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王度作乱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东郡东阿县。←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虽然因吴懿的影响,太平道的起义比历史上来的更加仓促,但对于早已加入太平道的东阿县县丞王度来说,既然大贤良师举起黄旗发动起义,那深受大贤良师恩惠的自己,顺应而起也是必然的了。

    王度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带着潜伏到城内的数百太平道教众,闯入东阿县仓库内。先是将原本留给郡县守备的甲胄兵器装备给这些持木为兵的太平道教众,接着一群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黄巾缠在额头上,就在这仓库中放起一把大火,口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杀向东阿县县衙。

    东阿县虽也算是东郡内比较大的郡县,但城内守备军也不过千人出头。在这深夜之中,千人左右的守备军只有一半还在值夜,且这数百人还分散在四面城墙、城内军营和县衙这六个地方。王度所带的这些太平道虽总人数不及守备军一半,但此刻正如一个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向一根手指,县衙内的守备军只做了垂死挣扎就被淹没在人海中,所幸的是县令尉涵反应及时,仓促之间还搭上了县衙内的马车,带着家眷细软从县衙后门逃脱王度的追杀。

    兵荒马乱之际,县内百姓无不被惊醒。原本就听说了太平道黄巾军首领于毒纵横于东郡境内,未曾想自家县丞也同样是太平道的一员,王度的叛变和县令尉涵的不战而逃,让惊恐的县内百姓和剩余守备军纷纷从四门逃离东阿县,待王度杀光县衙内抵抗的兵卒后发现,自家一番厮杀夺下的东阿县,居然已经成了一座空城。

    以自己这数百兵力连东阿县四面城墙也难以铺满,王度担心自己在接下来的朝廷反扑中守不住东阿县,就率军弃了县城投东郡太平道渠帅于毒去了。

    如果是原本的历史,太平道在二月末起义,三月中旬王度顺应而起时会正好遇到归乡探亲的程昱。但因为吴懿这些年的影响,太平道被迫在一月底就仓促起事,程昱刚刚处理完年关佳节间积累出的政务,便对上了在豫州大地卷起近十万娥贼的黄巾大渠帅波才。虽然同样挂念在东阿县的家人,但程昱自己身为长社县县丞,守土有责却难以抽身返回东阿。

    缺少了程昱这样的智谋之士,县令逃亡县丞叛变群龙无首的东阿县百姓们,只能一边躲到县城外的山林乡野间,一边派人向东郡治所濮阳内的郡守府求援。

    濮阳郡守府内,东郡郡守桥瑁正满脸愁容的坐在主位上。

    桥瑁字元伟,乃当朝太尉桥玄之子。曾是兖州刺史,后来因为天子刘宏贩官卖爵,桥家拿出一大笔钱来保住家主桥玄的太尉之位,由于资金匮乏桥瑁的兖州刺史宝座被汉室宗亲刘岱花重金买了下来,桥瑁无奈之下只能来到东郡做了一郡之太守。

    原本按照的桥瑁计划,在这濮阳好好积攒一笔资金,再利用自家做太尉的老爷子运作运作,把那该死的刘岱赶下台重夺兖州刺史之位。

    可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在之前大儒陈寔传信请桥瑁联手对付太平道的时候,桥瑁以妄动刀兵劳民伤财为由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结果如今太平道揭竿而起,兖州的两个小方渠帅卞喜、于毒都在自己东郡起事。东郡各乡县都传来求援信,如今连东郡少有的坚城东阿县都因县丞王度叛变而陷落。

    “该死的王度,本官要上奏天子将他满门抄斩!!”桥瑁将手中东阿县求援简狠狠砸在地上,犹不解气之余,抽出腰间佩剑在空中横七竖八的乱砍,好似这样就可以将叛贼王度斩杀当场一般。

    侍立在桥瑁左右下手的一众郡守府官员,虽亦恼恨王度的叛变,但此刻去没时间陪桥瑁这个官二代发泄怒气了,当先一人起身离座向桥瑁拱手行礼道:“桥大人,东阿县乃本郡少有的坚城,更是濮阳防御黄巾娥贼的必争之地。如今王度虽暂时夺下此城,但其立足未稳之际正是我等重夺东阿的最好时机啊。”

    虽然这么幕僚的建议看似很不错,但桥瑁却并不打算采纳:“濮阳城内所有军士除去其中老弱,只怕还不足四千之数。但东郡境内的于毒、卞喜两名贼首,麾下娥贼何止数万?若此刻分兵攻打东阿,若遇到于毒、卞喜中的主力,不仅东阿夺不回来只怕连本官的濮阳都难以保存。你们难道没听说过么?那些太平道最为仇视像本官这样的朝廷命官和世家大族,本官又岂能如陈留郡郡守张邈那般,命丧这些卑贱的蛾贼之手?”

    自家郡守这般惜命,眼睁睁的错失掉重夺东阿的战机,这让一众郡守府幕僚颇为无奈。其中一人听到桥瑁提起陈留郡张邈身死那件事,突然想到如今陈留郡境内似乎没有什么太平道蛾贼啊,那为什么不找陈留郡发救兵来援呢?

    “大人,陈留因郡守张邈被杀,校尉蕃向率军清剿了境内许多太平道据点,听说就连我东郡境内的卞喜贼首也是从陈留逃窜过来的。正因如此,如今的陈留境内并无大的黄巾蛾贼势力,陈留城内又有数千曾击败过卞喜的精锐郡兵。那既然大人觉得东郡势危,不如差人去陈留城请那蕃向率兵前来协助剿贼?”

    桥瑁提着佩剑大步走向那名幕僚,一把抓住他的臂膀:“如今这兵荒马乱之际,那蕃向肯来救援我东郡吗?”

    那人小心翼翼的将桥瑁的佩剑往旁边推了推:“陈留郡郡守张邈身亡,大人以东郡郡守的名义调集蕃向率军援助。在陈留郡并未有大的危机之时,他蕃向若不来就是不尊调令欺藐上官之罪,料想他也敢不来。”

    “好!就按这个办法做,他蕃向将境内黄巾蛾贼赶到我东郡祸害,率军助我平叛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若有陈留数千军卒相助,就算夺不回失地也能保证濮阳不失了。”

    桥瑁欣喜若狂,还剑入鞘,快步走到自己案几旁,抽出一份布帛就写起调兵令来。桥瑁对于收回失地攻灭娥贼的事情不感兴趣,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而不要落得和张邈那样身首异处的悲惨下场。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