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一章 吾为吴懿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颍川郡,阳翟城外一处山水锦绣好似世外桃源的山庄内,一名手持竹简的清秀少年正安坐在庐舍中,伴随着身边的那些摇头晃脑地学子们,高声朗读着早上先生所教的儒家典策。

    早课结束后,看着身边那些年轻的学子们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清秀少年却重重叹了口气,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庐舍外的一处小亭内坐下,直愣愣的仰望着蔚蓝色的晴朗天空发起呆来……

    吴怡,哦,这个名字已经被吴懿这个名字取代了。没错,现在被身边亲朋好友称为吴懿的少年,其实原本的名字应该是叫吴怡的,至少,他的灵魂曾经是吴怡。

    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如今的东汉年间。凑巧的是当时的吴懿是一个尚且不到六岁的稚童,在和玩伴的戏耍时不慎跌入一口深井内,被闻讯赶来的大人们救起时,却早已经被腊月里的寒冬水冻的奄奄一息了。吴怡的灵魂就是在这个时候,和小吴懿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当吴怡的灵魂完全融合进吴懿的身体后,一并传承了吴懿对生的渴望和对父母的挂念,当他的双眼再次睁开时,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吴怡这个身份了,留下的只有陈留吴氏的嫡长子,吴懿。

    当吴懿苏醒后,原本以为会痛失爱子的父亲吴柯和母亲陶氏,欣喜的大摆酒宴以庆贺吴懿的康复。

    而为了让自己这个从小喜欢调皮的爱子收收性子,父亲吴柯和母亲陶氏商量一下,决定提前给孩子请一个授业老师。

    吴懿虽然很尊重自己这一世的父母双亲,可要让吴懿这个心理年龄有二十多岁的人,像个真正幼童一样接受教先生的启蒙教育,却也太难为人了。

    于是在吴懿稍稍展露一番远超同龄人的才智后,吴懿就顶着一个陈留郡第一天才的名头,被父亲托关系找朋友,送到了久负盛名的颍川学院,成了颍川学院最年轻的一位学子。

    春去秋来,转眼间吴懿在颍川学院内就已经度过了五个年头,在这五年里吴懿不仅适应了这个朝代特有的生活节奏,更是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这个陈留吴懿,如果不是巧合的话,恐怕就是三国历史上那个同名同姓并成了刘备大舅子的蜀国车骑将军了。

    颍川学院算是大汉帝国内除太学外,教学质量最高的学府了。两世为人的吴懿,对知识的理解速度是远超常人的,就算是以稚童之身加入学院,其成绩也是扶摇直上将许多学子甩在身后。而在这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中,吴懿也会常常思考自己这辈子的人生规划。

    继续按照历史的轨迹,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里先跟着刘焉刘璋父子俩混个几十年,然后再等到刘备来当自己的好妹婿,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完自己这一辈子?

    唔,好像除了有点窝囊之外,似乎也不是太坏。至少,历史上的‘自己’,似乎还落了个善始善终的结局。在乱世中能平平安安活到老死,可是极不容易的一件事。

    可问题又来了,面对即将到来的乱世,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或是实力,真的能保证未来的几十年时光里,一切都会仿若剧本中安排的那样,没有丝毫改变么?

    蝴蝶扇一扇翅膀,在遥远的地方都可能成为一股飓风。谁能保证有了吴懿这个融合了未来灵魂的存在,就绝不会给这个时代带来任何改变?谁能保证袁绍还会一如历史记载的那样,因为一些意外而错失提前渡过黄河击败曹操的机会?谁能保证曹操如果再经历一场赤壁之战,就还会在坐拥绝对兵力优势的情况下,遭受一场生平罕见的大败?

    吴懿不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更何况刘备这个家伙,现在或许还在涿郡的大街上卖着草鞋补贴家用吧。自己所在的陈留吴氏虽然不是什么大世家,却也远胜过刘备这个织席贩履之辈,刘备能白手起家最终三分天下,难道比他多出数千年见识的自己,会不如他?

    “吴懿,君师让你去后山找他。”

    吴懿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知道了枣祗,谢谢你。”

    前年已经及冠的枣祗是吴懿在颍川学院中最好的朋友,像枣祗这个年纪的学子才是颍川学院中的主流,而吴懿这个还有好些日子才能冠礼的天才儿童,虽谈不上被别人排挤打压,但隐隐约约还是遭到了一些冷遇,只有少数像枣祗这样出生寒家的学子,才能放下心中对双方年龄差距的芥蒂,和吴懿成为要好的朋友。

    吴懿和枣祗简单寒暄几句就立刻前往后山庄园,在颍川学院中有好几个德高望重的师尊,但唯一能被学子们称作君师的人,就只有那个与儿子陈纪、陈谌并称陈氏三君的颍川陈氏家主,陈寔陈仲弓了。

    颍川学院乃是颍川陈氏联合颍川荀氏等几个大世家共同成立的,在几十年前那位生下荀氏八龙的荀氏家主荀淑因病去世后,陈寔就被众人推举成了学院的君师。而学院后山的那处庄园,就是陈寔闲暇时最爱去的地方。

    庄园外的小溪边,坐着一老一小两个人,两人都穿着一身干净朴素的葛衣,头上戴着一顶遮阳用的斗笠,各自抱着一根竹制鱼竿坐在溪边垂钓.。那个年纪小的孩童,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样子,这会儿已经顶着斗笠仰着小脑袋睡的香甜,似乎梦里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却还不自知。

    “闻恩师今日召见,吴懿特来拜见恩师。”吴懿说话的声音有意压了压,那是因为顾及到万一吵醒那个正熟睡的小顽童,自己可又要被这小家伙痴缠了。

    正在垂钓的老者就是被世人称作三君之一的陈寔,他亲切的向吴懿招了招手:“来了啊,呵呵,过来坐着说话,佐儿这小家伙一旦睡着了可不会那么容易被吵醒。”

    吴懿又施了一礼后,这才恭敬的跪坐在陈寔身旁。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