六长老一齐上前施礼。

    谭婆道:“乔帮主,你肩上插这几把玩意干什么啊?”手臂一扬,立时便将他肩上四柄法刀拔了下来,手法快极。她这一拔刀,谭公即刻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盒,打开盒盖,伸指沾些药膏,抹在乔峰肩头。金创药一涂上,创口中如喷泉般的鲜血立时便止。

    谭公、谭婆这两人一人拔刀,手法之快,不可思议;另一人立马上药,药性之好,也是世所罕见;更为难得的是,两人配合之默契,果然是老夫老妻。直看的众人惊讶不已。

    谭婆又问:“乔帮主,世上有谁这么大胆,竟敢用刀子伤你?”

    乔峰笑道:“是我自己刺的。”谭婆奇道:“为什么自己刺自己,活得不耐烦了么?”

    乔峰微笑道:“我自己刺着玩儿的,这肩头皮粗肉厚,也伤不到筋骨。”

    宋奚陈吴四长老听乔峰替自己隐瞒真相,不由得既感且愧。

    谭婆哈哈一笑,说道:“你撒什么谎儿?我知道啦,你鬼精灵的,打听到谭公新得极北寒玉和玄冰蟾蜍,合成了灵验无比的伤药,就这么来试他一试。”

    众人心里又吐槽不已,谁有心情这么跟你玩,众人心里发笑,面色却是不敢表现出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