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黄忠请辞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庸在被吴懿‘攻下’后,南方战事已经基本结束。吴懿麾下原隶属于皇甫嵩的八千余军士,在接到皇甫嵩的调令后径直赶往陈留等候与皇甫嵩的大军汇合。而吴懿麾下的两千余义军,按照朝廷最新颁布的政令,所有义军都将不再由官府提供粮草,一切的用度将全部由自己想办法,而且义军数量必须减少至一千人以下,否则就会定罪。

    至于吴懿本身,朝廷只是正式赐下了抚军校尉的任命文,并将吴懿的军职转挂到洛阳城的近卫城防军里,按照关系那是隶属于大将军何进的部众。

    吴懿对此很是纳闷,虽说当下的洛阳是全世界最繁盛的城市之一,但吴懿知道此时的洛阳正犹如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口,无论是宦官与清流官员之间的死斗,还是大将军、何皇后与皇帝刘宏之间关于储君的册立问题,都会将洛阳变成最可怕的战场,只不过这个战场使用的不是明晃晃的刀枪,而是各种见不得光的阴暗手段。对于洛阳这种复杂混乱的政.治局势,吴懿实在没兴趣去参合进去,偏偏因为叔父吴匡的缘故,自己只要一去洛阳就铁定会被算进大将军何进的势力中。

    “这可真是让人头疼啊~”

    吴懿捏了捏左右两边发胀的太阳穴,英俊的脸庞上闪过一抹疲惫。

    “主公,门外黄忠又来求见。”典韦神色有些古怪,似乎他并不太想在这个时候见到黄忠。

    吴懿轻叹一口气:“让汉升进来吧,他这么急着要来见我,肯定是拿定了主意。”

    “喏。”虽然一脸不情愿,典韦却还是按照吴懿意思,将府门外的黄忠引进大堂。

    黄忠今日并未穿他那身战甲,而是穿着一身布衫来见吴懿。在跟随典韦来的路上,黄忠脸色通红很是尴尬,见到吴懿后更是犹豫了一会才在吴懿目光下拜倒在地:“黄某回去想了一夜,还是决定留在荆州。”

    吴懿叹了口气却并未有太过惊讶:“是因为令郎吗?”

    黄忠点了点头:“犬子生来体弱,全靠长沙太守张机张仲景大人的救治,才得以存活至今日。可惜张大人一来被长沙郡公务缠身,二来又因为犬子病情太重,实在难以药到病除。为了让犬子能常常受张大人救护,黄某早已将家业从南阳牵置到长沙。故而这次吴校尉您想征辟黄某一同去洛阳,黄某虽是心有所想却实难相从。念及当日吴校尉的恩情,黄某心中愧疚难安,特来向吴校尉请辞。”

    “没什么好愧疚的,汉升膝下只有令郎这一子来传承血脉,偏偏令郎又体弱多病,汉升的难处我亦是能明白的。起来吧,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而难为你。只希望日后若还有机会相遇,汉升可莫要忘了这些日子相处的情谊。”吴懿亲自将黄忠搀扶起来,虽然黄忠因为顾念独子而不肯离开荆州,但这些日子黄忠在与典韦切磋后也常常指点吴懿的武艺,特别是黄忠那百步穿杨的神奇箭术,也对吴懿倾囊相授毫不藏拙。光凭这一点,在吴懿看来黄忠早就不欠自己什么了。

    送走了黄忠,吴懿看到一旁情绪低落的典韦,不由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典大哥何须这般模样,日后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和汉升再相遇呢。”

    “虽说如此,但黄汉升走后,主公帐下再无人能与典韦全力一战而不落下风,每每思及此处典韦心中都颇为难过。”

    都说不打不相识,像典韦这样的粗人你和他谈古论今根本很难让他接受你,但你若能与他大战一场而不落下风,那他立刻就会从心底认同你。而如果这个能与其一战的对手再和他一般效力在吴懿麾下,那典韦就会把他当成最要好的铁兄弟。正是黄忠武艺超群又在吴懿麾下效力过一段时间,在其离去时典韦这员猛汉才会露出罕见的伤感情绪。

    吴懿一听典韦这话顿时被气笑了:“就算我帐下暂时没有能与你一战的对手,你也应该继续勤练武艺。天下英豪何其之多,你还怕以后遇不到好对手么?放心吧,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再去招揽几个武艺高强的下属,到时候你就不会闲的无聊了。”

    典韦憨憨一笑,虽然那笑容配上他丑恶的模样能吓哭无数小盆友,却还是能证明他在吴懿的开导下心情好了一些。

    …….

    洛阳皇宫一处隐秘的密室内,张让、赵忠等一众宦官都聚集在此。

    作为被皇帝刘宏称作‘阿父阿母’的张让、赵忠,在洛阳宦官势力中是当之无愧的最高权力者。但眼下张让、赵忠这两个当朝大宦官,不仅心情极差且面色也极为难看。究其原因,当然是因为这段时间朝廷百官,经常突然喊起‘诛宦官清君侧’可怕的口号。

    去年四月,那时的黄巾乱党还在肆虐大汉各州郡。郎中张钧突然向皇帝上,认为张角之所以能聚众数十万人起义,根源皆在于宦官。宦官父兄子弟、姻亲宾客任州郡地方官者,侵害百姓,胡作非为,百姓之冤无处可诉,才铤而走险。应该斩十常侍之首,悬于京师南门之处,起义军会自行散去。

    当时的刘宏被黄巾乱党扰的心烦意乱,得到张钧的上奏后就把这奏章拿给张让、赵忠等人观看,若非当时张让等人使了一个以退为进的招数,说不定刘宏就真的按照张钧的奏章把他们几个宦官斩首示众了。

    事后为了安抚张让、赵忠等人‘受伤’的心灵,刘宏不仅赐下不少金银珠宝作为赏赐,还把提出那个奏章的张钧给杀了。在其后大半年张让等人的日夜期盼下,皇甫嵩终究是不负众望的剿灭了张角的黄巾乱党。

    原以为黄巾乱党被平定后自己等人又可以过上之前的‘好日子’,可好景不长,西凉羌胡首领北宫伯玉又跳出来造反了,而且这些贼人还一路从凉州杀至三辅,眼看就快要打到河东之地了。那些年年拿着朝廷俸禄的文武百官不去想着怎么破敌,竟又在司徒陈耽、谏议大夫刘陶的带领下,又提出‘诛杀宦官以平民怒’的口号。虽说皇帝刘宏这次依然没有采纳,但着实把毫无心理准备的张让等人吓了个半死。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咱们可不能每次都指望圣上的庇护!”赵忠率先开口,那一次朝堂之上文武百官一齐声讨宦官阉党的气势,差点没把赵忠吓尿在身上。

    中常侍封谞也赵忠的话颇为赞同:“陛下前阵子突然昏倒在酒池那边,御医诊断说是陛下酒色过度已经伤及根本,若不能节制恐怕……”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