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五斗米教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师道?莫不是汉中的五斗米教?”韩忠是南阳本地人,从乡邻的口中也曾听过天师道的大名,因入教只需教纳五斗米,故而更多人却是将天师道称作是五斗米教。

    五斗米教是由天师张道陵所创立,并著写了《老子想尔注》,为后期道教的发展筑下了基础。当时在巴蜀一带,巴人信奉原始巫教,大规模的淫祀而害民。而这些祀奉鬼神的法教巫师聚众敛财,无恶不作。张天师携王长、赵升二位弟子和黄帝九鼎丹经,来到北邙山修行。后与巫鬼群体发生了大规模宗教冲突。后来川渝一带流传的张天师以太上老君剑印符箓大破鬼兵的故事就是以此为原型的。

    说起东汉末年的宗教之事,就不得不提起黄老学的演变和发展。对黄老的祭祀早在东汉明帝时就已经在黄老学盛行的楚地出现了。

    袁宏《后汉纪》卷十亦谓楚王刘英“晚节喜黄老,修浮屠祠”。对黄老偶像进行膜拜与祭祀,将黄老与浮屠相提并论,已透出黄老的宗教气味。

    《桓帝纪》也记载桓帝曾于延熹八年(年)正月遣中常侍左倌之苦县,祠老子。同年十一月又“使中常侍管霸之苦县,祠老子”。第二年又“亲祠黄老于濯龙宫”。从一般的信奉黄老微言,到崇拜祠祀黄老偶像,这已经是近乎宗教了。

    东汉末年的道教直接继承了汉初道家和黄老崇拜的传统,东汉末年张道陵创立的天师道,张角创立的太平道都衍生自黄老道。《后汉?皇甫嵩传》记载:“初,巨鹿张角自称大贤良师,奉事黄老道。”《资治通鉴?灵帝纪》光和六年载:“巨鹿张角奉事黄老,以妖术教授,号太平道。”《后汉?刘陶传》说:“时巨鹿张角伪托大道,妖惑小民。”

    从宗教上解释,太平道委托和尊奉的“黄天大道”就是“常治昆仑”的尊神太上老君,即神化的老子。太平道开始可能只是黄老道的异端集团,后期则慢慢演变成一股图谋造反的宗教势力。但从道统根源来说,张角的太平道和张道陵的天师道,其实都是信奉黄老神的道教势力。

    “正是这五斗米教,师尊起事之时曾派人入汉中与那五斗米教的掌教张修商议大事,本帅来南阳之时师尊曾告知我,若是事有不谐则可向汉中求援。如今官军气势正盛,如果能得汉中相助,或许我们还能在南方重新稳住跟脚。”张曼成听师尊张角说过,五斗米教的起源时间要比太平道更早,其教派的创始人张道陵更是有天师之威名,据说其最后并非是老死而是在天神天将的引领下羽化成仙!

    但听了张曼成的介绍,久居南阳的韩忠却皱起了眉头:“大帅,据我所知,那张修乃是巴蜀巫教的大巫师啊,汉中的五斗米教不是一直和巴蜀的巫教势如水火么?怎么张修这巫教的大巫师却成了汉中五斗米教的掌教?”

    “什么?竟有此事?”张曼成闻言顿时傻眼了,张曼成是北方人,之前又一直跟着张角身边,哪里知道这南方巴蜀之地的详细情报。他只知道张角是在数年前突然和汉中的五斗米教建立起联系的,他只知道现如今汉中五斗米教的掌教乃是张修,至于这张修是不是张道陵的子嗣,在成为五斗米教掌教前的身份又是什么,张曼成就真的是不清楚了。

    韩忠耸了耸肩:“在起事之前就曾有汉中来南阳的商贾带来消息,天师道自二代掌教张衡病故后,似乎就因为其子尚且年幼,故而大权旁落被外人夺了教内大权,只是我一直没想到得手的居然是巴蜀巫教的张修。”

    “算了,不管这张修究竟是什么人,只要他肯与我太平道合作就行。原计划不变,只要攻破官军防线我们就去上庸。”张曼成揉着发胀的眉心,不打算再去讨论关于张修的问题。毕竟在当下之时,太平道除了张修外已经再无任何盟友,举世皆敌的情况下,张修的存在就更显得重要了。

    ……分割线……..

    东内门,朱儁领着数万大军杀至之时,看到的却是东内门外的一片火海,以及孙坚部仅存的千余残兵败卒。

    朱儁铁青着脸,冲孙坚怒吼道:“孙坚!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那东内门处一片火海,本将与你的五千精锐也只剩下这点人了?”

    孙坚低着头瘫坐在地上,什么话也没说。

    倒是一旁的程普担心朱儁责罚自家主公,起身解释道:“朱将军暂且息怒,之所以成了现在这样子,全是因为韩忠那狗贼不仅诈降,还准备了大量火油和礌石滚木。待我军入城过半人马后,那狗贼使人砸下礌石滚木先堵死了城门洞,又丢下无数火油在城外燃起一片火海。我等这次原本是为抢门而来,不仅未带上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甚至都没有配备任何弓弩手。再加上外面有那火墙阻隔,根本没法靠近东门城墙,故而我们也只能在这等候将军的大军到来在做打算了。”

    “咳,孙文台部折损严重,就且先撤回大营休整去吧。接下来只要等火势稍熄一些,本将就组织人手连夜攻城。这韩忠既然一心效忠黄巾贼众,待本将攻入城池之时,定要将他与城内所有黄巾贼子一齐斩杀,以此来祭奠此战阵亡将士的英灵!”

    听到事情的始末原委,朱儁也不好再冲孙坚发脾气了。韩忠的投诚之事本身就有蹊跷,自己原本也没有全信韩忠之言,故而配备给孙坚的五千精锐也都是以防御见长的刀盾兵。可朱儁猜到了韩忠诈降的可能,却没想到韩忠的手段居然这般狠辣,竟以礌石滚木堵死了城门洞,又用大量火油在城外生生造出一片火海之地。

    可以说孙坚之败很大因素是朱儁自己的大意所造成的,若是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接受韩忠的投降,或许也不会因此白白折损数千精锐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