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五章囚衣徐庶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坐在马背上的吴懿却清晰的看到,那名身披囚衣的青年肩背上赫然插着一支雁羽箭,箭创处的鲜血已经将他肩背下的囚衣染红了一大片,映着那金色的夕阳煞是醒目。而在他慌乱的奔跑中,已是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显然再过得不久,这青年就算不是血流尽而死,亦是要给活生生累死不可了。

    此时吴懿有两个最简单的抉择,一是按照程勋的意思直接上车,这样一来有四名家族护卫和两名车夫的保护,只要这三人不是脑子坏了,绝不会与吴懿一行人起冲突,最大可能就是从吴懿一行人的身边避让而过。

    其二,就是吴懿让四名护卫出手将这三人就地擒拿。虽然程勋四人没有什么万夫不当之勇,可这四人都是出自叔父吴匡麾下。近几年来朝廷一直在和西凉羌人部落战乱不休,叔父吴匡身为大将军何进的心腹,倒是搜罗了不少百战劲卒来充实自己手中的洛阳近卫军。程勋四人虽年岁大了些,但按大汉律法来说还远未到退伍回乡的年纪。这是吴匡借助大将军何进的帮忙,偷偷将一小部分麾下心腹安排到陈留吴氏做家族护卫。所以有程勋四人在,想要擒下这明显精疲力竭的三人,几乎没有太大困难。

    “徐庶老弟你坚持住啊!”

    吴懿几乎都要准备选择下马上车了,可前方那名青年似乎已经是到了体力的极限,要不是左边那名壮实大汉伸手撑了他一下,以他那踉踉跄跄的步伐一旦跌倒在地绝难再爬起来。

    徐庶!那名囚衣青年居然是徐庶!!

    吴懿猛然想起了,历史上的徐庶第一次出现在刘备面前的时候,介绍自己叫单福,其原因就是徐庶曾经在为友报仇后被官府所抓,后经朋友将其救出后,这才改名单福。

    “那边的两位好汉听着,我乃颍川陈仲弓亲传弟子吴懿,若想要救那人性命,还请将他送到我车上藏匿。我绝不出卖他的行踪,并会设法救治他的伤势!”吴懿当机立断,纵马上前冲那两名护送徐庶的汉子喊道

    那两人闻言一个大喜立刻就想答应,另一个却犹豫起来:“徐庶老弟为李大哥报仇而被抓,只因没有人愿意指证,这次没有被官府处刑。可这次我们将他救出监牢,若再被抓回去他绝对难逃一死。这小娃娃衣衫华贵又说自己是什么陈仲弓的弟子,显然与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我们岂能将徐庶老弟的性命交与这娃娃手上。”

    听同伴这么一说,那原本想要答应的汉子也犹豫起来。这时,反而是徐庶自己挣脱了同伴的搀扶向吴懿这边走来:“颍川名士首推陈氏三君和荀氏八龙,陈仲弓乃是三君之首素有德名。这小兄弟既然说自己是陈仲弓的弟子,我徐庶愿意相信他。←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可是……”

    “宋大哥你们快走吧,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若再跑下去就算没被官府抓住也会累死在路上。先贤有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无论如何我徐庶能为李大哥报得血仇,也算不枉李大哥传我这一身剑术的恩情了!你们快走吧,日后若是有缘我们或许还能再见。”徐庶知道自己再这么跑下去或许会连累自己两个朋友,所以很坚定的采纳了吴懿的建议。

    那两名汉子闻言虎目泛红,双双冲吴懿抱拳:“徐庶老弟为子孝顺为友义气,这次被捕全是为其师傅报仇所致。还请这位公子能照顾一二,我二人脱险后必不敢忘公子高义!”

    说完也不耽搁,快步往另一头的山林方向跑去。

    吴懿目送两名汉子离开,知道他二人离开前的话中包涵的恳求和一丝威胁。但吴懿却并不在意,他是真心要帮徐庶的:“勋叔,将这位徐大哥扶到车上顺便将他伤势控制住,若是后面有官府追兵前来,全部由我来应付,你们就当刚刚什么也没看见。”

    虽然不懂自家少主为什么要揽上这件事,可既然几人都是吴家的仆从,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程勋和两名车夫一同将徐庶扶上车,其余几名护卫则微微向吴懿靠拢,以防吴懿可能遭到追兵不分青红皂白的突然袭击。

    追兵并不多,只有一名骑手和二十多名步卒。看着骑手身上穿着的文官官服,吴懿大概猜到了为什么这位骑手没有单独一人来追捕徐庶。

    “吁~~尔等可有看见逃跑的囚犯及其党羽?”那文官在距离吴懿十几步的距离前勒住坐骑,后面二十多名身穿衙役服饰的步卒各个累的够呛,显然这些步卒很久没有剧烈运动了,虽然是官军可他们的体力看上去连刚刚离去的那两名游侠儿都不如。而吴懿身旁几名和羌人厮杀过的护卫,更是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些人的鄙夷。

    吴懿拱手回应:“回禀这位大人,有两名凶神恶煞的大汉和一名囚徒刚刚离去。”

    “哦?既然发现有囚徒逃窜,尔等为何不拦住他们?”那名文官脸色很差,明明就差一点就能把那几个贼人抓捕归案,却没想到还是让他们给跑了。再看看身后那群废物,才追这点路就已经汗出如浆气喘如牛,明显是难以为续了。

    “还请大人体谅,小生尚未及冠,身边只有家父派来的这几个护卫在旁。刚刚遇到那几人时还以为是劫道的匪徒,吓的小生差点跌下马来,又哪来的勇气去主动拦住他们?”吴懿指着之前那两个游侠儿逃走的方向,想试着将这些人糊弄走。

    可那文官却并没有轻易相信吴懿的话,他派了一名会骑马的衙役,骑着他的马去按照吴懿所说的方向去侦查,而他自己却细细的在附近走了几圈,最后把目光投向吴懿身后的马车上:“既然你说这些人都是你父亲派来保护你的,那你自己骑着马又把马车让给了谁?这马车之中还有人比你更有资格乘坐?”

    吴懿未想到眼前这人并没被自己轻易糊弄走,擦了擦鬓角滴下的一滴冷汗,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位文官。之前这官员骑在马上到还看不出来,如今再一看他虽穿着文官官服,可身高居然有八尺三左右!再加上他颌下美髯飘飘,若是他脸再红一点手上再拿把青龙偃月刀,吴懿说不得会把他认作是关羽呢。

    这位仪表不凡的文士不简单,认识到这一点的吴懿收起原本心中的大意,翻身下马认真的朝他施了一礼:“大人莫要误会,这车中只有小生的一位染了风寒的护卫在内休息,此人虽只是家父派来的护卫,这几年小生在颍川学院求学时,却一直是他负责为小生传递家中消息,并在每年年关时节负责护佑小生回返陈留老家。先如今这位护卫因为护送小生赶路而染了风寒,小生又正好在车上待的困乏,这才让他进车内歇息而换我来骑马,正好也可沿途拿飞禽走兽练练射术。”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