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刘陶献策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简直荒谬至极!”刘宏突然一声怒喝,顿时把殿内一群文武百官全都镇住了。

    “妖人张角行黄巾****时你们便说这一切都是张让他们的罪责,如今羌胡北宫伯玉举族叛乱,你们居然还说是张让他们的罪责!他们这些宦官成天跟在朕的身旁,何时去见过那妖人张角和羌胡北宫伯玉?这些叛贼根本就是在窥视朕的江山社稷,就算朕真的如你们所言斩了张让、赵忠这些宦官,难道他们就真的愿意解散军士束手就擒?

    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像这些叛贼,只能派遣大军将他们一一诛灭,而不是用几名宦官的人头去他们示弱求和!诸位卿家皆食汉家俸禄多年,此时不想着如何为朕分忧解愁,而是借助外敌入寇之际,要挟朕去斩杀身边的宦官,你们这是何等居心?”刘宏毕竟是当了数十年皇帝,虽平日里昏庸了一些,可一旦发起雷霆之怒来,还是让殿内一众文武百官吓的胆战心惊。

    司徒陈耽和谏议大夫刘陶见皇帝龙颜大怒,虽可惜自己这次未能扳倒张让、赵忠等一众阉党,却还是率先跪倒在地,向皇帝刘宏请罪。

    若按刘宏的脾气,他恨不得当场就将陈耽和刘陶全都关入大牢处以极刑,可这两人一个是位列三公的当朝司徒,一个是汉室宗亲又掌管谏奏大权的谏议大夫。就算是刘宏这个皇帝想要处置他们,那也得有拿得出手的罪名。

    知道自己暂时奈何不得陈耽和刘陶,刘宏也就强忍心中的厌恶,挥手让一众跪倒在地文武百官无罪平身:“贼酋北宫伯玉多次举族叛乱,朕这次绝不能再轻饶这群反复无偿的卑鄙小人!大将军,你可有破敌良策?”

    何进刚站起身来就被皇帝妹夫点到名字,愣了数息才反应过来:“回禀陛下,依臣之见北宫伯玉之所以能一路从西凉杀至三辅,那是因为朝廷为了尽快平定张角的黄巾乱党,从西凉抽调了不少精锐骑兵发往中原助战。而如今张角的黄巾乱党已几乎全部剿除,陛下正可以将董卓部调回北地镇压北宫伯玉,为求速胜臣还建议调遣车骑将军皇甫嵩一并率军北上。凭此等常胜之军善战之将,对上北宫伯玉那些叛党必可一战而定!”

    “调车骑将军皇甫嵩北上?那时就晚了!陛下,臣闻事之急者不能安言,心之痛者不能缓声。窃见天下前遇张角之乱,后遭边章之寇,每闻羽告急之声,心灼内忍四体惊竦。今西羌逆类私署将帅,皆多晓习战,陈识知山川,变诈万端。臣之前担心他们会轻骑出河东、冯翊,抄西京守军之后的函谷重地,据厄高望。今贼军之前锋果已攻至河东附近,下一步恐贼军遂转军豕突上京。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则南道断绝,车骑将军皇甫嵩就算再能征善战也难敌贼军之地利。若是皇甫车骑之大将日久难平西凉贼寇,则关东破胆,四方动摇,威之不来,叫之不应,虽有田单、陈平之策,亦无所用也。

    当下关内三郡之民皆以奔亡,南出武关,北徙壶谷,冰解风散,唯恐在后。今共存者尚十之三四,军吏士民悲愁相守,民有百走退死之心,而无一向前争斗求生之计。西寇浸前,去营咫尺,胡骑分布,已至诸陵,正是时不我待。今有将军张温,天性精勇,而主者旦夕迫促,军无后殿,假令失利,其败不救。臣自知前番言数见厌陛下,而言不自裁者,以为国安则臣蒙其庆,国危则臣亦先亡也。谨复陈叙当今要急入事,乞陛下须臾之间,深垂纳省!”

    谏议大夫刘陶虽是汉室宗亲却有不俗的军事才能,他听闻大将军何进要舍近求远从冀州调集车骑将军皇甫嵩的大军来北地平叛,当即指出贼酋北宫伯玉在其军师边章、韩遂的指点下,已经绕过三辅坚城开始抢占函谷关,若是让贼军一路攻下河东并以轻骑骚扰上京洛阳,则贼军可仿若当年前秦之故,凭借河东和函谷关之地利,来抵抗车骑将军皇甫嵩远道而来的平叛大军。

    而车骑将军皇甫嵩此刻是集结诸多名望于一身的汉之名将,如果朝廷调集了皇甫嵩的大军,却不能以最快速度平定西羌蛮军,则天下必定会认为大汉朝廷以是极为衰弱,这反而会助涨了那些心怀不轨的逆贼叛党,若是他们趁皇甫嵩的大军正与西羌战的难解难分之际,于各地再起叛乱,则朝廷的威望必然会遭受毁灭性打击。

    为了避免这一情况,刘陶向皇帝刘宏推荐了张温将军,并劝皇帝莫要因为之前请诛阉党的事情嫉恨自己,而就此否决了自己的建议。

    刘陶一心为国,但皇帝刘宏的心眼却没刘陶所想的那么大。要知道刘宏原先也只是个普通的汉室宗亲,结果因为外戚窦氏的看重,竟奇迹般的登上至高无上的宝座,成为大汉帝国的天子皇帝!而正是因为刘宏这皇位来的太过奇妙,他才会在心里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不安。特别是看到同为汉室宗亲又表现出不俗才能的刘陶,他总是担心这家伙会不会一步步积累着名望,并在某一天连结文武百官把自己的皇帝宝座就此抢了去。

    本就存着对刘陶的提防之心,又在之前被刘陶与陈耽领着文武百官请诛张让、赵忠等宦官阉党,以刘宏斤斤计较的性子,哪里会那名轻松就答应了刘陶的奏请:“谏议大夫虽言之有理,但车骑将军皇甫嵩毕竟是击败了妖人张角的数十万黄巾贼军,此等常胜之师正可作为江山社稷之依靠。而将军张温虽亦有不俗才能,但终究久疏战阵,值此关乎到国之安危的重要时刻,朕实在不能把这等重任托付给张温将军。故而,朕还是决定采纳大将军的建议。”

    刘陶闻言心有不甘,还试图再次上奏皇帝:“陛下,这……”

    “传朕旨意,令车骑将军、槐里侯皇甫嵩,立刻调集精锐大军北上平叛!”皇帝刘宏根本没给刘陶继续劝说的机会,直接下旨传令并在圣旨上盖下那珠光宝色的传国玉玺。正所谓君无戏言,虽然在下旨前大臣们可以对事情进行诸多建议,但只要皇帝盖下宝玺后,刘陶就知道自己已无法再让皇帝改变主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