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十六章典韦来投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典韦?咳咳,昨日之事不过顺手为之,何须如此客气,典壮士快快请起。”

    吴懿此刻大脑有些混乱,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救了一个女子,却把典韦这猛将兄个牵扯出来了。如果这时候周围没有人的话,吴懿或许早就兴奋的手舞足蹈了。但为了不吓到周围人,吴懿还是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快步上前将拜倒在地的典韦扶起来。

    “典某生来貌丑,爹娘将我丢在山里,是刘伯将我捡回来,后来又为我寻了一个师傅传授我一身武艺。可以说若不是刘伯,典某这条命早就被老天爷收回去了。前些日子师傅病故,典某惦记刘伯就返回己吾老家,却正遇到李永这贼子路过己吾,看中了刘伯的女儿,要强纳做他的小妾。典某深受刘伯厚恩,视其如亲生父亲,如何能坐视他受人欺辱?只是几拳便打跑了李永和其一众恶奴。

    后来我们听说李永此人曾在富春做过官,正是顾及到这一点,刘伯才带着典某来到陈留城,本想在这里避避风头,却不曾想李永早在之前就弃官而去,来这陈留城内做了一个富家翁。我们大老远跑到陈留城来,却正好撞到他怀里来了。昨日典某去帮刘伯贩卖大枣,却不曾想前脚刚走李永的人后脚就到了。刘伯苦苦哀求却还是被李永的恶奴打死,若不是恩人相助,恐怕连其女也难逃李永欺辱。典某为报血仇已经将李永一家杀了,现特来恩公这里束手就擒。恩公可将典某押送到官府内领赏,愿以此偿还昨日之恩情。”

    众人听完典韦的话,无不瞠目结舌。这丑汉明明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居然为了报答恩义,不惜以性命做代价。先是在闹市中杀了仇人一家,又在逃脱追捕后主动来恩人这里束手就擒,让恩人拿自己去换取官府缉拿赏金。这种事情就是古之侠士也未曾做过吧?

    也许在场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典韦是个粗人,从小到大就从他师傅那里学了一身本事,以及一套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单纯理念。刘伯的仇,典韦用李永一家性命去偿还了,但吴懿出手相助的恩情,典韦却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于闹市中杀了李永一家,官府对犯下这等大案的自己必然会开出重金予以悬赏缉拿,而只要自己来恩公这束手就擒,让恩公拿自己去换悬赏赏金,只有这样应该才算是偿还了吴懿的恩情。

    “荒谬!简直荒谬至极!!”

    吴懿的猛然爆发把众人吓了一跳,就连典韦都有些不知所措:“恩公,你怎么.….”

    推开想要规劝自己的徐庶,吴懿直直的对视典韦那双铜铃大眼:“男子大丈夫既来此世间,自当以建功立业功名千秋为目的。这位典壮士的武艺我虽不了解,但听闻李永身边一直有其豢养的门客护卫左右,你能杀得了李永手上功夫绝对不弱。而既然你已经报了仇,不去想着如何出人头地,又怎能轻易放弃自己的性命?传授你武艺的那位师傅,他难道不希望你凭此本事传扬于世?对你有恩义的那个刘伯,在临终之时难道不希望你来替他照顾女儿?更可笑的是,我陈留吴氏就算再落魄,难道就要靠官府的缉拿赏金过活?典壮士,你到底是在侮辱我吴氏,还是侮辱你自己?”

    吴懿实在是气坏了,这典韦好歹也是历史上有名绝世武将之一,怎么如今却这般没出息,难道不懂什么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居然跑来要自己将他送交官府换取赏金?能与吕布大战一场的猛将兄值多少钱?就是朝廷拿个金山自己也绝不换啊!

    典韦被吴懿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典某在杀那李永时因被那些门客耽搁结果惹来了官府衙役追杀,虽暂时逃脱了官府追捕却担心会给恩公带来麻烦。既恩公不愿以典某去领赏,典某这便离去,恩公昨日援手之情留待日后相报吧。”

    一旁徐庶早就瞧出自家主公想拉拢眼前这典韦,便抢在吴懿前面开口:“典壮士此言差矣,只听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典壮士隔夜仇都忍耐不住,为何这恩情却要拖延日后相报?窃以为此行非大丈夫所为也。”

    典韦有些窘迫的低声回道:“非典某乃忘恩负义之辈,为给刘伯报仇,因顾虑会与李永同归于尽,就将所有盘缠都赠于刘伯之女,浑身上下除了那双铁戟之外实乃身无分文。”

    徐庶斥喝道:“典壮士好糊涂,我家主公身为陈留吴氏之少主,家财何止万贯,哪里在意你的那些钱财?若你真的报恩心切,不妨像我这般拜他为主,用自己这身本事来偿还恩义吧!”

    听了这般说辞,典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恩公看重的不是钱财,而是自己这身武艺。再抬头看吴懿,那双满怀期盼又恨其不争的眼神,就算典韦这等粗人都看的明白。心中决意已定立刻拜倒在吴懿面前:“典韦愚钝,若恩公不弃,愿以此身效犬马之劳。”

    吴懿大喜,典韦这丑汉在徐庶这般指点下终于开窍了,连忙再将典韦扶起,并招呼身旁护卫带他去府内打理一番,顺带去将他那双铁戟也搬入自己的那间庭院里。

    “刚刚多亏了徐大哥。”其实就算徐庶不开口,求才心切的吴懿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典韦走。但一些话若是由吴懿自己说,那在旁人眼里就是掉价,而若是由徐庶说,就算典韦拒绝了吴懿也有言语缓冲的余地。

    徐庶不在意的笑了笑:“此等小事何足挂齿,倒是庶先恭喜主公获一猛将了,这典韦行军打仗的本事还不知如何,但凭他那身子骨绝对是一员冲阵大将。”

    正说着,一名负责去收拾典韦兵器的护卫发来求助声,原来典韦虽然只是顺手将双铁戟插在土地上,但是凭那护卫一人之力居然还无法轻易拔出。听到求助声,又有三人前去帮忙,在另外三个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把铁戟拔出,却发现每根铁戟都格外沉重,需合两人之力才好搬运。

    徐庶试探着去提了提一根铁戟的重量,回来时满脸都是佩服:“庶试了一下,单根铁戟有四十多斤,我单臂虽能举起却也要花费不少力气。刚刚那典韦能单手轻松提起两根铁戟,光是这身神力就要远胜于我。而若是我与他生死相斗,只怕不到五合就会剑毁人亡命丧当场。”

    吴懿却不以为意:“徐大哥难道忘了当初在长社与我说的话了吗?一人之力再强能强的过楚霸王么?徐大哥这些天日夜参读兵法和经,迟早能学成韩信那样的万人敌。”

    “主公教训的是,倒是庶糊涂了。”

    “走吧,今日得了典韦,咱们设宴好好庆贺庆贺。”

    “主公有邀庶敢不从命?”

    “哈哈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