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陈寔病重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行军至阳翟,吴懿将军马驻扎在城外,并将军权暂交于徐庶手上,自己则带着典韦、许褚及师兄程昱,领着十来个亲卫军士,抬着几箱礼物前往颍川院拜访恩师陈寔。

    或许是因为之前波才军横行颍川的缘故,院虽未遭受战火袭扰,但内里的学子也早已离去大半躲避战火,整个颍川院显得有些萧瑟冷清。

    将礼物抬至后山庄园内,吴懿正奇怪怎么未见恩师陈寔身影,却见一中年男子面色憔悴的从庄园内走出,却是陈寔之子陈纪陈元方。

    陈纪乃吴懿恩师陈寔的长子,与吴懿年纪差很大,往日里吴懿也只是偶尔在陈寔办的家宴中见过他,两人私底下其实并未有什么往来,倒是其子陈群与吴懿年岁差距不大,但吴懿虽有过几次想要与陈群深交,却因吴懿乃陈寔弟子,辈分上要高陈群一辈。陈群在颍川可谓天之骄子,哪里肯在辈分上吃吴懿的亏。自从得知祖父陈寔收了吴懿做关门弟子后,原本就与吴懿没什么交情的陈群,更是刻意远离吴懿,有时甚至远远看到吴懿的面便绕道而去。

    倒是程昱很早便拜入陈寔门下,因与陈纪年岁差距不大故而有一定交往,见陈纪出来相迎便主动上前施礼:“元方兄好久未见啊,怎的面色如此难看,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吴懿跟在程昱后面向陈纪施了一礼,陈纪分别向程昱与吴懿还礼后,这才长叹一声:“自太平道妖人抹额黄巾作乱而起以来,家父一直茶不思饭不想。前些日子朝廷大军剿灭各路黄巾乱贼后家父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气,结果没过多久就传来北胡羌蛮之贼酋北宫伯玉又裹挟边章、韩遂等叛贼作乱凉州,待听闻贼军已攻至关内三辅之地时,家父终于因过度劳神而病倒在榻上。”

    “什么!恩师他病倒了?”吴懿与程昱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虽然求学之日有先后,但恩师陈寔的授业之恩却都存于吴懿与程昱的内心,听闻陈寔病倒了这两位师兄弟立刻紧张起来。

    陈纪抹了抹眼角的泪渍:“医师已经来看过了,都说家父年岁颇大却无节制的耗损心力,已非药石所能救治。我虽换了许多颍川有名的医师,但这些人都对家父之病束手无策。家父如今全靠这些医师开的猛药续命,但医师们都说了,这些猛药药性过强,短时间内少量使用还能有益,但若是长久服用,恐其害反而会危及性命。”

    原先历史上陈寔就是再黄巾之乱后病死的,原先吴懿以为有自己插手,肯定能将张角掀起的这次黄巾之乱的危害压制到最小,但没想到陈寔撑过了黄巾之乱的惊骇,却还是被北胡羌蛮攻入三辅的事情气病了。

    “师兄,不知现在我们能去见一见恩师么?”之前到长社皇甫嵩麾下效力时虽离阳翟很近,但那时波才数十万大军压境,为了能击破波才的贼军,吴懿只能全身心放在长社那边。后来击破波才的贼军后,皇甫嵩又立刻将吴懿借调到南阳朱儁麾下听命,军情紧急吴懿根本来不及到阳翟看望恩师陈寔。从当年离开颍川院的那日算起来,吴懿已经有接近两年时间没看到恩师陈寔了。听闻恩师陈寔病入膏肓,吴懿自然不肯连陈寔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陈纪扫了一眼吴懿,将有些疑惑的目光投向程昱:“仲德,这位也是家父的弟子么?”

    程昱有些惊讶的回问道:“元方兄难道不知道恩师收了个关门弟子么?这位就是恩师的关门弟子吴懿吴子远啊。”

    “你是那个吴懿?几年没见居然没认出你来,倒是我眼拙了。”陈纪有些惊讶的再次打量起吴懿,数年前他曾见过一次吴懿,那时的吴懿在他眼里还是个懵懂稚童,没想到如今的吴懿不仅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还做了朝廷的武将,看起甲胄服饰至少也是校尉一级。只是数年不见便有如此巨大的变化,也不怪陈纪没把吴懿认出来。

    “小弟想要见一见恩师,还请师兄准许。”吴懿当然不会在意陈纪没能把自己认出来,毕竟当年自己在陈寔门下求学时,很少和陈纪有什么交集。吴懿现在最在意的当然还是恩师陈寔,其他的和这比起来都已经不重要了。

    “这,唔,家父现在重病缠身本来是不可见客的。但既然是仲德和子远来看望家父,我自然也不好阻拦,随我来吧。”吴懿与程昱都是陈寔的亲传弟子,在这个师尊宛如父的年代,陈纪虽是陈寔长子却也不好挡下吴懿与程昱对陈寔的探视。

    得到陈纪的允许,吴懿将典韦、许褚以及一众亲卫军士留在庄外等候,自己和程昱则跟在陈纪身后,从许多唉声叹气的陈氏族人身边穿过,来到一间药味扑鼻的寝居室。

    看到往日那个睿智风趣的老人,虚弱的躺在床榻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吴懿与程昱都感到心中一堵,不约而同的拜倒在地,先向榻上的陈寔拜倒施礼。

    似乎感觉到了有人进屋,床榻上的陈寔缓缓睁开了双眼,待看到床榻旁拜倒的吴懿与程昱后,无力的招了招手示意不远处的陈纪将他扶起来。

    陈纪赶忙上前将陈寔扶起半个身子,因实在没什么力气,陈寔便斜靠在床榻上对程昱和吴懿说笑道:“是子远和仲德吗?咳咳,你们怎么一齐跑回来啦?”

    “之前在皇甫嵩将军麾下助其平定波才之乱时,我与程昱师兄相遇。后来程昱师兄又随我一起南下,相助朱儁将军一臂之力。如今南阳张曼成部已经被剿除,我们这是从南阳返回时顺道来看望一下师尊。还请师尊保重身体,切莫再去操劳外事耗费心力,徒儿立刻差遣人去长沙请医家高手张机张仲景来为师尊看病。”吴懿的声音有些哽咽,因为在这一世吴懿从小就拜入陈寔门下,与陈寔相处的时间甚至要多过陈留的父母双亲。陈寔喜爱吴懿的聪慧,吴懿尊敬陈寔的睿智,二人即是师徒又可谓是至亲,感情绝对不差于陈纪与陈寔的父子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