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十八章张邈的犹豫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氏一族在闹市中被灭门,郡守府在追捕凶手无果后,居然收到了一份关于李氏图谋造反的检举文。如果站出来检举的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或许大家还并不信服,但如果那人是陈留吴氏当代族长吴柯,这就让那份检举文变得份量十足起来。

    这份文对于正因无法捉拿到凶手,又对李府府上钱粮垂涎三尺的陈留郡守府来说,简直是送上门的好借口。郡守府也不去搜查李氏是如何准备谋反的证据,直接以家产充公的美名,将李府府库里堆积如山的钱财粮米全部搬到自家库房里。真不知道李永如果泉下有知,会不会被气得再从棺材里蹦出来。

    由于李氏一族经常欺压百姓为富不仁,郡守府这看似草率的定案,却并没有太多人站出来为李氏喊冤。当然,一些同样贪图李府府库里钱财的门客们,还是聚集在郡守府门口试图为李氏翻案。可这些门客对李氏一族也不是多忠心,在听说郡守府要捉拿那些与李氏一族有关联的罪人时,这些原本还想阻拦郡守府搬运李府府库钱财的门客们,立刻树倒猢狲散一夜之间就消散在陈留城内。曾经在陈留耀武扬威的李氏一族,至此才真正的烟消云散了。

    收拢了李氏一族的全部家财,陈留郡守府可算是发了大财了。郡守张邈看着那堆积如山的钱财粮米,因灾民求援而紧锁了数月的眉头总算是平复了。在吴懿去郡守府与张邈商谈何时起军对付太平道时,在吴懿心中这位一直不苟言笑的便宜师兄,居然笑呵呵的邀请了吴懿参加他在郡守府举办的午宴,席间听了卫氏也愿出钱出粮后,更是喜不自胜。

    “蝗灾虽退,但随着灾民们手中的粮食渐渐吃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县乡向本官发来求援。如今有李氏这批钱粮,至少能保证陈留郡的百姓们可以暂解燃眉之急了。”

    张邈算一个对领内百姓比较负责人的好郡守了,在陈留郡发生天灾后,张邈甚至通过自己的关系,从冀州筹集了一批粮草用来救灾,在得到李氏家财后第一时间也是想着拿去救灾,而不是充实到自己的口袋里。

    而其他辖区内遭了灾的郡守刺史们,对于领内百姓大多比较公式化的将府库内一部分粮草拿来赈灾,可一旦这些发放的粮草被吃完了,这些是郡守刺史们大多对嗷嗷待哺的灾民们再不理会,哪怕出现易子而食之类的惨剧,他们也不会想办法筹集一批粮草去救灾。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职责已经尽到了,那些灾民数不胜数饿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

    吴懿很佩服张邈这样的良吏,但此时他还是没忘最要紧的事情是确定一个对太平道动手的时期:“师兄为民劳苦,实乃我辈之楷模。只是师兄不要忘了,太平道势力已经越来越庞大,一旦太平道发展到会主动对我们挑起战争,到时候师兄苦心救济的这些灾民们,或许都会被裹挟到乱军当中。到时遭灾的百姓可就远远不止这点人了,或许连这陈留城也会遭到战火的波及。”

    “子远莫要急躁,既然吴氏、卫氏都已准备好一同对付太平道,本官又怎会错过这场良机?只是如今即将到了年关佳节,这时候妄动刀兵只怕军无战心,会影响到整个计划。所以出于稳妥考虑,本官决定在这期间多积累些粮草钱饷,等到过了年关周围州郡有人率先对太平道发难之时,本官再顺势而起对陈留太平道动手。”张邈说的轻松无比,似乎荡平太平道不过易如反掌,并且话里还有些责怪吴懿不够稳重的意思。

    一场宴会下来吴懿三次试图说服张邈,但张邈注意已定,当下须以救济灾民为重,力求让灾民们能过一个好年,并且准备拿吴氏和卫氏捐出的粮草,发给灾民们用来当春耕的种子。

    吴懿冷着脸走出郡守府,他看出张邈对自己已经有些不耐,再劝下去张邈也不会听从自己的意见。哪怕自己搬出恩师陈寔的名号,他也不会在意那段恩情的,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个看重报恩的人。

    历史上张邈与袁绍曹操都曾是朋友,在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战役中,他对盟主袁绍出言不逊,袁绍要杀他却被曹操拦住。曹操说张邈是咱们的朋友,如果连朋友说几句牢骚话都容不下,如何能成大事?

    张邈感曹操救命之恩,于是就更加亲近曹操,两人关系好到什么程度?曹操在为父报仇讨伐徐州陶谦时,曾对家里妻儿说如果我回不来了,你们就去投靠张邈。这等信任换来的什么?张邈居然在曹操讨伐陶谦最关键的时刻,引吕布入了兖州!原因只不过是陈宫的几句离间说辞,就让张邈信以为真。最后曹操在濮阳大破吕布后,张邈本欲跟随吕布一起逃往徐州,却被自己的部下夜里割了头颅送给曹****。

    这等救命之恩都能说背叛就背叛,更别提陈寔那十几年前的一段授业之恩了。

    平心而论,张邈还算是个不错的父母官,但这家伙的眼光却实在浅薄的可怜。

    太平道的主体教众就是那些受了灾害的百姓们,张角这个大贤良师在教义中就说了,正是因为苍天已死才出现这么多灾祸,而黄天将为至上神,重新创下个太平世界里,既无剥削压迫,也无饥寒病灾,更无诈骗偷盗,人人自由幸福。这是太平道的基本教义和宗教理想。教义的隐藏意思,就是推翻汉朝这个已经死去的‘苍天’重立张角政权做百姓的‘黄天’。

    吴懿也很同情那些灾民,但当下应该先铲除掉太平道这颗毒瘤,再考虑救济灾民,否则太平道一旦起事,那些灾民就会被太平道教众裹挟成打砸抢的贼兵。

    而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张邈还要将宝贵的粮草不分时机的送出去,这不就是嫌太平道谋反用的粮草不足,开战之前先送点粮草聊表心意嘛?到时候太平道教众吃着张邈送给他们的粮食来攻打陈留城时,却不知道张邈又会不会捶胸顿足的后悔呢?

    如果没记错的话,明年,也就是公元年,刚过完年没多久,太平道的那个叛徒唐周就会到朝廷检举张角图谋造反,就算是因此提前仓促举兵,张角还是带着全国弟子抵抗了朝廷兵马足足九个多月。如果不是后来张角突然病死,以其在全国太平道教众心中的巨大声望,随时都能再拉拢出一批狂热教众随其征战。

    九个多月里虽然太平道里的那几十万教众死伤惨重,但与此同时他们又劫掠了多少原本丰衣足食的大小世家?让多少原本和睦的家庭变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将自己所受的痛苦加倍施加到别人身上,又是谁授予了他们这种蛮横的权利?难道那些大小世家就不是一辈辈先人通过努力才发展起来的么?别人先辈通过努力积攒下的家业,凭什么要遭受太平道教众的劫掠?

    历史上原本陈留吴氏在太平道起义之前也算是有了一定实力和规模,但正是因为兖州作为太平道起义的重灾区之一,吴氏在陈留的家产也受到了很大冲击,就在他们准备依靠吴匡的帮助重新振作的时候,董卓这个家伙又趁势而起占据了洛阳杀了吴匡。陈留吴氏这才陷入绝望,最后不得不背井离乡,跟随刘焉这老狐狸入了益州,妹妹吴苋更是被刘焉强行许配给力自己那个短命鬼儿子。

    吴懿知道那些灾民中大多数人也是遭了无妄之灾才变的一无所有,但吴懿却不想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父母妹妹,也要遭受一场无妄之灾。就算是为了家人,自己也绝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绝不!!

    既然张邈不肯对付太平道,那吴懿就自己来干。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