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请斩阉宦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汉灵帝实为汉章帝之玄孙,世袭解渎亭侯,其家素来贫困。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穷怕了,汉灵帝为帝后一直想尽聚天下之财敛为自己的私藏。在这种‘奇特’心理的作祟下,汉灵帝命臣下官员在西园造万金堂,将司农所藏国家财物金钱,移入堂中作为自己的私贮。又勒令各地郡国年年进贡,每次都让接待使者的官责令进贡使者交纳‘导行费’,所得钱皆据为私有,并分存于宦官之手,每人数千万,修万金堂后,移入堂中贮存。不久后,灵帝又于河间郡贱买田地,寺起宇第,搜刮当地钱财唯恐不尽。

    公元年即汉灵帝第四个年号‘中平’之元年。

    太平道掌教张角所掀起的这场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在大汉朝廷的全力围剿下,任凭张角费尽无数心血却依旧未能撑过一年时间。

    然而这次黄巾起义虽是失败了,但东汉朝廷却并没有从这次事件中吸取什么教训。汉灵帝还是宠信张让为首的那群宦官,西园卖官处依然在向全天下各个州郡‘输送’着新一批的贪官污吏。各地灾民和穷苦百姓暂时慑于大汉朝廷的军队之威而不敢轻举妄动,可那名为‘仇恨’的种子却已经在他们的心间落地生根,只等时间的浇灌和合适的时机,必然会将那名为‘复仇’的恶果亲手送到那些贪官污吏的嘴里。

    中平二年()二月,京师洛阳发生火灾,皇城南宫在火灾中被烧毁。宦官中常侍张让、赵忠等劝灵帝加税天下田亩以修宫室、铸铜人。于是灵帝诏令天下,除正常租赋之外,每亩田加税十钱以助皇室修建宫室。又诏发各地州郡进献材木文石运送京师。宦官张让等人自然不是一心一意为汉灵帝刘宏着想,他们之所以在背后促成这些事情,其目的是为了能利用汉灵帝对自己等人的信任,从中借助职务之便利偷偷赚取天量的‘意外之财’。

    而就在汉灵帝和张让、赵忠等一众宦官恶党在想着点子谋取天下百姓之财时,西凉羌胡北宫伯玉正裹挟着边章、韩遂等人一路攻至三辅之地,西京长安城一日数惊,留守官员每日都派三波使者前往洛阳求救。

    “朕何其不幸也,前番才刚刚平息了妖人张角的黄巾乱党,如今又有西凉羌胡蛮人起兵作乱。如今这些羌人胡蛮已经攻至三辅之地,诸位卿家可有退敌之策焉?”汉灵帝以手托额,试图用手部的按压来缓解一下发胀的额头。

    司徒陈耽出班列上奏道:“贼酋北宫伯玉不过一羌胡耳,原先也曾数次起兵作乱,却都被金城太守陈毅轻易镇压。这次贼酋北宫伯玉之所以能一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甚至连金城要地都一举攻下,实则是因为得了西凉名士边章、韩遂的帮助。边章臣虽不识但韩遂却曾来过洛阳处理公务,故而臣曾与之相识。

    光和元年九月,金城前任太守殷华在任上去世.,韩遂因为是殷华的故吏,于是与江英等人一齐追送殷华的遗体到遐邱安葬,并刊石以纪念殷华生平功勋。后来韩遂来洛阳替殷华处理金城太守的交接公务,但却因为未能向张让、赵忠等宦官交纳足够的贿赂,而被张让、赵忠等人处处为难。

    陛下可以试想一下,像韩遂这等重情重义之人,若情非得已怎会沦落到依附于羌蛮军中?据臣所了解,那韩遂之所以依附在贼酋北宫伯玉军中,一来是因为被北宫伯玉大军裹挟,其次是想借北宫伯玉之手来铲除张让、赵忠等一众宦官。陛下若是能趁着北宫伯玉的大军还未攻入三辅之时,斩张让、赵忠等阉党祸害。依臣之见,那韩遂必然会幡然悔悟,就此不再助北宫伯玉一计一策,倒时大军攻至,破贼易也!”

    司徒陈耽话语刚落,后面又有谏议大夫刘淘出列上奏:“张让、赵忠等阉人乱党趁亲近陛下之机,以妖言迷惑陛下之心,竟以区区金钱之利诱使陛下于西园设立卖官处,又以南宫失火之机窜使陛下加天下黎民之田税。

    臣尝诵《诗》,至于鸿雁于野之劳,哀勤堵之事,每喟尔长怀,中篇而叹。近听征夫饥劳之声,甚于斯歌。是以追悟四妇吟鲁之忧,始于此乎?见白驹之意,屏营傍徨,不能监寐。伏念当今地广而不得耕,民众而无所食。

    群小竞进,秉国之位,鹰扬天下,乌抄求饱,吞肌及骨,并释无。诚恐卒有役夫穷匠,起于板筑之间,投斤攘臂,登高远呼,使愁怨之民,响应云合,八方分崩,中夏鱼渍。虽方尺之钱。何能有救!其危犹举函牛之鼎,絓纤枯之末,诗人所以眷袒顾之,潸焉出涕者也。请陛下纳司徒之言,收斩张让、赵忠等一众阉党,废除西园卖官之地,减免天下黎民之田税。如此,则民心定国必安,区区胡虏若想破之易如反掌耳!”

    见有人率先发起对阉党的声讨,在场的文武百官纷纷出列进言,自发加入声讨宦官阉党的队伍之中。

    侍立在汉灵帝身旁的张让、赵忠等宦官,愿本还在神游天外想着怎么再弄出些新的赚钱办法来,结果好好一个商讨破贼之策的朝会,居然在司徒陈耽的带领下成了对自己这些人的审判大会。见底下文武百官群情激动,张让、赵忠连忙跪倒在汉灵帝脚下。

    刘宏看着殿内一众文武百官,心中的愤怒几乎到了忍耐的极限。

    真以为刘宏什么也不懂么?张让、赵忠赵弘这些宦官根本是五肢不全的阉人,他们的一切权利完全都是自己这个皇帝赐予的。天底下其余任何人掌握重权都可能生出异心,但唯独这些五肢不全的阉人除外,因为就算他们的权柄再大,那些文武百官世家大族们,都不能接受一个阉人成为至高无上的天子。

    与之相反的是,不管底下那些文武百官表现如何忠心耿耿,可一旦让他们得到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踢开自己这个皇帝,登上他们垂涎已久的至高王座。这完全不是刘宏太过多疑,当年王莽未篡之时表现的远比这些人表现的更好,那时王莽谦恭俭让礼贤下士,可结果这位孝元皇后王政君之侄汉室之外戚,却在汉朝最虚弱的时候进行谋朝篡位。若非那时正好有光武帝刘秀这样的雄才伟略之主,大汉数百留存之江山社稷必然会落入王莽的手中。

    ‘张让等人就是朕最得力的下属,斩杀张让等人犹如斩断朕之手足,绝不能让这些文武百官的阴谋得逞!’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