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三章梁上君子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汉朝,由于知识主要还是在用竹简这种工具在传播,所以天底下的读人几乎都是士族世家出身。就算有个别一些寒门子弟想要读学习出人头地,他们也要通过士族世家所举办的学堂或是院来学习知识。

    大汉朝廷苦于天下读人稀少,遣派到各地为官的读人中有的虽有才华但私德却有亏欠。故而在汉武帝元光元年初,汉武帝下令天下各个州郡分别举孝举廉各一人,并以这些被推选上来的贤能之士去各地为官。这也就是大汉朝沿用至今的举孝廉制度,而士族世家几乎垄断了知识的传播渠道,自然也就变相掌握了大汉官场的晋升渠道。

    陈寔作为天下顶级士族世家之一的陈家家主,他所许诺给吴懿的这些未来前景,绝无半点夸大不实。吴懿知道,这是恩师在为自己关门弟子的仕途铺路。

    吴懿深深拜倒施礼:“恩师对吴懿恩重如山,吴懿怎敢不从恩师安排。”

    陈寔抚须而笑:“你今年即将行冠礼,你父亲托老夫在你临行前帮你提前取个表字,老夫想到古人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而如今我大汉朝廷上有阉党为祸朝政,下有太平道图谋不轨,想要靖清这些魑魅魍魉正是任重而道远,所以老夫就为你取表字为‘子远’。”

    “子远拜谢恩师赐字,誓要以此生荡平阉党和太平道这些魑魅魍魉!”吴懿知道恩师对自己的期望,也就投其所好当即立誓。反正不管如何,张让他们这些阉党和张角的太平道都蹦跶不了多久了。

    陈寔见吴懿发下这般宏愿顿时喜笑颜开:“好好好,若你当真能除掉阉党和太平道,也算是为老夫了却一番心愿了。呵呵,今日老夫特地为你摆下一场家宴,待用过家宴后你就在老夫庄上歇息一晚再走吧。”

    夜里,吴懿躺在客房中的床榻上,思虑着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方向。

    历史上的那个吴懿,作为一个普通的世家子,先后效忠过刘焉、刘璋、刘备、刘禅四任君主,官位也是一步步的晋升到了车骑将军的地步。但吴懿重活一世却实在不想按部就班的看别人脸色过活。

    但现如今的吴氏家族之所以在蓬勃发展,却全靠叔父吴匡身为当朝大将军何进的心腹,利用大将军何进的照顾,才让陈留吴氏一族获得了许多原本得不到的机遇。有大将军何进在一日,只要吴匡不失却了何进的信任,陈留吴氏就能大树底下好乘凉,飞速发展自己的家族势力。可只要何进还是像历史上那样被十常侍骗进宫中斩成肉泥,陈留吴氏就又会被打回原形。

    只依靠这样一个似强实弱的家族势力,吴懿想要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与那些底蕴深厚的诸侯势力们强分一杯羹,只怕是刚举起自己的旗帜就要遭到四面八方的围攻。所以,如果吴懿想要独树一帜,就必须未雨绸缪的给自己的未来做好铺垫。

    而当吴懿还在盘算着未来路该怎么走的时候,原本早已睡下的陈寔,突然派来一个仆人前来,说是陈寔要召集众人去他的主室中训话。

    ‘明明都已经熄灯歇息了,怎么恩师要在这时候招人训话?’

    吴懿匆匆穿戴起自己的长衫,并跟着仆人迅速来到陈寔的主室中,而当吴懿从客室赶来的时候,庄上的众人大多已经围聚在陈寔的床榻边了。吴懿借着昏暗的灯火粗略看了一眼,能在这个时候被喊道房间内的,除了自己之外,几乎都是住在庄上的陈氏族人。可自己的恩师陈寔在这么晚将众人喊过来,自己却跪坐在床榻上闭目养神。

    当人都到齐了之后,陈寔这才慢条斯理的睁开眼:“今晚将你们大家喊过来,那是因为老夫要告诉你们,今后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一定要端正自己的德行,勿要贪图利益而走上邪路。作坏事的人并不是生来就坏,只是平常不学好又贪图利益,从一件件的小事上慢慢养成了坏习惯。本来是可以成为正人君子的,最终却可能变成梁上君子!”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要说作为道德品行极高的陈氏三君之一,确实有资格来教导自己的后辈要注意德行。可这半夜三更的时候将人从床榻上喊过来,就是只是教育这些平日里说过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更何况正人君子这个词大家都懂,而梁上君子这个词又是什么意思?

    就在大家都开始互相窃窃私语的时候,站在人群中的吴懿却愣住了,梁上君子这个词他当然是听过,这个词在后世就是窃贼们的‘雅号’啊!

    “小人心生贪念居然来陈君家中偷窃,实在罪该万死!还请陈君责罚!!”从房间大梁上跳下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男子,把众人吓了一跳的同时,他却第一时间跪伏在陈寔身前请罪。

    “啊呀什么人?”

    “是夜贼!”

    “啊!这难道就是梁上君子!”

    “可耻!偷东西都偷到这里来了!!”

    “把他绑起来送交官府!”

    待这些被吓了一跳的陈氏族人缓过神来,立刻都对这所谓的‘梁上君子’呵斥起来。

    陈寔冲这些激动的陈氏族人们摆了摆手:“起来吧,你能主动出来请罪,说明了你还没有坏到无药可救的份上。先贤曾说过‘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如果你能从此以后心存善念杜绝恶念,谁敢说今日的梁上君子成不了日后的正人君子?”

    那男子原本被众人训斥的抬不起头,但听了陈寔这番话顿时激动起来:“还请陈君听小人一言,小人是家住附近的一个游侠儿,虽仗着家中有几亩田地便整日不务正业,却也绝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近几年天灾不断,小人家中几亩薄田连续几年都是歉收,最近甚至连饭都快吃不上了,这才利令智昏把歪主意打在陈君的庄上。”

    陈寔叹了口气:“天灾无情,天底下又不知有多少人如你一般因天灾而生活窘迫。罢了,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待会老夫让人给你拿些丝绢布匹,你且将这些东西拿去贩卖了用来渡过难关吧。”

    “多谢陈君!多谢陈君!!”男子感激的连连叩头,跟着一个仆人退了下去

    处理完这梁上君子之后,陈寔似乎也是乏了,又对着屋内晚辈们简单教育几句后,就让众人各自歇息去了。

    吴懿跟在人流中往客房走去,心中暗自嘀咕‘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在日后或许就是梁上君子这一词的来源典故吧,没想到自己居然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必将流传千古的故事呢。只不过,这梁上君子在遇到天灾时,还能依靠自己的灵敏身手偷点东西过活,可天底下还有更多遭了天灾人祸的穷苦百姓们,他们除了耕地之外别无所长,为了活下去甚至要易子而食。这才是张角在黄巾起义时,能纠集出那茫茫多的黄巾教众的原因所在吧。唉,就算自己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还是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明早还要收拾行李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