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约战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璟笑道:“等你到了我这种境界,自然就会明白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王璟使完四十九式霸刀刀法,刀招之中不和谐之处便了然于胸。以王璟的理解,要么将出刀速度加快,快到极致,不和谐之处自然被掩盖了。要么改良一下,保留霸道之意,将招式改为堂堂正正,攻守一体,以王璟的造诣,也不算难事。

    王璟按照这两种思路再次演练,一旦出招速度加快,身形之快,出招之诡异,颇有些像辟邪剑法的模样,只不过给人不是阴森的感觉,而是邪魅,霸道之意却是被掩盖住了。

    王璟按另外一种方式,去除掉霸刀刀法的偏锋之意,一招一式大开大合,堂皇霸道,看起来却是赏心悦目多了。

    石青璇道:“王兄修改的这两套刀法,一正一邪,威力都在原来的刀法之上,真是令青璇大开眼界。”

    王璟笑道:“雕虫小技而已!以此刀法,击杀席应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石青璇道:“听闻席应结合西域武功,已经练成了紫气天罗,王兄不可大意。”

    王璟道:“席应的紫气天罗即便大成了,也比不过石之轩的不死印法,石之轩尚且奈何不了我,席应能翻起什么花浪来。晚上我便以岳山的身份入一趟成都城,散布消息,一个月后约战席应。”

    石青璇道:“王兄若公开邀战,恐怕会引来江湖轰动。”

    王璟笑道:“这不是正好么,以雷霆手段击杀席应,便可重振岳山的声威。”

    石青璇道:“王兄既打定主意,青璇便只好给王兄掠阵了!”

    到得黄昏时分,石青璇取出岳山遗留的青袍,王璟一装扮,便伪装成疤脸大侠霸刀岳山,往成都而去。

    木婉清和石青璇自是留在幽林小筑静修。

    要引出席应,快速传递约战之事,在蜀郡之地,当以巴蜀武林和魔门消息最为灵通。王璟便打算先找到安隆再说,岳山此人孤僻的很,魔门中安隆算是和岳山关系不错之人。

    按原著所讲,安隆明面上是四川大商人,暗地里却是天莲宗莲主,在成都城北金马坊有一套别院,乃是是安隆的秘巢之一,甚少为人所知。

    王璟入得成都城内,便径自往城北金马坊而去。不多时,便到得安隆的别院之前。

    王璟伸手扣响门环。

    不一会儿功夫,便有人来开门,“咿呀”一声,院门拉开少许,一名老态龙钟的瘦矮老苍头咪眼讶道:“大爷找谁?”

    王璟探掌朝他脸门推去。

    老头立时双目猛睁,骇然退后时,王璟跨过门槛,还顺手掩门,喝道:“老夫岳山,安隆可在?”

    那矮老头闻岳山之名色变,尚未有机会开腔说话时,安隆的声音从东厢的方向传来道:

    “果然是老岳,有请!”

    矮老头垂手退往一旁,王璟眼尾都不瞧他的昂然朝东厢跨步走去,笑道:“安胖子是否奇怪岳某人能寻到这里来呢?”

    安隆不温不火的声音在东厢内应道:“这有甚么好奇怪的,假设你没死掉,自然会找席应报仇。跃马桥一战,见过席应的人便有我安胖子,你不来找我安胖子,难不成找其他几人不成?”

    东厢漆一片,当王璟进入厢厅,一安隆对锐利的目光便落在王璟脸上。

    王璟若无其事在安隆对面靠窗的椅子大马金刀般坐下,笑道:“那么你可以告诉老夫席应的下落了!”

    安隆苦笑道:“跃马桥一战发生在两个月前,出了王璟这么一号人,众目睽睽之下便击杀了尤鸟倦,若不是王璟还卖魔帅几分面子,我等几人恐怕没命离开。经过此役之后,我等几人岂敢再公然露面,席应躲在何处,又怎么会告诉我?”

    王璟冷道:“嘿嘿,若不是你们想打王璟的主意,又岂会引发他的杀机!集合你们几人之力,居然对付不了一个王璟?”

    安隆道:“长生诀和邪帝舍利这种旷世宝物,又有谁经得住诱惑呢?岳兄不在当场,不知道王璟的恐怖之处。此人论功力,论精妙的武功招数,论轻功,都是绝顶水平,赫然便是另一个邪王的翻版,不惧怕围攻,内力生生不息,我等几人即便联手,也会被他给耗死。”

    王璟道:“这么说来,要找席应,就必须另外想办法了。”

    安隆道:“老岳你的气息如渊似海,倒不在石之轩和王璟之下,换日大.法真有如此神奇?使得你不仅旧伤痊愈,还功力大进!”

    王璟嘿嘿笑道:“席应不是自恃紫气天罗大成了么,老夫倒想看看能有多大威力!老夫公开邀战他如何?”

    安隆心里暗自思量,岳山修炼成换日大.法,武功大进,交好与他也能卖个人情,当下便笑道:“好主意!席应并不知老岳你功力大进,你若是公开邀战,席应自恃紫气天罗大成,信心满满,必须欣然赴约。到时候魔门众人肯定都会前来观战,便是王璟也来了,集合我魔门众人之力,也不惧怕于他。”

    王璟道:“安胖子,巴蜀是你的老本营,此事便由你帮忙操办如何。若是王璟再找你麻烦,老夫便帮你挡一次!”

    安隆笑道:“老岳你真够意思!你想何时何地约战席应?”

    王璟道:“一个月后,散花楼!”

    安隆奇道:“散花楼乃是青楼,老岳你为何选此地点?”

    王璟道:“安胖子你有所不知,紫气天罗霸道至极点,一个不好,会反噬其主,功法愈高愈需调和,不然你以为为何席应总是和边不负一起去青楼厮混!”

    安隆邪笑道:“老岳你倒是为席应选了个好的葬身之地,正是做鬼也风.流!说起边不负,奇怪的是,阴癸派最近几个月竟然全无动静,跃马桥一战,石之轩都出现了,竟然也不见她们的踪迹,不知道祝玉妍在搞什么鬼!”

    王璟淡淡道:“既然没有出现,自然是隐藏在暗处了,跃马桥一战,王璟和石之轩的武功骇人至极,谁人不知,祝玉妍没有把握击败石之轩,出现做什么?”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