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还击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毕玄回道:“大宗师这种境界,岂是可以说得清楚的。你领悟了,便可进阶,领悟不了,旁人说了也没有用。而且,每个大宗师进阶的方式都不同,我的进阶方式未必适合你!”

    王璟淡淡道:“这话倒是不假,不过也还是有借鉴意义的!你引动天地灵气那一招有何奥秘?”

    毕玄道:“我年轻的时候在沙漠中迷失,无意间巧遇沙漠神殿,在神殿中有所奇遇,得以练成炎阳奇功。后来随着炎阳奇功的精深,我的功力越来越强大,直到领悟出炎阳真意,可以随意布出炎阳真气层,但那之后似乎是到达了瓶颈。在此基础上,我又长年精修,最终从太阳和天地灵气中有所感悟,又领悟出意念的作用。引动天地灵气,则是以炎阳真气和意念一起牵引,可惜,我所领悟的太过于浅薄,引导的天地灵气太少,攻击力不足,竟然被你防了下来。”

    王璟道:“当日你我一战,你也算是手段尽出了,可惜,若不是我一时大意,你根本奈何不了我!”

    毕玄赞道:“不错!你的轻功身法,当世第一,功力也不逊色于大宗师,若存心要躲,没有谁能伤你!”

    王璟笑道:“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我单打独斗,你想逃跑也可以,若是九天内我奈何不了你,之前的事情便一笔勾销!”

    毕玄苦笑道:“果真是因果报应!我追杀了你九天,你便想反过来追杀我九天!看来这小半年你大有长进,如此自信!”

    王璟淡淡道:“大难不死,总会学到点什么!你作为大宗师,切磋之时,败了不当场认输,反而意图依仗人多来击杀我,如此气度,未免叫人不齿!”

    毕玄道:“为了突厥的未来,我连性命都可以不在乎,岂会在意所谓的气度?”

    王璟嗤笑道:“切磋是切磋,交战是交战,交战之时你手段再卑鄙我都没有意见!算了,你不是我汉人,明白不了我的意思!出来吧,便从王帐门口开始,以九天为限,若有其它人插手,别怪我翻脸不认!”

    毕玄出得突厥王帐,环视一圈,将自己的意念散发出去,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感应到。毕玄赞道:“好本事!这是什么法门?”

    恰这时候,一个人影于雪地里闪跃不停,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形,不过三个呼吸,便近得毕玄跟前,不是王璟又是何人。

    王璟负手而立,回道:“这是我自创的自然敛息术,意指化身自然之意,让人无法感应。你的炎阳真气收发由心,有很强的隐蔽性,也有此种效果。”

    毕玄道:“与你的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单一的真气隐藏如何能与整个人隐藏相媲美!”

    王璟淡淡道:“过奖了!你既然能领悟隐藏真气的办法,多费点时间,领悟隐藏自身的本领也不是难事!”

    毕玄苦笑道:“我有时间,自然优先修炼武道了,岂会浪费时间去领悟这种隐藏之术。当今之世,除了你这种怪胎,谁能胜过的我,我又何须隐藏之术!”

    王璟道:“说的也是!我也是机缘巧合才领悟出自然敛息术,后来发现自然敛息术对感悟天地有很大作用,这才继续钻研,以图完善!”

    毕玄道:“机缘,天赋,勤奋,你三样皆占,怪不得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不过,我还是有一个疑惑,不知你可否见教?”

    王璟笑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九天不眠不休,不仅丝毫事情没有,反而精神更为振奋对吧?”

    毕玄道:“跟聪明人说话,真是轻松。”

    王璟笑道:“我有一样宝物,此宝物不仅能够提神,也能够护身,你们即便追上我,我也能凭借此宝物脱身,只不过再费点代价而已。”

    毕玄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独身一人,敢有恃无恐的前来找我切磋。”

    王璟笑道:“你倒是给我上了一课,不可小觑任何人啊!”

    毕玄道:“速度快到你这种程度,只要小心翼翼,的确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王璟道:“话已说完,出手吧!”

    毕玄道:“跟我来!”

    毕玄当先领路,往东而行。

    一个时辰以后,两人已经前行了三百多里,来到一处雪山下。

    王璟抬眼看去,雪山高达千米,积雪覆盖着整座山,处处是白茫茫的一片,除了少数几个凸起处,连山石,植被都看不到。

    毕玄指着雪山道:“你我都是当世顶尖高手,论轻功,我远不如你,倒不如与你轰轰烈烈的战一场。此战无论谁胜谁败,有这雪山作为葬身之地,也不算辱没我们的身份!”

    王璟笑道:“此时大雪封山,动静过大,极容易引发雪崩,你怕是存着与我同归于尽的心思。嘿嘿,恐怕你没这个本事!”

    毕玄道:“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到北地,竟然连雪崩之事也知道,果然是见识广博。武功到了你我这种层次,除非是身受重伤,不然雪崩于我们而言,并无阻碍。你既然知道我的意图,还敢应战,看来你是觉得我必输无疑,连重伤你的本事都没有。”

    王璟淡淡道:“你之前已经手段尽出,我已经见识过了,若无新的杀手锏,能耐我何?”

    王璟话虽如此说,但心里还是暗自戒备,一个人若存了必死之心,爆发出什么样的力量都不足为奇。王璟如此说,不过想占据先机而已,高手相争,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影响成败。

    毕玄再不答话,脚下一点,运起轻功,便向山顶而去。

    王璟紧随其后,沿着山体,踏着积雪,如履平地,也上得山顶。

    两人相对不远,各自立定,调整自己的状态。

    毕玄一运功,炎阳真气便从体内散发出来,不多时候,便密布周身,正是炎阳真气层。

    王璟自然也如法炮制,布出玄武真气罩。

    两人周身的积雪受到影响,便迅速融化了来。但两人视若无睹,各自盯住对方,大战一触即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