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六章程昱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是在颍川学院求学的学子?这么年轻?”这名官员似乎很看重颍川学院,话题被立刻带歪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吴懿微微一笑,自己下马说刚刚那番话,首先是体现自己对这位大人的尊重,其次就是想告诉这位官员,自己可是颍川学院的学生。吴懿相信,在颍川这个地界上,没有哪个官员和颍川学院扯不上关系。自己只要打好这张感情牌,还怕搞不定这个人?

    “不敢有瞒大人,小生正是颍川学院的学子,虽年幼,却已师从恩师陈寔多年,这次回陈留却是恩师派小生给陈留太守张邈大人带一份信,并要让小生在张邈大人那儿学习几年处政之道。”

    吴懿又抛出一个震撼消息,陈氏三君之首的陈寔在整个大汉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在颍川地界的影响力甚至要比朝廷三公还要强!

    “你,你莫非就是那个吴懿?师尊的关门弟子?”

    吴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师尊?这家伙难道是恩师的诸多弟子之一?

    那名官员在得知吴懿的真实身份后,立刻变得和颜悦色:“哈哈哈,我乃程昱是也,也是师尊的亲传弟子之一。”

    这名仪表堂堂的官员居然是程昱!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怎么自己接连在这遇到两个后世知名贤才?幸福来得有点突然,让吴懿觉得有些小激动呢。

    程昱在历史中第一次出场时正值黄巾之乱,那时候东阿县县丞王度趁乱而起,更烧掉县中的仓库。县令逾城逃走,百姓吏民负老携幼向东逃到渠丘山。此时正好在故乡探亲的程昱命人去侦视王度,发现王度等人得空城不能固守,于是出城西五六里外驻屯。

    程昱于是向县中大户薛房等人说:“如今王度等得到城郭也不能屯居,其势可以测知。他不过想趁机虏掠财物,并没有坚甲利兵以盈攻守之志。我们为何不相继回城守之?而且城高郭厚,又多谷米,如今若果还城找寻县令,共同坚守,王度必不能久待下去,那时向他攻击,王度便可破了。”

    薛房等人欣然同意,可其他百姓吏民却不肯相从,程昱只得无奈地说:“愚民不可共计大事。”

    于是程昱密遣数骑在东山上高举旗幡,令薛房等人望见,然后大呼:“贼兵已经攻至!若不趁机取城则必死。”恐吓百姓们下山,又在山下凑巧找到了县令,并一举攻下了东阿县城。得知消息的王度等人反来攻城,不能攻破,正欲退走。此时程昱率吏民开城门主动追击,王度大败而走,东阿县城由此得以保全。

    这程昱在那之前居然是颍川郡长社县的县官?而且他还是负责追捕徐庶的那个县官?

    哎呀,怪不得啊!历史上徐庶以单福的名义帮助刘备在新野大破曹仁的宛城军团,曹操曾问左右单福是何许人也?结果程昱这家伙立刻就拆穿了单福这个假名,并且还详细的解释了徐庶为什么会改名单福的原因,还建议曹操将徐庶留在老家的孤母请回来许昌将徐庶逼到曹魏阵营来。

    吴懿这时候再想,如果程昱就是那个抓捕过徐庶的官吏,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程昱对徐庶的过往一切是那么熟悉的原因了。要知道,论起谁对一个‘罪犯’最熟悉,除了那个‘罪犯’的亲朋好友之外,自然就是曾经抓捕过那个‘罪犯’的‘警察’啊!

    “久闻恩师提起师兄仪表堂堂聪慧过人,却因师兄早已出师而一直未曾面见,今日一见终可令小弟得偿所愿。小弟吴懿,字子远,拜见师兄!”吴懿再向程昱施了一礼,有道是礼多人不怪,自己把态度摆的这么低又给足了程昱面子,难不成他程昱还会为了一个逃犯,而硬要当着这么多衙役的面搜查自己师弟的马车?

    自出师之后,因自己身后的程氏家族已经落魄,程昱的仕途绝谈不上顺利。年出生的程昱已经年过了不惑了,可在官场混迹了十多年的时间,他却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刀笔吏罢了。之所以对徐庶这个杀人犯这般紧追不舍,纯粹是想要得到这番功绩好谋图升迁。

    本来程昱刚刚还打算搜查一下吴懿的马车,看看里面会不会藏匿了逃走的囚犯。可在得知吴懿是自己师尊的关门弟子这个身份后,又被吴懿一番礼遇,程昱就算再怎么厚脸皮也实在开不了口让人搜查吴懿的马车。

    而就在程昱有些犹豫的关头,之前那么被派出去骑马侦查的衙役又回来了:“程大人,小人刚刚看见那几人好像逃窜到了前方山林间,只因山林道路崎岖难行,小人实在没法凑近追查,只好先回来禀报大人了。”

    程昱大袖一挥:“找到踪迹就好,囚犯逃走时被人射中负伤,绝对逃不了多远的!你立刻在前面带路,我们继续追捕!”

    “遵命!”就算这些衙役心里多么不情愿,可上官下了命令却只能听从。

    程昱向吴懿拱了拱手:“为兄领县令之命前来追逃犯,情急之下刚刚多有冒犯,还请师弟多多包涵。若是师弟有时间可去长社县游玩,过些时日来县衙里找为兄,为兄再设下酒宴款待师弟。”

    吴懿巴不得这便宜师兄快点走,当然不会挽留:“师兄客气了,今日师兄有要事在身,而小弟又背负师命,实在不敢耽搁。待日后小弟完成师命并返还颍川,定来长社拜访师兄。”

    “既然如此,师弟路上多加保重!为兄告辞了!”

    “告辞!”

    吴懿目送程昱一行人离去,这次下马上车。

    “多谢吴公子出手相助,徐庶感激不尽。”卧躺在马车上徐庶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可失血过多的身体却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撑了一半又跌倒在车厢上。

    “我在颍川曾听闻过徐大哥行侠仗义的名声,今日能有机会救徐大哥一命,我吴懿又怎会坐视不管?”吴懿示意徐庶不要勉强起身,并拿起一旁的布帛帮徐庶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少主,此人身受箭创,我已经将箭头挑出并敷上了止血药。可刚刚他失血过多却又箭创颇深,最好还是找一家药店买些金疮药来给他敷上,并喂他吃些补血气的东西,否则以我多年经验来看,只怕他今夜必要大病一场,而且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十有八九是撑不过去的。”程勋久经沙场,对于箭创这类伤势还是很有了解的。

    吴懿既然出手将徐庶救下来,当然不会坐视徐庶受苦:“我那师兄程昱把精力全用来追捕之前两位壮士,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再回长社。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勋叔你带一人去采购所需物品,我们先过了长社县再找户人家住下了来,给徐大哥调养身体。”

    “刚刚庶听说吴公子似乎身负师命要去陈留办事,庶蒙公子相助一次已是感恩不尽,怎敢耽搁公子要事?”徐庶没想到眼前这位世家出身的小公子居然如此仗义,感动之余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不碍事不碍事,正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咳咳,那个,恩师让我办的事非朝夕所能办到的。而且我听闻徐大哥靠着一柄三尺剑行侠仗义,让这颍川地界的贼人无不闻风丧胆。如果徐大哥身体康复后能助吴懿一臂之力,必能事半功倍无往而不利了,只是不知徐大哥意向如何?”

    吴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自己虽救了徐庶可也不过是顺势而为,可这挟恩图报的样子实在难看,但身边缺少得力帮手的吴懿又真的很想得到徐庶的帮助。

    其实吴懿还是想多了,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都有知恩图报的美德,更不用说像徐庶这样的江湖游侠儿了,他们轻生死重义气最不能接受欠人恩情不偿还,所以吴懿的话音刚落徐庶就坚定的点了点头:“承蒙吴公子救下徐庶这条贱命。正愁不知如何报答公子恩情,既然公子看得上徐庶这点微末技艺,日后公子旦有所差遣,敢不效死力?”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