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看戏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业十四年三月,扬州临江宫,王璟立在寝宫的高墙之上,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一场大戏。

    寝宫之内,杨广侧身半躺在卧椅之上,几十个妃嫔团团围着杨广坐好,底下众人高呼万岁。

    杨广叹气道:“朕知外面有很多人想争夺朕的皇位,唉!大不了就像陈后主,破了国仍可做长乐公,继续饮酒作乐。“

    杨广也不是全不知情,虽然时时刻刻饮酒作乐,麻痹自己,但心里其实很明白,人心浮动,帝位已经不稳。

    杨广右边最宠爱的萧妃娇笑道:“圣上真爱说玩笑话,有些人总爱把那些乌合之众夸大,圣上勿要相信。“

    王璟不由得嗤之以鼻,后宫妇人,只会讨好杨广,毫无见识。

    这时候,杨广身旁的一个近卫在杨广耳边低声道:“刚才元善奉越王侗之命来告急,说李密率众百万,进逼东都,已占了洛口仓,求圣上速还,否则东都将会失陷。“

    王璟多次查探,对临江宫中的守卫众人倒不陌生,此人乃是独孤阀的小辈独孤盛,二个月前才调来作杨广的近卫。

    杨广很不喜欢听这种告危之事,但他孙子有事,也不好不闻不问,便出声道:“外面盗贼情况如何,裴大夫给朕如实报告。“

    杨广所说的裴大夫便是裴蕴,此人惯于逢迎,也是奸臣一个。

    裴蕴听得杨广相问,早有准备,不慌不忙,躬身道:“圣上明鉴,盗贼正日渐减少。“

    杨广坐直龙躯,皱眉道:“少了多少?“

    斐蕴胡诌道:“只有以前的十分一。“

    杨广舒了一口气,又像想起什么的道:“元善说唐国公李渊在太原作反,可有此事?“

    裴蕴吓了一跳,跪倒地上道:“现在外面常有人故意造谣生事,待微臣调查清楚,再禀告圣上。“

    一声冷哼,来自殿门处,接着有人喝道:“满口谎言!“

    众人吓了一跳,往声音来处望去,赫然惊见宇文化及一身武服大步走进来,旁边还有另一位高昂英俊的中年男子,赫然便是宇文智及。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进得寝宫,门官这时才懂得高唱道:“右屯卫将军偕少监进谒圣上。“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走到杨广身前,行完叩见之礼后,长身而起,冷冷的看着裴蕴。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携带兵器而来,不经通报就擅自入内,独孤盛心知不妙,移往杨广座前,而护守在龙座两侧和后面的近卫都紧张起来。

    杨广似仍不觉察双方剑拔弩张之局,讶道:“宇文将军为何指斐卿家满口谎言呢?“

    斐蕴跪地哭道:“圣上请为微臣作主,微臣对圣上忠心耿耿,若有一字谎言,教微臣横尸荒野。“

    宇文化及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目光首次落在寇仲和徐子陵处,闪过森寒的杀机,淡淡道:“从前杜伏威在山东长白,现在他已到了历阳;李密以前仅有瓦岗一地,现在先取荥阳,继取洛口。李子通从前算得什么,现在却聚众江都之北,随时南下。圣上之所以全无所闻,皆因被奸臣环绕,四方告变,却不代为奏闻,贼数实多,却被肆意诳减。圣上既闻贼少,发兵不多,众寡悬殊,贼党其势日盛,甚而唐国公李渊作反之事,天下皆闻,唯独圣上给蒙在鼓里。“

    虞世基亦扑倒地上,哭道:“圣上勿听信馋言,想造反的人就是他。“

    杨广显是乱了方寸,忙道:“两位卿家先起来,朕绝不会让尔等含冤受屈的。“

    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不屑的冷笑。

    裴蕴两人仍不肯爬起来,哭告道:“宇文化及私藏兵器,微臣昨日献上的账簿正是证据!“

    这下倒是轮到王璟吃惊了,没了寇仲和徐子陵偷账簿,裴蕴,虞世基和独孤阀竟然还拿到了账簿,看来为了打倒宇文阀,这些人倒还是有两下子。

    宇文化及哈哈笑道:“什么账簿,是否这本鬼东西呢?“

    从怀中掏出一物,赫然正是那本账簿。

    这时连杨广都知两人来意不善,怒喝道:“来人!给朕把他们拿下。“

    惨叫声起,只见守门的近卫东仆西倒,鲜血四溅,一群人冲了进来,带头的是几名身穿将军衣甲的大汉,与宇文化及兄弟会合一处,占了大殿近门处一半空间。群妃登时花容失色,纷纷往后面躲去。

    独孤盛则和数十近卫拥出来,挡在杨广身前。

    裴蕴和虞世基吓得泪水都干了,连爬带滚躲到独孤盛身后。

    独孤盛大喝道:“司马德戡,你想作反吗?还不放下兵器?“

    带头进来的司马德戡竟笑起来道:“将士思归,末将只是想奉请圣上回京师罢了,独孤将军言重了。“

    杨广站起来喝道:“朕待你们一向不薄,为何今天竟来逼朕做不情愿的事。“

    宇文化及冷哼道:“圣上遗弃宗庙,巡幸不息,外勤征伐,内极奢淫,使丁壮尽于矢刃,老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更复专任奸谀,饰非拒谏,若肯悉数处死身边奸臣,回师京城,臣等仍会效忠,为朝廷尽力。“

    杨广色变道:“真的反了,谁是指使者?“

    宇文智及“锵!“的拔出佩剑,大喝道:“普天同怨,何须人指使。“

    杨广大嚷道:“给朕将他们全杀了。“

    王璟不由得对杨广鄙视至极,这般情形还看不清楚局面,就此顺坡下驴,答应回归东都洛阳,还有挽回普通将士的希望。要知道古代君王便是再不得人心,只要肯暂时低头服软,普通将士是不会铁了心敢弑君的,除非是实在看不懂希望,才可能铤而走险。

    宇文化及正待一涌而上,就在此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诸位莫非想弑君?这倒是新奇事!不怕背负遗臭万年的恶名吗?”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竟然清清楚楚的传入每个人的心底,众人不由得便迟疑了一下,都在四处张望,看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便是杨广和一众嫔妃也是惊疑不定。

    然而令所有人惊奇的是,说话之人给他们的感觉,就在附近,但任凭众人如何搜寻,就是找不到说话之人的位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