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暗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璟笑道:“谢谢你的配合!”

    宋鲁大喝一声:“辅公佑,你还有什么话说?想不到杜伏威是这种卑鄙小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辅公佑被宋鲁这一喝,旋即清醒过来,宋鲁把“杜伏威”三个字一说,他便意识到不好,肯定刚才脑子昏沉时候说了出来。

    辅公佑一思索,宋师道跟他说话没事情,王璟跟他说话,他便中招。辅公佑也是聪明人,马上就想到了阴癸派,看向王璟的目光忌惮无比,但也不敢当面喊出来,不然王璟铁定杀他灭口。

    宋鲁仍然瞪着辅公佑,待他回话。

    辅公佑无奈道:“宋公子既然知道了,划下道吧!”

    宋师道正待发话,王璟已经笑道:“宋兄,此事交由我来处理如何?”

    宋师道一想,人是王璟抓的,幕后主使也是王璟问出来的,交由王璟处理也无不可,以他对王璟的感官,王璟定然会处理好此事,便点头道:“那便有劳王兄!”

    王璟笑道:“甚好!”

    说完对辅公佑道:“你可以带你的人走了!”

    听得王璟这话,宋师道和宋鲁一脸的惊愕,这什么情况?

    辅公佑和一干精锐也是吃惊无比。

    辅公佑见识过王璟的武功和手段,哪会相信有如此简单的事情,便问道:“下此言当真?”

    王璟笑道:“自然!我既然放你走,肯定是有把握你还会自己回来找我的!”

    辅公佑惊道:“你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王璟赞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杜伏威既然敢打我的主意,你下次见我的时候最好带他的人头来!”

    辅公佑笑道:“下真是自信!就不怕我找人解了毒?”

    王璟并不回答这一句,反而笑道:“记住,我在飞马牧场!”

    这句话摆明是说,我的毒没人解的了。

    辅公佑道:“既如此,告辞!”

    辅公佑一招手,一众精锐入得密林,不过片刻功夫,便消失的无踪影。

    宋师道正待相问,王璟道:“宋兄,眼下当务之急是处理好善后之事,你若有疑问,明天再问不迟!”

    宋师道叹道:“也好!若是辅公佑不动手,我宋阀也不会放过杜伏威!”

    宋师道说完便和宋鲁处理善后事宜去了。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透过船舱门缝处,瞧的一清二楚,倍感兴奋。王璟一掌将人劈成血雾,又使用“凌波微步”,视人群如无物,最后用“擒龙功”隔空摄人,都给两人造成非常强烈的冲击。←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寇仲迎上来,赞道:“师父,你真是厉害!这么多人,您动起手来,简直跟杀鸡一样!除了轻功,不知您劈人和吸人用的什么武功?”

    王璟笑道:“劈人的是降龙十八掌,吸人的是擒龙功!”

    寇仲嬉皮笑脸道:“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厉害无比,对了,师父,您什么时候教给我?也好让我威风一把!”

    王璟似笑非笑道:“你这三流的水平,教给你威力也有限的很!”

    寇仲道:“师父您不是说我跟陵少天赋好吗?想必很快便可以了,您先教给我,我慢慢练就好了!”

    王璟笑道:“子陵,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徐子陵明显沉稳许多,回道:“师父您觉得时机到了自然会教,我倒是不怎么着急,只不过要是能先学到,我自然也是高兴的。”

    王璟笑道:“前半句倒是你的风格,后半句为寇小子说的吧!也罢,时不我待,我便将这套掌法教给你们,另外再传你们一套剑法。我的徒弟,有没有兵器在手,都要能对敌!”

    寇仲喜道:“多谢师父!”

    王璟便入得船舱,将“降龙十八掌”和“独孤九剑”传给两人,并叮嘱道:“什么时候你们将这套掌法修炼到刚柔并济的程度,才算登堂入室。什么时候你们将这套剑法修炼到不再局限于剑法本身,剑法便算初窥门径了。”

    寇仲偏好“降龙十八掌”,苦练不已。徐子陵却是偏好“独孤九剑”,剑法练的明显比掌法勤快。

    寇仲一学得“降龙十八掌”,便使出王璟对敌的三招,“亢龙有悔”,“震惊百里”,“飞龙在天”,拍向船舱内的桌子,桌子晃都不晃。

    徐子陵和卫贞贞掩嘴偷笑。

    徐子陵的“独孤九剑”使用起来,釜砸的痕迹比较重,寇仲也是暗自嗤笑。

    王璟却是很看好两人,学习这种高深的武功,人的悟性便一目了然,聪明的自然学得快。

    宋师道处理好事情,便过来找王璟。

    王璟道:“宋兄有何疑虑?”

    宋师道回道:“王兄请告诉我,你是不是阴癸派的?”

    王璟笑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宋师道叹道“不管王兄是不是阴癸派中人,我都当王兄是我的好友。只是家父颇为反感魔门中人,王兄若是,我恐怕家父会反对我和王兄来往。”

    王璟笑道:“原来如此,宋兄大可放心,我不是魔门中人!”

    宋师道喜道:“这就好!王兄今天使用的武功,和阴癸派有异曲同工之秒,若泄露出去,恐怕会引起阴癸派的注意!”

    王璟哈哈一笑:“宋兄不用担心,阴癸派也就祝玉妍算是高手,我现在虽然打不过她,要脱身绝无问题!”

    宋师道叹道:“王兄的武功,宋某佩服!鲁叔也赞叹不已!”

    王璟笑道:“宋兄家学渊源,勤奋苦练,要赶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宋师道回道:“王兄说的是!平时我总以为自己是个高手,今天一见王兄出手,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也要勤奋苦练了!”

    王璟道:“宋兄,到得襄阳,我便下船,转道去飞马牧场,我应该会在那逗留一段时间,之后转去洛阳。宋兄若也有意去洛阳,算算时间,应该和我差不多时候到,届时洛阳再见吧!”

    宋师道回道:“好!但不知王兄去飞马牧场所为何事?”

    王璟笑道:“去见一个很有意思的人,顺便掏一掏他的老底!”

    远在飞马牧场的鲁妙子自然不知道王璟在惦记他。他的伤至今没好,时日无多,和他女儿的关系也丝毫没有改善,正愁眉不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