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行者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大战火麒麟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璟在凌云窟深处,终于找到了火麒麟和聂人王,一人一兽,正在激烈的交战。

    王璟送了一颗龙血药丸给聂人王,就是为了应对火麒麟的。聂人王不傻,被火麒麟拖进来之前,他亲眼看见颜盈掉进去水里,多半性命不保,已经用不到龙血药丸了,他此刻命在旦夕,岂会不加以利用。

    原本聂人王面对火麒麟之时,已经被雄霸打伤,是没有还手之力的。但聂人王一吃下龙血药丸,瞬间便感觉磅礴的药力作用在他的身体里,只觉得有无穷的力量,竟然挣脱了火麒麟,并且和火麒麟厮杀了起来。

    王璟进得凌云窟的时候,聂人王和火麒麟已经打了七八十招。聂人王身上衣衫褴褛,还有不少伤痕。显然是被火麒麟所伤,火麒麟会喷火,而且混身刀枪不入,雪饮刀虽然厉害,但还没有火麒麟的爪子锋利,凭聂人王的功力,如何能是对手。

    王璟又观看了十几招,聂人王渐渐不敌了起来,险象环生。聂人王心里暗暗发苦,刚才他能够和火麒麟交锋,完全是因为龙血药丸的作用,打了这么久,药力被消耗,他又来不及炼化,便被打回原形,火麒麟得势不饶人,又在他身上添了不少伤口。

    王璟看了几招,便知道火麒麟的特点了,一是会喷火,若无冰寒属性真气,这火还不好克制;二是火麒麟速度极快,皮糙肉厚。聂人王这两点都吃亏,自然不是敌手。

    随着聂人王越来越不支,火麒麟更加兴奋,猛得撞向聂人王,聂人王急忙以血饮狂刀抵挡。

    铛的一声,火麒麟的利爪击飞聂人王的雪饮刀,巨大的力道将聂人王震伤,倒退十几步。

    火麒麟四足一点,更不停留,张开血盆大口,已然向聂人王而来,意图将聂人王吃了。

    聂人王心里叹道,我命休矣。他这种状态,连雪饮刀都不在手上,如何能防得住。

    聂人王正闭目待死的时候,突然一阵柔和的力道,拉着他退后。

    聂人王被这股力道所拉,瞬间便脱离了火麒麟的血盆大口,速度之快,火麒麟竟然来不及追击。

    王璟将聂人王拉到身前,笑道:“聂兄,别来无恙?”

    聂人王死里逃生,尚心有余悸,来不及感谢王璟,提醒道:“王兄小心,麒麟魔凶悍!”

    聂人王话音刚落,火麒麟张口就是一团火球喷过来,同时挥舞利爪,向王璟攻来。

    “孽障!还敢放肆!”

    王璟猛喝一声,同时右手轻飘飘一印推出,正是柔水印。

    王璟的柔水印和火麒麟的火球相遇,瞬间便将火麒麟的火球浇灭,继续撞向火麒麟。

    聂人王只听到喷的一声,火麒麟的头上被王璟的柔水印所击,竟然结了一些冰花。←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火麒麟被王璟的柔水印劲道所阻,硬生生被打退几步。

    要知道王璟现在的境界,以阴寒真气发出柔水印,足够将人冻成冰雕。也也是火麒麟天赋异禀,周身全是火热,才抵抗得了,只是结一点冰花。

    聂人王知道王璟厉害,但没有想到王璟厉害到这种程度。随手一掌挥出,既灭了火麒麟的火球,还能将高速状态的火麒麟击退。这种寒冰真气之犀利,这掌力之霸道,端的不可思议。

    火麒麟被王璟击退,竟然凶性大发,再次扑了上来。

    王璟叹道:“真是不长记性!”

    火麒麟还没有扑上来,王璟又是一记“大伏魔拳”轰向火麒麟。

    “大伏魔拳”拳劲所过之处,空间震荡不已,这还是王璟留手了,不然全力施展,空间都被打碎了。

    火麒麟比王璟刚进战神殿时候的魔龙都不如,哪接得下来王璟现在的一拳。

    王璟的拳劲击在火麒麟身上,将火麒麟从半空中打退,狠狠的摔在地上。

    火麒麟虽然皮糙肉厚,但王璟的拳劲竟然渗透进火麒麟的鳞甲内,打得火麒麟痛不欲生,在地上翻滚。

    聂人王看见火麒麟不断翻滚的样子,更加骇然,这分明是火麒麟剧痛之下,本能的反应。聂人王对比起自己,拿雪饮刀都砍不破火麒麟的防御,可是火麒麟竟然防不住王璟随意的一拳,这就相当恐怖了。

    火麒麟翻滚了一会儿,爬了起来,二话不说,竟然转身向洞内逃去。

    火麒麟虽然凶悍,但不是傻子,被人打得这么惨,还是两次,虽然感应不到王璟身上的气息,但自己吃痛是实打实的。

    聂人王见火麒麟逃跑,一时间倒是楞住了。凶名在外,不知道杀了多少英雄豪杰的火麒麟竟然也会逃跑,这简直颠覆了聂人王的认知。不过聂人王转念一想,从昨天见到王璟开始,就已经够吃惊的了。

    王璟笑道:“聂兄觉得火麒麟作为坐骑怎么样?”

    聂人王之前一心除魔,倒从未有这般想法,王璟一说,他也反应过来了。

    聂人王赞道:“王兄好气魄!说起来,也只有王兄这般俊杰,能收服火麒麟了。”

    王璟笑道:“聂兄过奖了!这凌云窟内还有不少好东西,聂兄可以兴趣一起去看看!”

    聂人王抱拳道:“有王兄在,料无危险,聂某就厚颜,依仗王兄的庇护了。”

    王璟哈哈一笑,伸手一吸,将饮血刀吸到手中,看了一看,道:“刀勉强还可以!”

    聂人王道:“聂某学艺不精,两番蒙王兄相救,真是感激不尽。”

    王璟将雪饮刀递给聂人王,笑道:“武功不好可以练,但人品和胆识却是不好练,以聂兄的资质,假以时日,武功大进亦非难事。”

    聂人王道:“承蒙王兄夸赞,聂某实不敢当,王兄在外边,不知可曾看到了风儿?我吩咐过风儿,若是我出事,便让他去找你。”

    王璟笑道:“他被雄霸带走了。”

    聂人王急道:“我要去救他!”

    王璟伸手拦住聂人王,笑道:“聂兄不奇怪我看见风儿被雄霸带走而不相救?”

    聂人王道:“王兄做事自然有王兄自己的考量,我实在放心不下风儿。”

    王璟道:“雄霸虽然嚣张,但不至于对小孩子动手,风儿的资质不错,被雄霸带走,也算是一番造化。有雄霸帮你带小孩,也许还会传授一些绝技给风儿,聂兄不觉得这很划算吗?聂兄现在去找雄霸,恐怕救不回人,自己反而要命丧雄霸之手。”

    聂人王道:“王兄说的是,却是我欠缺考虑。风儿既然没有危险,我便在凌云窟苦练刀法,等我能战胜雄霸的时候,我再去救回风儿。”

    王璟笑道:“风儿也算与我有缘,我不会害他的,聂兄若是想念风儿,大可以偷偷去看他,以我对雄霸的认识,风儿这种资质,必定会被雄霸收为徒弟,说起来,风儿住在天下会,也不算委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