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网游之三国成圣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逃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回说到在广宗城内居然被张俊认出了身形,张梁一推测确定有问题后就让人把我们抓过去。

    “启禀地公将军,张大人让我回来报告说那三人并不在住处,应该是跑了。”

    “那还跪在这干嘛,给我全城通缉他们三人。”张梁眼冒凶光的说道。“我的好大哥啊,你居然帮着外人,这可是我们三兄弟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想着毁掉它?”接着他转头对着病床上的张角说道。

    “哼,我想建立的是为天下百姓请命,能为他们谋福祉的太平道,而不是现在这个乌烟瘴气,到处抢劫杀戮的黄巾军。”张角哼了一声说道。

    “那我的好侄女你都不顾了?造反可是诛九族的事,到时城一破,我们谁都跑不了。”张梁还拿着张宁威胁张角说道。

    “唉,这都是报应啊,都是我们犯下的错,二弟收手吧。”张角苦心的说道。

    “哼,放弃?只要破了城外的皇甫嵩,这大汉还有谁能阻拦我们?天下唾手可得,我为何要放弃?”张梁一脸燎狞的说道。

    “看来二弟你已经坠入魔障了,咳咳咳。。。你走吧。我累了,要休息了。”张角不停的咳嗽着说道。

    暂且不说这边,且说我跟华佗陈锋三人从住的地方跑出来后,走进一个巷子里,从圣者腰带里拿出三张新的人皮面具各自戴上易容后,急急忙忙的赶往张角说的那栋房子。

    “你站住。恩?不是。滚。。。”而广宗城内已是一片混乱,黄巾士兵拿着三幅画像在大街小巷里到处搜查,看到任何男性都会来这么一套,如果是三人成行的男性,不管青年老年,统统都抓走了。

    “主公怎么办?”看到这一幕的我们三个正躲在一家人的院子里,陈锋轻声的问道。

    “想不到对方的反应这么快,我们离说的地方还有一条街的距离呢!真不知道谁认出了我,只要让我知道,绝对让他生不如死。”我狠声的说道。

    “欧阳,只怕我们躲这也不安全啊,他们在大街上抓不到我们,肯定会挨家挨户的搜,到时我们就无路可逃了。”不要怀疑任何一个在一个行业里顶尖人物的智商,只是他们平时更多的注意力在自己的专业上,此时事关生死,华佗也开动了脑筋分析道。

    “是啊,这家虽然看着是大户人家,可黄巾叛贼可不管这些。”我无奈的说道。

    此时外面人声渐渐的少了,毕竟已经晚上了,只听一敲锣鼓的直接一路敲过:“晚上实行宵禁,没有军队颁发的令牌,一律乖乖在家待好,不准出门,否则后果自负。”

    “这是要把我们往死里逼啊!”我苦着脸说道,对于举报我的人更是恨之入骨。

    “主公,反正我们这离那房子也就一条街的距离,要不趁现在人少,我们杀过去。”陈锋脑子简单的说道。

    “不行,只要有动静,我们就深陷其中,面对人多势众的黄巾叛贼,我们就三个人,累也累死我们。不能冒这个险。”我直接否决的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就坐这等死吗?”陈锋沮丧的说道。

    “闭嘴,我们不是在想办法嘛。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时信心很重要,我鼓劲的说道。

    “等下,刚才欧阳你说什么?”华佗听到后问道。

    “我说让这家伙闭嘴啊!”我无精打采的说道。

    “下面一句。”华佗认真的问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啊!怎么啦?”我奇怪的问道。

    “欧阳,你听!”华佗笑着说道。

    “恩?只听到附近有虫鸣声,还有。。。水声?华先生你的意思是。。。”我刚开始疑惑听着,可听到水声我就知道华佗要干嘛了。原来一般大户人家弄的花园都会附庸风雅的弄些小桥流水之类的,而我们躲的这户人家明显以前绝对也是广宗城内的数一数二的大户,这些东西肯定有的,最重要的是古代的人都喜欢把自家院子里的流水跟一些河流之类的活水相连,而之间相隔一般都会用一些铁网铁条,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把铁条铁网弄断,通过这游向外面,到时只要靠近那房子的地方上来,我们就可以安全出去了。

    “主公,你们怎么啦?水声有什么奇怪的?”陈锋在旁边奇怪的看着我两个的笑问道。

    “跟着来就知道了。”我笑着说道。

    很快我们就通过流水向着说好的地方游去,与护城河相连的那里就不要想了,肯定有黄巾士兵守卫的。由于是晚上,我们靠着河岸边的阴影里一点点的向前游去,幸好现在是六月,而不是十二月,要不然以我们浸泡在水里的时间,早就冻死了。

    “差不多到地方了吧?”我看了一下方向跟距离,轻声的说道。

    “主公,你们在这等会,我上去看看。”陈锋轻声的说道。

    “恩,小心点。”我点点头,嘱咐道。

    “主公快上来,张角说的那地方就在街的对面。”不一会陈锋回来高兴的说道。

    “恩,好的。华先生,我们走。”

    我们贴着墙朝街上来回张望,确定没有人后,我们三人急忙朝好的房屋跑了过去。往往事情就是这样,有一个词就是形容此时的情况的,叫乐极生悲。当我们敲门的时候,刚对上暗号,想不到这屋子对面住的是一个黄巾头目,忙了一天的他,刚洗了澡出来觉得屋子里太闷了,毕竟是六月天嘛,就打开窗户,结果就看到我们三个人鬼鬼祟祟的在那敲门,说什么虽然听不见,但自己忙了一天是为了什么还是知道的,而且看对面正好是三个人,晚上实行的还是宵禁,如果这三人正是通缉的三人的话,黄巾头目整个人都兴奋的激动起来,急忙穿起了衣服,然后高喊了:“通缉的人在这,通缉的人在这。”

    “恩?该死,被发现了,快点带我们去密道。”我一听就知道不好了,在这寂静的夜晚,此人的喊叫声绝对能引来附近的士兵,到时就麻烦了。说什么,什么就来,只见街道上各个房门都打了开来,什么黄巾头目士兵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冲了出来,有的甚至光着膀子就出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