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张温挂帅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子远?子远!”被朝廷拜做议郎的曹操,刚下了早朝就匆匆忙忙的跑来吴懿的府宅前叫门。

    吴懿穿着一身劲装打开府门:“我说孟德兄啊,今天好歹也是我休沐日啊,大清早就来扰人清闲,可是很不地道的哟。”

    曹操穿着一身朝服就走入府门抓住吴懿的臂膀:“这可都什么时候了,子远还躲在这里偷闲?”

    吴懿将曹操迎入府内安坐:“莫不是关中那边传来什么消息了?”

    曹操叹了口气:“一切都如子远所预料的那般,皇甫嵩将军连战不利,如今已经被圣上收回左车骑将军之位和并削夺封户六千。”

    “这么快?看来朝内是有人在暗地里进了谗言啊。”吴懿摩挲着自己颌下刚刚冒出的稚嫩胡须,用肯定的语气嘀咕道。

    “不管到底是谁进的谗言,皇甫嵩将军连战不利却真的惹了圣上心中不快,故而现在谁也难以帮皇甫嵩将军求情。”曹操其实大致也能猜出是张让、赵忠那些家伙在背地里进了谗言,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什么也于事无补。而且张让、赵忠等阉党为祸已久,在失去皇帝刘宏的宠信前,几乎很难除掉这些阉货。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朝廷既然将皇甫嵩将军召回洛阳责罚,那又任命了谁去接手关中战局?”

    “陛下在殿上拜张温为车骑将军、假节,执金吾袁滂为副将。因为之前皇甫嵩将军提及羌胡贼酋的北宫伯玉擅用骑兵,陛下还封了西凉悍将董卓为破虏将军,与荡寇将军周慎一同作为部将效力在张温麾下。”

    统帅三军对抗羌胡叛军的车骑将军之位,让素有卫霍之志的曹操早就对其垂涎三尺了。可曹操虽然在黄巾之乱内也建立了一些功勋,但一心整顿贪官污吏的曹操却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许多小人,再加上曹操名义上还是宦官曹腾之孙,这等身份又让许多憎恨阉党宦官的士林儒生对其本能的厌恶。这么多不利因素再加上曹操自己本身的资历浅薄,最终这车骑将军之位就落到了当年曾被曹腾提拔过的张温头上。

    “张伯慎智勇双全,更重要他是阉党推举出来的将领,只要他不在明面上加入士林儒生的队伍,至少在暗地里不会有人再向陛下进谗言拖张伯慎的后腿。再加上这次陛下特地调遣了董卓的西凉骑兵以及周慎的河东军入其麾下效力,这次再对上北宫伯玉的西凉叛军,应该胜算颇大。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其实就算不换将,只要朝廷能再给皇甫嵩一段时间,利用三辅之地的坚固城池和充足兵粮做依靠,光是再拖上一年半载的,叛军也会不战自溃。毕竟是十数万军马的人吃马嚼,每天所需的粮草就能堆成一座小山了。叛军占据的地盘是凉州诸郡,那些地方养马倒还可以,但要说长期提供十数万军士的吃穿用度,那就绝对不可能了。

    略作思量后曹操试探着问道:“子远,你说如果我们现在向陛下提出随军出征,陛下他会同意我们的请求吗?”

    吴懿有些惊讶的看向曹操:“孟德兄你现在可是朝中议郎啊,哪里有议郎随军出征的道理?”

    “快别提那什么破议郎了,朝内又哪里有我可以议论的政事?不过是怕我去给那些家伙找麻烦才把我召回洛阳,否则我在济南当个郡守也比这议郎好一百倍。”曹操待在这洛阳城,虽背着一个议郎的名头,却根本无法叙发自己的政见。这种无力感让曹操浑身不舒服,更让其万分怀念起去年征讨黄巾贼军的军旅生涯。

    “无论怎么说,不仅陛下不会答应你的请求,就连军方也不会愿意在出征队伍里添个议郎随军。所以说,孟德兄还是安安稳稳待在洛阳吧。”吴懿没想到曹操居然这么厌恶洛阳官场,为了能离开这里居然想以议郎的身份搭上张温前往西凉的‘战车’。

    曹操叹了口气,若不是父亲曹嵩一心要让他从政,其实他的本意是想加入军队发展的:“为兄或许是走不开了,但子远贤弟为何不去试一试?子远贤弟文武双全,在此为洛阳一城卫军校尉实在是太屈才了。”

    吴懿微微摇了摇头,别人或许不知道张温军中的虚实,但吴懿却对张温军的现状了如指掌。虽然这十数万军士兵精粮足又有各个兵种互相配合,但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在于军中内部的派系斗争。

    对于张温是否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吴懿从未怀疑过。毕竟张温背后站着的是个数千万汉人的庞大帝国,而北宫伯玉那群叛军背后不过是凉州一地之力而已。悬殊的综合力量差距是无法轻易靠智谋和兵种优势就能改变的。

    但张温就算能赢,也绝对不会赢得轻松。首先,张温这个人曾被宦官曹腾提拔过,而这次张温之所以能被刘宏选为车骑将军,背地里张让和赵忠也是出力非浅。严格说起来,无论张温承不承认,他身上就已经贴着阉党的标签。

    如果说统帅张温是阉党的人,那身为副将的执金吾袁滂就是皇帝刘宏的人了。皇帝刘宏虽然平日里昏庸贪财了些,但他一向不喜欢干预军事。这一次刘宏破天荒的派出执金吾袁滂到军中为副将,一来是之前皇甫嵩让刘宏太失望了,其次就是张温是张让他们选出来的人,刘宏可以容忍张让他们在洛阳宫内胡作非为,但他不可能让张让他们把势力轻易发展到军中去。如果说张温只是用钱走了张让他们的门路也就还罢了,如果他发现张温是张让、赵忠他们派去执掌军队的人,那执金吾袁滂就是刘宏布下的后手。

    不仅仅主将张温和副将袁滂之间有问题,破虏将军董卓与荡寇将军周慎之间同样有旧日恩怨,一支军队内最主要的四名将主因各种原因而互相掣肘,对手军中偏偏还并非全是庸才。以吴懿来看这支平叛大军必然会因此遭受不小苦头,而且四名将主之间的矛盾也会在此期间爆发。故而不管曹操怎么做,反正吴懿自己是不想蹚这浑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