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击杀席应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席应左掌疾劈王璟胸前,看似平平无奇,可是楼上众人无不感到他的掌劲之凌厉大有三军辟易,无可抗御之势,不论谁人首当其锋,只有暂且退避一途。

    然而王璟不是岳山,席应速度快,又岂能快过王璟。

    令楼上众人更震惊的在后头,王璟竟然后发先至,霸刀以一种诡异的方式,从右手边向左斜砍席应。

    席应若不撤掌,拍中王璟的同时,他自己必然被王璟一刀劈成两段。

    如此的话,在他看来,铁定是岳山重伤,他自己丧命。席应不蠢,自不会如此选择,急忙撤掌,向后疾退。

    席应从前紫气天罗未曾大成的时候,跟岳山交战过,很是了解岳山的霸刀,没想到岳山现在的霸刀刀法更加难缠,既可以堂皇大气,又可以诡异刁钻,端的是不好对付。

    席应这一后退,王璟自然不会客气。

    王璟手握霸刀,一刀又一刀的劈向席应,时而刁钻,时而堂皇,席应被王璟第一刀所震慑,岂会傻乎乎的硬接,当即一退再退,暂避锋芒。

    楼上众人看去,席应从第一招接招,第二招反攻,到后来被王璟刀刀迫的不断后退,每一招都处在下风,众人无不骇然,霸道刀法显然已经被“岳山”改良过了,威力不知大了多少倍。

    席应也不是负手待毙之辈,后退之时,暗暗再次密布天罗紫气,只待王璟的刀势用老之后,放手一搏。

    要知道不管是用刀还是用剑,一般来说,都是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即便功力再深的人,也不可能保持每一刀都充满了精气神,除非是石之轩和王璟这种内力生生不息,没有换气不过来的情况。在席应看来,以岳山的年纪,能发出十几刀算不错了,之后的刀气肯定没有之前的这么猛烈,大可以一搏。

    果然,十几招之后,王璟的攻势渐缓,席应心里暗喜,机会来了。

    席应谨慎的很,也不马上回击,又等了几招,笑道:“岳兄,内力不支了吧!你刀法虽好,奈何身法不行,小弟这就送你上路!”

    席应说完,不退反进,双手一织,以千百计游丝交错组成的天罗气网罩向王璟的霸刀,打算以蛛网的方式缠住王璟的兵器,在席应看来,没有兵器的霸刀,对他的威胁便大大降低,没有刀气可以击溃他的天罗紫气,便可以从容耗死岳山。

    可惜,席应并不知道岳山是王璟假扮的,王璟假装内力不支,刀势变缓,也是圈套,目的便是吸引席应跟他硬拼。

    王璟假扮岳山,自然不可能表现出比席应还强的身法,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速战速决。

    王璟看席应攻来,笑道:“你上当了!”

    与此同时,王璟以全身功力灌注在这一刀上,飞身而起,当头而下,猛的砍向席应的天罗气网。

    席应看见王璟的表情,暗道不好,当即身子一侧。

    可还是晚了!

    “轰”

    王璟的刀气猛的劈在席应的天罗气网上,这一刀从上而下,何等霸道,瞬间便破除了席应的天罗气网。

    经过天罗气网的阻挡,剩下的刀气继续向席应劈去,好在席应已经侧身,不然就当正中劈中席应了,必死无疑。

    但席应侧身还是稍微慢了一步,刀气正中席应左臂,虽然没有砍断席应的左臂,但席应的左臂被刀气所伤,能不能治好先不说,暂时肯定是派不上用场了。

    席应这一受伤,战况越发对他不利了。他没有受伤之时,便被岳山打的节节败退。

    很明显,岳山居然也变得奸诈了,居然使计谋,假装内力不支的样子。这也是岳山的刀气太过霸道的缘故,若是刀气一般,自然不费力气,岳山的刀气竟然能一击便击散天罗气网,这样一来,不仅成功骗过了席应,也骗过了观战的众人。

    王璟一击得手,也不停留,如法炮制,刀刀抢攻,席应左臂受创,刀气在他的身上肆虐,严重制约了他的实力发挥,身法自然也受到影响。

    席应连避三刀之后,第四刀来不及躲闪,又被王璟一刀砍中右臂。

    观战众人看到此种情形,显然是席应败局已定,手臂皆被废,席应又不会腿法,算是战力尽毁了。

    席应右臂受伤的瞬间,吃痛不已,身形一个趔趄,此时席应哪还有战意,只想着逃命为上。

    席应强忍住双臂的剧痛,挥掌虚拍王璟,自己却是瞬间转身,向后逃去。

    王璟冷笑道:“现在想走,却是晚了!”

    王璟左掌迎击,右手霸刀向席应一掷,正中席应后背。霸刀穿胸而过,王璟这一头只看得到刀柄,席应却是看到了胸口的刀尖冒出一大截。

    席应本来在奔跑途中,又被王璟这巨大力道的霸刀一掷,一时间竟停不下来,直向前又冲了十几米。

    楼上观战众人看着席应向前冲去,一大口鲜血喷出,面色惨白之极。

    席应断断续续道:“我不信。。。”旋即倒地身亡。

    王璟心里叹道:“要不是得假冒岳山,你这种货色,早在跃马桥便送你归西,哪用得如此麻烦!”

    王璟既击杀了席应,便走到席应身前,拔出霸刀。

    在场众人看到此幕,各自心思不定,却是没人敢上前挑衅。

    解晖从散花楼下来,来到西园前,隔着王璟十步远,拱手道:“恭喜岳兄大仇得报!经此一战,岳兄的大名势必轰动江湖!”

    王璟淡淡道:“岳某要这名声何用?妻儿再也回不来了!”

    解晖道:“逝者已矣,岳兄节哀!”

    奉振和范卓也近得跟前,微笑道:“岳老是否仍会在成都盘桓两天,若是如此,可否赏脸让小弟和解兄、范兄略尽地主之谊。”

    王璟看了三人一眼,淡淡道:“三位好意岳某人心领啦!只是本人一向不善应酬,此番大仇得报,再无挂念之事,不日便会归隐,再不理会江湖中事!”

    解晖笑道:“眼下世道纷乱,我巴蜀之地也算是难得的净土。岳兄若想归隐,我巴蜀之地再适合不过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