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褚贡被斥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褚贡的激烈反应让朱儁皱了皱眉头,之前褚贡丢了整个南阳郡朝廷之所以只是撸了他的官位却没有另加责罚,纯粹是当时朱儁兵少将寡正是用人之际。朱儁当时需要褚贡这个熟悉南阳的当地官员做帮手,这才奏请朝廷留他褚贡在军中戴罪立功。

    褚贡自丢了南阳之后原以为不死也得脱层皮,但朱儁将其救下后他便兢兢业业的待在军中为朱儁统领士兵。可褚贡文无大略武又不精,这数月时间来褚贡对朱儁的帮助几乎微乎其微。偏偏他褚贡虽没什么能力却一直很老实,朱儁失望之余又没什么理由处置褚贡。

    但此刻见褚贡上蹿下跳的埋汰那韩忠,朱儁内心反而对这韩忠起了几分兴趣:“那韩忠派的人在哪里?”

    “属下已派人将其一起带来,此刻那人就在营寨外面。”

    “将他带来,本将倒要看看这韩忠的投效有几分真假。”朱儁经历了昨天的胜利后,感觉已经掌握了战场的主动,倒也不怕那韩忠耍什么阴谋诡计。

    倒是一旁的褚贡见朱儁似乎对那韩忠起了兴趣,赶忙又跳出来嚷嚷道:“将军,那韩忠之前乃是下官麾下一都尉,但此人心术不正暗藏祸心,拿着朝廷给的俸禄却与太平道妖人勾结。待那贼道张角起事后,这韩忠联络张曼成部黄巾贼围攻宛城,趁着下官与那张曼成苦战之际打开城门引贼众入城。此等奸贼死不足惜,将军焉能给他投降的机会?”

    朱儁淡淡扫了一眼褚贡:“本将军只是接见一下韩忠派来的使者,是否接纳韩忠的投降还是两说之事。”

    “可是……”

    “可是什么?莫非本将身为右中郎将,连是否接纳别人投降的事情,也要经过褚大人同意么?”朱儁冷哼一声,面上已有不愉之色。

    朱儁此言如此诛心,褚贡除了闭口之外还能如何?

    片刻功夫,陈敬带着一名中年男子走进营帐,那人皮肤黝体态矮壮,虽披着一身儒袍却也遮掩不住他自身那浓厚的乡土气息。他一进营帐先打量了一圈在座的一众将校,最后向坐在主位的朱儁跪拜下来:“韩进,拜见将军。”

    朱儁对此人这身奇葩装扮逗的哭笑不得:“韩进,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韩进憨憨一笑:“俺以前是耕田的。”

    “那你怎弄来这身儒袍?又是怎么加入黄巾贼军的?”

    “回将军,这身衣衫是俺家主公刚送与俺穿的,俺原先是主公的家奴,后来主公加入了黄巾军,俺便也跟着主公一起加入黄巾军了。”

    朱儁轻哼一声:“既然你家主公背叛朝廷加入黄巾军,今日又为何派你来求见本将军?他当日引张曼成入宛城之时,就没想过有今日之厄吗?”

    韩进五体投地拜倒在地:“俺家主公之前误听妖人之言,这才犯下这般大错。可昨天见识到将军之神威,我家主公已经幡然醒悟,于是便差遣俺来向将军请罪。我家主公为将功赎罪,愿为内应助将军一举拿下宛城之内城。”

    听到这里,一旁的褚贡再也忍不住了:“韩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混账东西,前天能背叛朝廷投靠黄巾贼,今天又要背叛黄巾贼投靠将军,焉知日后不会再生背叛之心?”

    “忘恩负义?不知这位大人姓甚名谁?”韩进听闻褚贡辱骂自己主公,面色也是一冷。

    “这位就是你家主公原先的上官,原南阳郡郡守褚贡。之所以丢掉郡守之位,也全是因为你家主公开门献城的原因。”朱儁饶有兴趣的帮褚贡介绍道。

    “原来是褚大人啊,虽然小人之前只是主公家里一家奴,但也曾多次听主公提起过褚大人。说褚大人是以重金买来着南阳郡守之位,又为了能赚回之前买官时所花费的钱财,大肆搜刮南阳郡的民脂民膏,甚至还利用职务之便截留朝廷下拨给南阳灾民的救命钱粮。像褚大人这样的贪赃枉法之徒,不知对我家主公施过什么恩义?又有什么资格辱骂我家主公?”韩进虽是跪在地上,但是看褚贡的眼神却充满了鄙夷。

    “你!你胡说!本官杀了你!!”褚贡没想到眼前这土里土气的韩忠心腹,居然会知晓自己之前在南阳的所作所为,听着韩进一点一点将自己那些丑事全都爆料出来,褚贡惊怒交加之际竟一把抽出腰间长剑,就要上前了结掉韩进的性命。

    “住手!!”朱儁怒喝一声,震慑住恼羞成怒的褚贡。

    “将军,此人满嘴胡言辱及下官声望,还请将军准许下官将其杀了,以还下官一个公道。”褚贡被朱儁喝住,但却并不甘心就此放过韩进。

    朱儁重重一拍身前案几:“褚贡!你以为本官对你的过往当真是一无所知吗?本官率军初来南阳之时,便找人打听过你的过往,所问之人上至世家子弟下至普通农户,但凡提起你褚贡的名字,所有人无一不是对你唾骂至极。之所以留你在军中,原本是存着让你戴罪立功的心思。但数月时间来,你未出过一个计谋未有亲临过一次前线,枉费本将对你那般期望却一无所获!如今,有人像本将商议投诚之事,你却从头到尾一直在这胡搅蛮缠!像你这般庸才,本将还留你在军中何用?左右,将褚贡逐出军中,让其自谋去处吧!”

    “遵令!”得到朱儁将令门外走进两名亲卫军士,先是夺过褚贡手里的佩剑,再将失魂落魄的褚贡一左一右夹在中间,半拖半拽的带出营帐。

    看着褚贡狼狈的模样,一旁的吴懿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暗自嘀咕;‘这朱儁将军还真是现实,之前刚来南阳之时,因不熟悉南阳的主要情况,便向朝廷上奏,将褚贡从轻发落并将其收归麾下效力。而如今********拿下了宛城外城,朱儁便开始秋后算账将褚贡逐出军队,却忘了褚贡这些时日虽没有大的功劳,但他忙里忙外为朱儁联络南阳周边世家大族调拨附近郡兵来援,至少也有不少苦劳啊。结果朱儁却借着一个机会,毫不留情的就将褚贡踢出自己麾下,让其数月辛苦全做一场空。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