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十九章卞喜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留城外二十里外的一处略显破旧的大宅,这原本是陈留张氏的家宅,但现在,张家的人在一场‘意外’中都已经死光了,宅子如今的主人乃是太平道在陈留的布道使卞喜。

    宅子后院原来是一个花园,由于长久没有人去打理的缘故,整个花园已经荒废了,花园内杂草疯长甚至蔓上了青石板铺就的走廊。在这走廊的尽头有一间色的小屋,这曾经是宅子原主人用来赏花饮酒的住所,现在由于它四周空旷,坐在四面窗户大开的屋中,视线一览无遗不容易让人靠近,成为了卞喜和其下属商量太平道要事的会所。

    卞喜有些神情木然地跪坐在席上,周围几名太平道教众都大气不敢出的围拢在他身旁。

    “今天又有一个布教点被摧毁了?所有太平道传道者都被杀了?有没有追查到是何人所为?”

    见卞喜终于开口了,旁边一人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回禀上使,具那些流民们说,杀害我教传道者的是百余蒙面人,这些家伙趁着夜色前来偷袭,对正在传道的教众大开杀戒后就扬长而去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内第四次了,我们一共损失了三百多名教众,同时那些流民们也都开始对加入太平道充满了畏惧。如果在这么下去,我这个陈留布道使就快做不下去了!”卞喜想起自己当下面临的窘境,恨不得将那些该死的蒙面人大卸八块全部喂狗。

    另一名教众试探着提道:“据说这些蒙面人各个心狠手辣,又都有精良甲胄和兵器。这陈留城郡内能有此等精锐的,除了郡守府外还能有谁?所以小人猜测,是不是陈留郡守府已经对我们的计划有所察觉了?”

    “果真是陈留郡守府的手笔么?这些混蛋,我们还没动手他们居然敢来主动招惹我们?”卞喜重重地在身旁的案几上一拍,并将那茶几顺手推倒,上面由前主人留下的珍贵茶具全部砸碎在地上,一旁太平道教众见卞喜发怒,连忙退向一边噤若寒蝉。

    卞喜调整了一下呼吸,压下心中怒火:“我们太平道贿赂了朝廷那群阉人,这些刺史郡守们在没有得到朝廷文的情况下绝不敢动用城防军主力。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们只敢派出百余人偷袭的原因。”

    “那我们该怎么办?”

    卞喜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他张邈敢杀我教众兄弟,真以为我太平道就没有能力去反击么?你们几个给我把杜远兄弟喊过来,他是负责管理护教力士的统领,我们要教训张邈绝少不了他的帮忙。”

    一名教众匆匆离去,只用了一会工夫就带来一个满脸络腮大胡的壮汉,却正是卞喜要找的那个杜远。

    “卞上使你找我?”杜远虽来但态度却并不怎么热切,那随意的样子好像完全不把卞喜这个布道使当回事。

    卞喜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自己是被大贤良师派来陈留的布道使,也是未来起义后内定的天下三十六渠帅之一。但这杜远却是掌管陈留地界那数百名护教力士的统领。自己虽名义上有指使杜远的权利,但杜远却一直窥视着自己的地位,对自己发布的指令更是阳奉阴违。

    “杜远兄弟,最近连续袭击我教传道据点的那伙蒙面人,我们已经推断出是陈留郡守府派来的。距离大贤良师与我们约定的起义时间只还有四个多月了,可我们在陈留的教众发展却不增反减。若是这般下去,一旦大贤良师带领我们举旗起义,我们这陈留军渠的力量,必然不堪大用。如果因此影响了大贤良师的大计,只怕我等万死难偿。”

    杜远皱了皱眉头,大手一挥粗鲁的打断了卞喜的讲话:“上使直接说要做些什么就好了,说那么多屁话顶个什么用?”

    卞喜额角绷起几条青筋,好在他早就知道杜远这混蛋就是个生性暴虐的粗人,强忍怒气还是说道:“你带上麾下的护教力士,分批进入陈留郡,找个机会去把陈留郡守张邈的人头摘下来。我们必须告诉这些贪官污吏,敢来招惹我太平道的下场,就只是有死路一条!”

    “切,就这点事情还需将老杜特地喊来一趟?知道了,明天我就带人入城,只要计划顺利后天一早你就能看到张邈的人头了。”

    杜远一脸自傲的大步离去,他麾下的护教力士是由大贤良师亲自调教出来的教众精锐。不仅各个武艺高强,且都对太平道教义极为狂热,就算让他们会太平道立刻自杀,他们也绝不会有一丝犹豫。掌握数百名护教力士,也正是杜远有自信能和卞喜争渠帅之位的自信。

    卞喜看着杜远的背影,心中盘算着。杜远这家伙手上功夫到还算可以,可他做事情比较冲动为人又极为好色,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他,自己实在有点不放心,但杜远已经是自己能用的唯一一员大将。

    太平道毕竟底子太薄,大贤良师的几十名弟子分派到全国各地,每个地方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可堪一用,就算偶有贤才投靠太平道,但出于对大贤良师计划的保密,暂时也不能让这些人进入核心圈子内。

    “希望杜远这混蛋能顶点用,那么多精锐的护教力士在手,干掉一个毫无防备的张邈,应该并不困难吧?”

    …………

    眼看着快到年关时节了,在这一年里折腾不休的老天爷似乎终于累了,一场夜雪让百姓们纷纷祈祷,能预示着在明年能有个丰收的好年月。

    。

    深夜时分,除了驻扎在城墙上的值班军士,城内的百家灯火渐渐熄灭。但却有那么一批人,不仅没歇息,反而一起推着十几辆大车,在这大雪纷飞的夜里,踏着沉稳的步伐行向城中心的郡守府方向。

    沉重的木制车轮碾动着冰雪,发出轻微的破裂声,以及那咯吱咯吱的踏雪声,在寂静的午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可正是这滴水成冰的寒冬,让周边百姓都把身子缩在厚实的被窝里,就算偶尔有还未睡熟的人听到了这些声音,一时半会又怎肯轻易离开暖和被窝?待声音渐渐远去,又不禁嘀咕着或许是哪家商贩在为商铺运送货物吧。

    这些人正是杜远和他麾下数百名护教力士,他们在今天分批进入陈留城内,找了一处偏僻的大户宅院,将宅院内的主人一家全部灭杀,一直躲到这午夜时分才趁着大雪的掩护杀向郡守府。

    郡守府内此时尚有数十名精锐军士负责保卫工作,附近更是有一处数百军士驻扎的军营。杜远虽然鲁莽好色,但却并不是不要命的傻子。他们并未从郡守府正面那条街强攻,因为杜远知道这样做不仅会失去袭击的突然性,更有可能会在郡守府守军的死命防守中,拖延到附近军营的救护。到时候就算能达成目的,这数百名护教力士也会伤亡惨重,实乃得不偿失。

    杜远他早就侦查好郡守府附近地形和守备军力,所以才特地让人收集了几大车的引火之物,并悄悄的从郡守府后门那条街靠近,先让几名身手不凡的护教力士杀了那两个看守后门的军士,接着沿途将车内的引火之物布置好。打开郡守府后门的一瞬间,杜远让十几名护教力士分散点火,在城内制造混乱和恐慌,自己这带着剩余数百人发一声喊,杀入郡守府。

    “兄弟们,给我屠灭这郡守府!”

    护教力士短刀长剑蜂拥而入,正三五成群躲在郡守府里打瞌睡的军士们,还未弄清眼前情况就被扑倒斩杀。当剩余的军士开始反抗时,人数上的劣势已经更加明显了。往往是两三个军士组成一个小阵列,却要遭到十多个护教力士的疯狂抢攻,为了能快速击杀,这些疯子甚至只避让一些致命攻击,而以重伤的代价换取能击杀军士的机会。

    被喊杀声惊醒的张邈,身穿单衣提剑而出,抓住一名赶往后院的军士厉喝道:“出了何事?为何府上杀声四起?”

    “回禀大人,有少许贼人夜袭!”

    “岂有此理!何方贼寇居然敢夜袭我郡守府!来人,随我破敌杀贼!!”张邈少时也曾以剑术扬名,虽已上了些许岁数,却仗着自己经常习武,并不认为自己武艺有多少退步。

    这个时候张邈和这名军士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敌人,在他们看来应该不是大批人马进攻,毕竟城门守卫那么多人又不可能临阵通敌,怎会那么轻松就放大量敌人入城?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太平道护教力士人数虽然只有两三百人,但各个武艺高强不畏生死。再加上领头的杜远也有几分武艺,光凭府内仓促迎敌的几十名军士如何能轻松抵挡?

    “张邈狗贼!杀我太平道兄弟时,可想过有今日之厄!”杜远看到张邈披着单衣仗剑而来,仿若看到猎物的猛虎,大刀舞成一团银莲,连斩三名军士终于冲到张邈身前。

    “你们是太平道!该死,我张邈几时杀过你们太平道教众?居然敢来夜袭郡守府,今夜过后我必调集军民荡平陈留太平道全部贼寇!!”

    张邈一剑迎上杜远的大刀,但养尊处优十多年的张邈,就算有偶尔早起习武练剑,又哪里能比得上年轻力强打家劫舍出身的杜远?一声脆响,张邈的佩剑被杜远大刀磕飞,杜远手起刀落斩向张邈脖颈。

    张邈在杜远刀刃临脖前最后闪过一个念头‘悔不当初听从子远之劝,早早下手荡平这该死的太平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