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灵前遭斥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病痛与忧愁的双重折磨下,颍川院的一代大儒陈寔,最终还是在家人和一众亲传弟子的环绕下撒手人寰了。作为陈寔的嫡长子,陈纪强忍着悲痛为父亲陈寔操办起身后丧事。

    听闻陈寔去世的消息,颍川附近许多学子都自发回到院来参加陈寔的丧礼。吴懿在祭拜恩师陈寔的同时,也打算借助这个机会试着多结识一点院学子。

    “这位大人,我家钟公子这几日心情不佳不打算见客,还请您早回吧。”

    “不好意思,我家荀公子刚刚已经歇息了,请您改天再来吧。”

    “真是不巧,我家韩公子得朋友邀请,已经出门赴约去了。”

    吴懿接连遭了好几个闭门羹,灰头土脸的返回住所,心情极为郁闷。

    正巧这时程昱也刚回来,吴懿看到程昱把手上带出门的礼物送出去了,又生起一丝希望:“师兄可曾见到您那几位旧友了?”

    程昱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倒是见到了荀彧、荀攸叔侄和奉孝,但荀彧、荀攸两叔侄都说他们家里长辈已经把他们安排到洛阳,我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投在中尉袁逢大人门下。至于奉孝那家伙说是要去北方游历几年,就算是我亲自开口让他过来帮忙,也还是没能让他回心转意。”

    “哎,这倒也没出乎我的预料,毕竟荀氏一族素来与袁氏一族交好,荀彧、荀攸叔侄两是荀氏一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被安排到洛阳袁逢门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不过袁逢现在正大力扶持庶子袁绍,荀彧和荀攸两人中应该会有一人被安排到袁绍身边。至于奉孝,或许待他游历归来,我们还有机会将他请来吧。”

    原本吴懿对于招揽荀彧叔侄和郭嘉就没抱多大希望,毕竟自家现在也不过才是个杂牌校尉,即非颍川当地望族又没有显赫家世或势力,对于那些人实在没多大吸引力。

    程昱微微摇了摇头,他的性格比较沉闷,交情比较好的只有荀彧叔侄两。能认识郭嘉全因为荀彧的介绍,这次开口被郭嘉用游历的理由拒绝,下一次就算再开口也未必会有好结果。只是看着吴懿情绪有些低落,程昱也不好在这时候再去打击他。

    师兄弟聊了一会,便起身去灵堂祭拜恩师陈寔,行至灵堂外面却看到灵堂外围了不少人,似乎灵堂内还隐约传来训斥声。

    “好像出事了,有个人正在训斥元方兄。”程昱个子高看得远,透过那些围观的陈氏子弟,看得比吴懿更清楚一些。

    “什么人敢在恩师灵堂内训斥元方师兄?走,进去看看。”这里毕竟是恩师陈寔的灵堂,吴懿可不希望有人在这里闹事。

    吴懿与程昱分开人群来到灵堂内,大致询问一下才知道事情原委。原来,自陈寔去世后,陈纪每日跪在灵堂内为父亲守灵,连日哀痛哭泣形销骨立。陈纪的母亲怜惜儿子,就悄悄地从屋里拿来被子披在陈纪身上,陈母此举本是怜惜儿子的举措,却没注意那被子上却织有锦纹,恰巧被前来吊唁陈寔的郭林宗看到了。

    郭林宗就对陈元方呵斥道:“元方,你是当世俊杰,天下四面八方的人都以你为楷模,可你为什么在父丧期间,披着锦被呢?孔子曰‘衣夫锦也,食夫稻也,于汝安乎?’吾绝不赞成这样!”

    程昱是知道陈纪过往为人又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看到郭林宗一脸义正言辞的训斥陈纪,程昱当即就想站出去帮陈纪说话。但身后的吴懿却一把拉住程昱:“师兄切莫冲动,这件事虽有误会,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把元方兄的母亲牵扯进来,否则事情就会更加复杂。且忍了这一时,日后再去帮元方兄挽回声誉。”

    郭林宗不仅是陈寔的故友,而且还是天下名士,陈纪被郭林宗当着众人这么一番训斥,气的面色通红却又半点辩解之语都说不出来。大汉最崇尚的即是孝道,虽然锦被是母亲出于怜惜披给自己的,但自己在父亲的灵堂内身披锦被却是不争的事实,总不能这个时候反而把责任再推到母亲头上吧?如果陈纪真的这么做了,不管陈母是否承认,陈纪的‘不孝’之名就会真正坐实。

    程昱见陈纪这个当事人都不敢出言辩解,也就只能坐视郭林宗这家伙拿陈纪狠狠‘刷了一波声望’后拂袖离去。

    “父亲大人。”郭林宗走后,陈群上前扶起被气得不轻的陈纪。

    吴懿与程昱这时也围了上去,一番劝慰后程昱将那惹祸的锦被狠狠丢到一旁:“今日之事必然会大大折损元方兄的声望,不知元方兄准备怎么做?”

    陈纪叹了口气:“吾自能问心无愧便好,世人若是因此有何非议,吾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陈纪要把母亲的过失由自己抗下了,陈纪的嫡子陈群欲言又止,一旁的吴懿与程昱则对陈纪的孝道从心底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事情的确很严重,陈纪身为嫡长子却在父亲灵堂内裹锦被守灵,这件事在郭林宗肆意宣扬下闹的沸沸扬扬,自那之后百余日内都再无外客来陈寔灵前祭拜,直到后来有人将这件事的真实情况传播出去,陈纪背负的‘不孝’之名才被翻转,世人又再次认可了陈纪的德行。

    将这件事真实原委传播出去的那个人自然是吴懿,原本吴懿是打算在事情发生的次日就差遣人为陈纪洗刷清白,但陈纪却因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母亲,而委托众人在三月之内切莫将事情真相泄露出去。为了成全陈纪的孝道,吴懿自然也是等到了百日之后才付之行动。

    倒是这段时间内,吴懿、程昱与陈纪之子陈群有了频繁接触,陈群感激吴懿、程昱二人对自己父亲的支持,也放下陈氏嫡脉的高傲架子,真心交下吴懿与程昱这两个朋友。当然啦,虽然吴懿与程昱按辈分来说是陈群的‘长辈’,但无论是程昱还是吴懿,都很‘贴心’的把陈群当做自己同辈人,否则以陈群的傲气,让他对吴懿、程昱二人持晚辈礼,只怕…..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