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重创丁春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璟也不答话,施展“凌波微步”,身形急闪,已经欺身而上,赫然便是一招“阳关三叠”。丁春秋看这招式,便知威力极大,想要闪避,但王璟已经近身来了,而且丁春秋知道“凌波微步”精妙无比,即便闪避也未必躲的过,没奈何,再次挥掌相迎。

    两人再次强对了一掌,丁春秋之前接了王璟一掌,气血翻腾不已,放“三笑逍遥散”之时方才平复一会儿。这一掌威力更甚,丁春秋接不住,被震退两步。

    丁春秋又待防毒,王璟冷笑道:“早知道你要放毒!”话音未落,人影一闪,已经近得前了,丝毫不给丁春秋机会。王璟左掌叠在右掌之上,两掌齐发,一掌拍向丁春秋肩头,一掌拍向丁春秋面门,正是一招“落日熔金”。

    逍遥派武功一向讲究灵动飘逸,但王璟如此出掌,接连不停,速度极快,丁春秋还真是少见,偏偏王璟这种方式用来,竟然也是行云流水,丝毫不见有何破绽或者是不协调之处。

    薛神医见王璟使用的逍遥派功夫,自己的看家本领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没用,丁春秋便被迫的被动防守,心里赞道:“王帮主果然名不虚传!”

    丁春秋见王璟两掌攻来,一上一下,很显然是面门比较重要,丁春秋挥手格挡,面门虽然没事,然而肩头中招,左肩被王璟掌力所劈,火辣辣的痛,丁春秋一个趔趄,差点身形不稳,嘴里喷出一口血来,王璟的掌力岂是这么好受的。

    薛神医见丁春秋受伤,大声喝到:“打的好!”

    游坦之也是一脸的喜色,丁春秋恶名昭彰,想不到竟然被王璟三五招便打的吐血,江湖盛传王璟武艺高强,但哪有他自己亲眼所见来的直接,一时间心里沸腾不已,一定要好好听话,学会王璟的武功,回去让他爹见识一下,省的他爹总是骂他自己不学无术。

    丁春秋身形不稳之时,便已经觉得不妙,若是他自己对敌,岂会不趁势进攻,王璟武功还要高于他,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丁春秋也是有急智之人,索性一个懒驴打滚,往地上一翻,顺手从袖子里抖出大批毒药,撒向王璟,企图赢得一点时间,好固定身形。

    丁春秋一向是要颜面之人,此番被王璟逼的使用如此丑陋的姿势,心里大恨。丁春秋的众弟子此时已经从怀里掏出解药服了,正准备给丁春秋阿谀奉承几句,还没说话便发现丁春秋被打的如此之惨,哪里还敢讲话,一个个噤若寒蝉,生怕惹恼了丁春秋,引来杀身之祸。

    丁春秋袖子一挥,王璟便知道丁春秋又要放毒药,冷笑一声:“雕虫小技!”

    王璟右掌一划一牵,那些毒药被王璟所牵引,齐齐丢向丁春秋的众弟子,众弟子人多,再次慌乱起来,一时间没有位置跑,大部分人再次中招,哀嚎不已。好在这些人也擅使毒药,各人身上传来的感觉一体会,便知道是什么毒药,又齐齐从怀里找解药,场面相当滑稽。

    与此同时,王璟左手曲指一弹,正是弹指神通,一道猛烈之极的内劲弹向丁春秋,丁春秋可不是摘星子这种废物,而且早有防备,一个侧身,但还是慢了,正中他右肩,若不是丁春秋闪的快,不免跟摘星子一个下场。

    丁春秋骇然不已,王璟一划一牵,在他看来,分明是斗转星移的武功,至于指法,有如此劲道,莫非是一阳指。江湖之中,南慕容“斗转星移”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闻名遐迩,擅长各门派武功也没有什么稀奇。

    丁春秋起身大喊道:“你是南慕容!何必装作无名小卒,诓骗于我,还要不要面皮了?”

    王璟冷道:“南慕容算什么东西!”说完又施展“凌波微步”,在丁春秋起身的一瞬间,欺身上前,使一招“云霞出薛帷”,右掌拍向丁春秋胸口,丁春秋双肩受伤,才起身,王璟的攻击便已经来了。论出手速度,王璟是丁春秋见到的第一人,丁春秋完全来不及蓄劲,只得双手挡在胸口前,妄图能抵挡一二。

    但这不过是痴人说梦,王璟的掌力岂是这么轻松好接的,丁春秋这次终于没来得及防备,被王璟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丁春秋猛的喷出一大口鲜血,喷向王璟,人被王璟一掌所震,后退了三步方才停下来。

    王璟一闪身,丁春秋的血便落在地上,众人看去,只见那血液所落之处,地面上土壤微微被腐蚀,原来丁春秋体内含有剧毒,常年累积之下,血液不免也有毒。

    丁春秋趁王璟闪身之时,急忙转身,运转轻功,拔足便跑。王璟竟然不怕他的化功大法,内功比他高,掌法比他精妙,轻功也不比他差,再打下去必然丧命,正好趁着有三步的距离,率先逃跑,再命弟子阻挡一阵,或有生机。丁春秋一边跑,一边喊道:“众弟子一起上,挡住他!”

    但丁春秋的众弟子乃是见风使舵之辈,丁春秋被打的这么惨,谁还敢出头,而且不少人还中毒了,即便服了解药,也没有那么快便有战力。丁春秋众弟子有的高喝道:“夏少侠武艺高强,神功盖世!”有的喊道:“星宿老怪,不知羞耻,放毒不成,竟然逃跑!”丁春秋听众弟子如此快便转了风向,心里大恨,差点被气的再次吐血。

    王璟见丁春秋逃跑,笑道:“愚蠢之极!”说完隔空遥遥劈了一掌,正是“劈空掌”。

    丁春秋没感觉到王璟追来,心情才欣喜了半响,暗道:“等我养好伤,定然要杀了这些叛徒!”

    王璟说话之时,丁春秋已经多跑了两步,离王璟有五步之远,丁春秋以为可以逃出生天,恰这时候,王璟的掌力已经劈在丁春秋的背上。丁春秋后背出现一个个大大的掌印,人被打的飞跃向前,匍匐在地。这一掌的力道让丁春秋伤上加伤,丁春秋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阵痛,想来是已经被震成重伤。丁春秋转过身来,口里鲜血猛吐不停,神色萎靡之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