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讨贼大将军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和七年,一月。朝廷捉拿唐周并车裂****义,太平道魁首张角得知事泄自称天公将军,二弟张宝称地公将军,三弟张梁称人公将军。张角以黄旗起义并星夜派人驰敕太平道诸方,约定共反汉廷。

    一时间,北至幽州南至荆扬,西至益州动至青徐。天下各地太平道教众纷纷以黄巾抹额,口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以山呼海啸般的恐怖气势冲向各自所在的郡县乡城。此时大汉许多地方的乡县城守大多是花钱买来的官爵,面对那铺天盖地冲向自己的黄巾浪潮,能保证自己不在马上被吓尿裤子就已经算是了不起了,又有几个肯不惜性命的为那洛阳朝廷死守城池?一时间黄巾大军连克百余乡县,在打破城池后又强行征召了当地百姓加入其中,声势变得更为浩大,竟隐隐有吞天之像。

    原以为太平道不过是疥癣之疾的天子刘宏,面对皇案上堆积如山的丢地失城的军报,被吓的几乎面如土色。

    “太平道娥贼骤然发难,如今天下各地都有求援军报,诸位爱卿可有良策授朕?”天子刘宏毕竟当了几十年皇帝,更是经历过残酷的党锢之争。虽然一时间被太平道的迅猛攻势所惊吓到,但缓过神后还是强做镇定询问起满朝文武。

    因之前举贼有功而晋升为司空的袁逢,在天子垂询的一时间站出班列:“回禀陛下,蛾贼之首张角,于民间花了几十年时间积攒的心血于今一时爆发的确让人瞠目,但我大汉传承四百多年的基业,绝不是些许蛾贼就能动摇的。臣恳请陛下遣大将军率部讨贼,有大将军出马必能旗开得胜!”

    天子刘宏闻言大喜将目光投向武臣队列首位的何进:“大将军果能为朕解忧否?”

    何进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如果何进是一刀一枪杀到如今这大将军的位子,那必然是有能耐有胆量答应的。但他原本不过是个卖肉的屠夫罢了,若不是自家妹子美若天仙被十常侍进献给天子刘宏,他何进如何能一步登天成为当朝武臣之首位列大将军之位?

    ‘这该死的袁逢老贼,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讨贼啊,把我捧出来作甚!’何进狠狠瞪了袁逢一眼,但袁逢却对他回以一记意味深长的微笑。

    就当何进原本要硬着头皮认怂时,站在他身后的卢植悄悄用手中玉笏顶了顶何进的腰。何进回头一看,却发现身后卢植、朱儁、皇甫嵩、曹操、吴匡、袁绍等人都以热切的目光看着他。何进虽没什么本事,但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将军,就算是头猪这时候也明白了,自己虽然没本事对付那些穷凶极恶的蛾贼,但在身后这些人眼里,那些蛾贼正是他们晋升扬名的至宝啊!

    “回禀陛下,臣愿为陛下讨贼!”何进挺直了腰板,仿佛自己运筹帷幄,区区蛾贼不过手到擒来一般。

    “好!好!社稷危难之时方知大将军威武!!朕就将讨伐太平道娥贼的军权交于大将军手上了,今日大将军回府可写一份奏章给朕,旦有需军械钱粮之事朕无不允诺!”天子刘宏大手一挥,就将决定大汉存亡的重任交于了何进手中,这沉重的担子压在身上,何进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退了早朝,何进邀请一众大臣前往大将军府。

    “本初啊,本将军自认对你们袁氏不薄啊,何以在今日朝上突然于本将军发难?”宾主落座,何进率先拿袁逢之子袁绍开刀。

    袁绍乃袁逢庶子,但不仅长得英俊潇洒且为人处事完胜袁逢嫡子袁术,故而袁逢力排他议,拿出家族中的很大一笔资源将其送入大将军何进麾下效力。

    见何进发问,袁绍不急不慢的拱手道:“大将军容禀,此刻蛾贼虽声势浩大,但不过是趁着各地官府刚过完年关毫无防备之际,取得的短暂优势而已。而我大汉朝手上不说多,光是关内就有近十万刚完成平羌的精锐大军,虽不能全部抽调,但只需取其中之精锐为骨干,再征召洛阳周边的一些郡兵为血肉,一支讨伐大军旦夕可成。有了这支兵马再加上洛阳武库里的精良兵器甲胄,何愁太平道娥贼难除?”

    袁绍旁边的卢植身为当世大儒本瞧不起靠女人上位的何进,但老友陈寔早写信说过太平道的危害,如今太平道果不其然的举旗造反,这时候自然是要以社稷为重:“太平道娥贼看似遍布天下,但其本以灾民为根本,这些年受灾最严重的当数冀、青、兖、豫、扬五州,其余州郡虽也有娥贼出没却因灾民不多而难成气候。幸运的是,因为一位老友的警示,兖豫二州大部分州郡都有了防范,故当地娥贼虽众但却未丢多少城池。

    如果大将军要起兵镇压太平道娥贼,老夫建议大将军兵分三路,一路出武关攻打占领了南阳的张曼成所部,一路出虎牢,镇压正肆虐兖豫二州的波才所部。最后一路为主力,前往冀州攻打太平道贼首张角所在的广宗。我军之兵甲远胜以木为兵的蛾贼势力,只要集中力量与娥贼打大规模战役,娥贼疏于战阵的缺点又会无限放大。娥贼虽众却可数阵而尽灭也。”

    皇甫嵩抚掌而笑:“卢子干不愧世之大儒,数十万娥贼竟视之无物。大将军若能按此策行事,则娥贼可平天下可定矣。”

    原本还觉得势大难敌的数十万太平道黄巾军,如今在卢植三言两语里,似乎要剿除他们易如反掌一般。而不管这场仗是谁打赢的,作为皇帝钦点的讨贼大帅,何进都必然是功劳最大的那一个。既然如此何进自然不会嫉妒卢植抢了自己风头,反而虚心求问:“本将军要坐镇洛阳统筹全局,却不知子干所所言的那三路大军,心中可有统帅人选?”

    何进的贪生怕死自然是让卢植鄙夷,但说到这三路大军的统帅之位,卢植心里也不愿意让何进这样的草包去担当。正所谓已将无能累及三军,大汉朝虽能轻易组建一支劲旅,但如果这支劲旅葬送在太平道手中,那必然会出现一个兵力的真空期,这样一来也会让整个天下局势陷入困境。所以在何进问道统帅人选的问题上,卢植当仁不让的朗声道:“老夫不才愿领一路军马前去广宗,另外两路大军老夫则推荐皇甫嵩将军和朱儁将军挂帅。”

    虽然曹操和袁绍都对这统帅之外垂涎三尺,但一来这二人资历尚且浅薄,二来卢植文武双全世之大儒,他说的话就算是何进也不愿轻易反驳。再加上这分兵讨贼的主意本来就是卢植提出来的,何进采纳了这个意见自然也就不会不给卢植这个面子了。

    次日,何进将卢植的战略布局上奏给天子刘宏。刘宏准许了何进的奏章。

    刘宏选了一个黄道吉日,祭祀天地后拜何进为讨贼大将军,拜卢植为北中郎将、皇甫嵩为左中郎将、朱儁为右中郎将,召集兵马分发甲胄派发粮草,兵分三路出洛阳,奉旨讨娥贼!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