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叔侄相见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懿有些好笑的看着身后两位猛将兄:“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国都洛阳城啊,就算再怎么手痒也得等大将军给我们安排了住所后再考虑切磋武艺。”

    “喏。”

    安抚下典韦和许褚,吴懿领着众人来到大将军府,将拜帖转交给府门前的那么侍卫长。

    “懿儿。”还没等片刻功夫,大将军府内就快步走出一名中年男子,吴懿定睛一看,来人可不就是自己的叔父吴匡吗。

    “叔父!”虽然吴懿只是偶尔在年关时节见过吴匡,但吴匡素来很喜爱吴懿,在闲暇时还传授过吴懿一些家传武艺,故而叔侄两人关系倒是很不错。

    “懿儿你的事情我已经听你父亲说过了,哈哈,居然学班定远投笔从戎?真是好小子!”吴匡大手重重拍了拍吴懿的肩膀,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小侄之所以会毅然起兵杀贼,全赖叔父一直以来对小侄的言传身教。如今小侄初入洛阳,今后还望叔父继续多加教导。”吴匡少年时便加入军伍,又在洛阳生活了数十年时间,吴懿不仅希望能从吴匡身上学到些统兵经验,还指望能搭上吴匡在洛阳的关系网。

    吴匡见自己侄儿谦虚有礼,不由更加高兴。又勉励了几句后便将吴懿等人引入大将军府。

    “参见大将军。”在吴匡的引荐下,吴懿几人很快便得到了大将军何进的接见。

    “尔等既然是吴孟高引荐的,那便是自己人了。无需多礼,快起来吧。”何进原先不过一屠户,虽靠妹妹何皇后做了当朝大将军,但最不在意的便是那些繁文缛节。此时正巧临近晚宴时间,何进便让人置办了酒菜,设宴款待吴懿一行人。

    “谢大将军。”吴懿几人再施一礼后才在侍者的带领下列席入座。

    宴席中,吴懿为何进介绍了一下身旁众人,而除了同为陈寔门生的程昱得到何进微微颔首外,其余三人在何进眼里不过是吴懿招揽的军中勇将罢了,却并未得何进的重视。所幸典韦、许褚都是两个粗人,此时正一心把注意力放在眼前案几上的美酒佳肴上。而徐庶则早就认了吴懿做主公,倒也不在乎何进是否看重自己。

    宴后,何进知晓吴懿刚来洛阳还没有居所,便豪气万分的将春明街的一处宅院赠与吴懿。按照何进的话说,吴匡是最早投效他何进的将领,乃是可以托付生死的绝对心腹。吴懿既然是吴匡子侄那就是他何进的晚辈。区区一座府宅何足道哉?只要吴懿忠勇效力,日后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也。

    .......

    长安,是历史上第一座被称为“京”的都城,也是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周文王时就定都于此,筑设丰京,武王即位后再建镐京。汉高祖五年置长安县,在渭河南岸、阿房宫北侧、秦兴乐宫的基础上兴建长乐宫,高祖七年营建未央宫,同年国都由栎阳迁移至此,因地处长安乡,故名长安城,取意“长治久安”。

    但此时的长安城外,十数万西凉叛军以连营之势,将长安城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西凉叛贼中大半人马皆是西羌胡人,剩下的军马中一部分是由羯、氐、匈奴等北地杂胡所组成,另一部分则是金城、武威、西平等数郡汉军。

    这些汉军在城市被攻陷后,原本是要被北宫伯玉下令斩杀或奴役的,但是这个想法却遭到边章、韩遂这两个汉人名士的竭力反对。

    北宫伯玉虽是羌人却最是敬重边章、韩遂这样的汉人名士,见这两人坚决反对便把那些汉人军士裹挟而行,凡遇战事则使其为军中前驱。这些汉军士卒被裹挟于叛军之中,原本还有些抗拒,但慑于叛军一路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绩,也只能暂且把心中不满深藏起来。

    西凉叛军连攻西京长安一月有余却毫无成效,身为北宫伯玉‘请’来的名士,边章这几日心情极为复杂。他即不忍看到北宫伯玉攻陷长安后对大汉西京的烧杀掠夺,也有些担心万一朝廷大军到来后将北宫伯玉的大军击破。

    毕竟自家虽是被北宫伯玉裹挟,但朝廷已经自己列为叛贼逆党,若是北宫伯玉的叛军能与朝廷大军僵持住,日后或许还有被招安的可能。可如果朝廷大军轻易击破北宫伯玉的叛军,自己身为朝廷通缉的叛贼逆党,只怕整个大汉都再无自己容身之处。

    边章正忧愁之时,却听到隔壁营帐内传来阵阵哭嚎之声。边章有些好奇的走去查看,却发现那哭嚎之人居然是同样被裹挟进叛军的西凉名士韩遂。更让边章惊讶的是,韩遂不仅捶胸顿足的痛哭流涕,还穿上了一身素白的孝服!据边章所知,韩遂父母双亲早已亡故,何以在此时披麻戴孝为人哭灵?

    边章将痛哭流涕的韩遂扶到席位上歇息顺便询问道:“韩兄在为何人哭灵焉?”

    韩遂擦了擦脸上泪水:“我这是在为故友陈汉公和刘子奇祭奠,不想却惊扰到边兄。”

    “陈汉公?刘子奇?莫不是当朝司徒陈耽和谏议大夫刘陶这两位大人?”边章虽一直生活在西凉,但陈耽和刘陶的名号还是听说过的。

    “边兄怕是许久没得到洛阳的消息了,据我最新得到的情报,张让、赵忠等奸佞小人诬陷陈耽和刘陶大人与西凉叛军勾结,两位大人都已在狱中遇害身亡。而现如今的司徒及谏议大夫之位,则是由崔烈和夏牟两人花钱买来的。”韩遂提起崔烈及夏牟之名时露出一丝不屑,显然对于这两个靠钱财上位的家伙没有半点好感。

    “只是被诬陷与西凉叛军有勾结,皇帝便将司徒陈耽和谏议大夫刘陶下狱了?那我与韩兄被裹挟在这叛军大营之中数月时间,若是日后被朝廷俘获岂不是必死无疑?”边章听闻陈耽和刘陶这两名位高权重的当朝大臣都因牵扯到西凉叛军而被皇帝处死,对于自己之前还幻想的招安之意则彻底失望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