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 鲁妙子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得夜幕降临之时,王璟便往后山而去。

    王璟目力之强,早在白天之时,放眼一扫,四周便尽入眼帘,是以也不怕迷路。

    王璟沿着后山出口,穿过两边美景层出不穷的回廊,经过一个竹林后,来到一处方亭。方亭前临百丈高崖,对崖一道瀑布飞泻而下,气势迫人。左边一条碎石小路,与方亭连接,沿着崖边延往林木深处,令人兴起寻幽探胜之心。

    王璟一路行去,左转右弯,眼前豁然开朗,在临崖的台地上,建有一座两层小楼,形势险要。

    王璟抬眼看去,这时二楼尚透出灯火,显示此楼不但有人居住,且仍未就寝,王璟知道此处便是鲁妙子隐居所在了。

    王璟无意不请而入,朗声道:“鲁妙子鲁兄可在?在下王璟前来拜访!”

    鲁妙子猛然听得王璟的声音,大吃一惊,来人都已经到得楼下,他还没有发觉,看来来人轻功深不可测,一般这种轻功之人武功也是深不可测。好在来人没有恶意,不然后果难料。鲁妙子听王璟声音甚是年轻,又彬彬有礼,先自印象便好了几分。

    鲁妙子便回道:“王小友请上来吧!”

    王璟说话之时,便已经一眼看去,小楼正门刻着“安乐窝“的牌匾,入口处的两道梁柱挂有一联,写在木牌上,“朝宜调琴,暮宜鼓瑟;旧雨适至,新雨初来。“字体飘逸出尘,苍劲有力。

    内堂是四面厅的建筑形式,四面皆有花窗,雅致无比。后方植物披盖的危崖峭壁,周围的婆娑柔篁,隐隐透入厅内,更显得其陈设的红木家具浑厚无华,闲适自然。屋角处有道楠木造的梯阶,通往上层。

    鲁妙子坐在内堂桌子前,面容俊朗,隐隐露出颓废疲惫之色。

    王璟两个闪跃,便上得内堂。

    鲁妙子瞧得王璟面容,赞道:“王小友好气度!请尝尝老夫酿的六果液。”

    王璟端起酒壶,斟了两杯酒,与鲁妙子各饮了一杯。

    果酿入喉,酒味醇厚,柔和清爽,最难得是香味浓郁协调,令人回味绵长。

    鲁妙子道:“此酒是采石榴、葡萄、桔子、山渣、青梅、菠萝六种鲜果酿制而成,经过选果、水洗、水漂、破碎、弃核、浸渍、提汁、发酵、调较、过滤、醇化的工序,再装入木桶埋地陈酿三年始成,味道不错吧!”

    王璟笑道:“鲁兄技艺不凡,我早已经知矣。←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鲁妙子柔声道:“老夫隐居在此,应该无人知晓才是,不知王小友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具体却是不好跟鲁兄解释!我此行来到飞马牧场,乃是为了拜托鲁兄几件事!”王璟回道。

    鲁妙子笑道:“王小友的武功竟然能瞒过老夫的耳目,不知还有何事需要劳烦老夫的?”

    王璟道:“我最近有要事要办,我三个徒弟还有劳烦鲁兄帮忙照看下!”

    鲁妙子苦笑道:“以王小友的眼力,不会看不出来吧,老夫身受内伤,已经命不久矣!”

    王璟笑道:“鲁兄说的是三十年前为祝玉妍所伤吧,若是现在,我还忌惮几分,三十年前祝玉妍的功力能有多高,我帮鲁兄治疗便是!权当拜托鲁兄的酬劳!”

    鲁妙子道:“不想王小友竟然知道这件事,也是,王小友从没见过老夫,也知道老夫隐居在此,知道此事也不奇怪。阴癸派武功阴柔之极,如跗骨之蛆,并不好驱除,不然也不会困扰我三十年!”

    王璟笑道:“鲁兄武学修为不浅,又博通医学和食疗养生之道,当知相生相克的道理,阴柔的内劲以阳刚之内力化解,最为有效!”

    鲁妙子道:“我观王小友周身气息沉渊如海,又丝毫不外露,当是到达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有王小友相助,老夫倒是有几分信心!”

    王璟道:“鲁兄若信的过我,不妨让我探查一番!”

    鲁妙子大笑道:“王小友尽试无妨,老夫将死之人,还怕什么!”

    王璟道:“鲁兄豁达!”说完便伸手扣住鲁妙子手腕,速度奇快无比,鲁妙子丝毫不作抵抗。

    王璟注入一道九阳真气,游走在鲁妙子周身经脉和要穴,鲁妙子只觉得这一道真气温暖无比,甚是舒爽。要知道王璟的九阳真气,已经到达阴阳相济的程度,温养效果非凡。

    鲁妙子赞道:“王小友果然不凡,单这一道真气的造诣,便已经登峰造极!”

    王璟以九阳真气细细探查鲁妙子受损的经脉和穴位,发现祝玉妍的阴柔内劲果然诡异阴毒,该种内劲如跗骨之蛆,在受伤者体内不停游动,破坏经脉,阻碍穴道,时间越久,损害越大。中招者若不是内力比施法者高深,或者会至刚至阳的内功,根本难以根除。好在三十年前祝玉妍内功并没有现在深厚,倒是不难根除。

    王璟道:“鲁兄,清除祝玉妍的内劲倒是不难,之后的事情,便要靠你自己慢慢修养了!”

    鲁妙子喜道:“有劳王小友了!”

    王璟走到鲁妙子身后,两人盘膝而坐。

    王璟双掌紧贴鲁妙子后背,运转九阳神功,将九阳真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到鲁妙子体内。祝玉妍的内劲终究是无源之水,虽负隅顽抗,仍然抵挡不住王璟的九阳真气,渐渐被王璟迫出来,丝丝白色的寒气从鲁妙子体内飘出。一个时辰之后,鲁妙子猛的吐出一口污血。

    王璟便收了功,调息一番,站起来身来,道:“鲁兄,你自己调息一番!”

    鲁妙子便运气游走一个大周天,顿时觉得周身舒畅,轻松无比。没有了祝玉妍的内劲干扰,只觉得神清气爽,只要慢慢修养,恢复功力指日可待,甚至可以更上一层楼。

    过得一会儿,鲁妙子回复好,也起身来,躬身道:“王小友大恩,老夫感激不尽!”

    王璟拱手还礼道:“鲁兄客气了!”

    鲁妙子笑道:“三十年了,老夫从没觉得像今天这般轻松!王小友给老夫治疗一个时辰,居然面不改色,果然了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