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东阿城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今风头正盛的黄巾军,前身则是张角创立的太平道。太平道的主体是农民阶层,并且大多是因为天灾人祸导致无田可种的流民和灾民。虽然张角蛊惑人心的本事倒也拉拢了一些世家豪族或当朝官吏,但这些人对比起太平道庞大的教众总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当下这个籍知识被世家豪族所垄断的时代,大多由农民阶层组成的黄巾军,绝大多数的将领都没有受过完善的军事教育和文化教育。唯有张角在传道时曾给他的几十名亲传弟子解说过一些基础知识,让他们不至于目不识丁连沟通都成困难。

    但这些张角的亲传弟子和那些投靠黄巾军的世家豪族一样,数量实在是太少了。比起动辄成千上万的黄巾军,那点人根本无法完全掌控军队,于是张角被迫又从太平道收拢来的各地山贼盗匪头目中挑选了一些人,作为黄巾军的大小头目。

    而杜远,就是这其中的一员。

    比起身为张角亲传弟子的卞喜,杜远出身劫道山匪。后来杜远眼看太平道在各地疯狂扩张势力,出于想搏个出身考虑,杜远率部投效张角,并通过展露自己的武艺,得到了张角的赏识,被任命为太平道陈留传道使卞喜的副手,负责统帅数百教中精锐力量——黄巾力士。

    杜远并不是一根筋的莽夫,之所以在张角和卞喜面前一直扮演一副不动脑子的莽夫形象,是出于一个不动脑子光靠武勇的外来投靠者,一定程度上要比那些表现出精于算计的人更容易获得信任。因为莽夫只要稍稍给点小利益就能够让其倾心相投,而精于算计的人总会给人一种难以驾驭的感觉,自然难以成为掌权者的心腹。

    杜远他知道自己的智谋根本比不上那些从小学习的世家子弟,也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指挥千军万马排兵布阵的统率力。他之所以能好好存在于世并活的这般滋润,靠的是自身的武艺和敢于拼杀的血性。

    他曾以莽夫形象试图争夺卞喜的渠帅之位,但失败后就很干脆的接受卞喜的拉拢,以有勇无谋的形象继续效力在卞喜麾下。这次攻打东阿城的战役中,数万人马四面围攻三千多人把守的的城池,居然损失了五千多人还没有将其攻下。看着东阿城下堆积如山的黄巾军尸体,和城墙上越来越稀少的守军士卒。杜远知道这时候是该自己显露身手的时候了,便主动向卞喜请命率领黄巾力士参与下一波进攻中。

    这边卞喜也正为自己麾下的黄巾军伤亡太大而犯愁,听闻一向以武勇扬名的杜远想要亲自参与攻城,卞喜欣喜之余更是认定杜远这莽汉终于是在自己撒出大把金钱后真心效忠了。

    得到卞喜的同意,杜远提起一把环首刀和一面木盾,就带着扩充到六百人的黄巾力士,混在普通黄巾军士卒中向东阿城发起攻击。

    虽然同样是黄巾缠额,但黄巾力士作为黄巾军中唯一接受过军事训练的精锐力量,绝不是那些拿着锄头钉耙加菜刀的普通黄巾军能比的。在每次攻陷一座县城后,从县城武库中得到兵器甲胄都是优先供给黄巾力士装备,每次抢掠到粮食钱财,也是取出一部分赏赐给这些黄巾力士。吃得是最好的用的也是最好的,黄巾力士的士气自然也是军中最好的。

    城头蕃向所率领的陈留郡兵已经快要崩溃了,无论自己用刀枪剑戟杀了多少黄巾贼军,但后面总是能再冒出更多头缠黄巾的疯子扑向城头。原本守城最强利器弓箭,早就在黄巾军发起前几波攻击中用完了,现在这些将士们唯一可以凭借的就是手中已经有些崩刃的兵器,麻木的刺入冲上城墙的黄巾军。

    杜远将环首刀咬在口中木盾背在身后,腾出双手飞快的从攻城梯冲上东阿县的城墙。躲过一具从城头跌下的黄巾军尸体,杜远从攻城梯飞扑到城墙上。数名离他最近的两名陈留郡兵持剑挺枪趁他立足未稳时杀了过来。

    杜远取下口中那柄环首刀先斩落刺向自己胸膛的那柄长枪的枪头,又躲过一柄砍向他脖颈的那柄长剑,并顺势一刀将那名持剑郡兵的肚子割开,花花绿绿的肠子顿时流了一地,腥臭的热血喷了杜远一脸,但杜远却并不在意,反而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残忍的将那失去枪头的长枪兵一刀割喉,任由他倒在地上捂着喷血的咽喉垂死抽搐。

    “杀!!”

    看到杜远杀了自己两位袍泽,另外三名陈留郡兵手持钩镶和环首刀杀向杜远。

    钩镶是一种汉朝军队特有的奇型铁盾。盾为圆角方形薄铁板,前面有突出的尖;钩为圆柱形的长铁铤,均稍向后弯。上钩顶端为锐尖,下钩末端为小球。两钩中间连接盾后的把手。钩镶的盾牌部位可用以推挡,钩部位用以钩束敌方兵器。此种兵器兼具防、钩、推三种功用,虽不能有效防范箭雨攒射,但在肉搏时配合上锋利的环首刀,往往能有出奇制胜的机会。

    杜远之前作为一个劫路山匪,没少与围剿他的朝廷官兵打交道。官军中的钩镶盾配环首刀曾是他最烦的组合,但在无数次的厮杀中,杜远却总结了一套可以克制钩镶盾的办法。

    三面钩镶盾的目标都是杜远手中的那柄环首刀,如果被钩中了的话,三名郡兵就会瞅准杜远兵器无法格挡的机会,用环首刀将他斩做肉泥。

    可杜远去往后连退数步,先行躲过了那三面钩镶盾的纠缠,反而取下背后那面厚实的木盾,将身体藏在圆盾的后面,猛的撞向那三名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郡兵。轰的一声巨响,四人狠狠撞在一起。杜远虽是带着冲劲撞上来,但这边毕竟是有三名郡兵,相撞后三名郡兵只是稍稍退了二步,但杜远却退出三四步远。可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杜远明明受到了更大冲击,但却比那三名郡兵更快恢复了平衡,并再次提盾持刀冲了过来。

    原来,钩镶盾虽然在肉搏战中攻防兼备,但唯一弱点就是它的重量和造型会影响使用者的平衡性。如果是稳扎稳打的战斗,钩镶盾的弱点还并不明显,但杜远的连续冲击却让三名郡兵乱了阵脚,甚至慌乱中一名郡兵左手钩镶盾的铁钩划伤了另一名郡兵的小腿肚。

    趁着三名郡兵手忙脚乱之际,杜远一声大吼,先用木盾将一名刚刚要缓过劲来的郡兵头颅砸裂,又手起刀落将那名腿肚被误伤的郡兵头颅斩下,对上最后一名想要后撤的郡兵,杜远甩出手中木盾,趁那郡兵用钩镶盾防御时,一脚将其踹翻在地,并狠狠一刀捅入他的胸膛。

    杜远的凶悍让周围郡兵的士气大跌,当跟随杜远身后的黄巾力士纷纷冲上东阿城墙时,东阿城的防线才正式宣告被击破,统兵校尉蕃向力斩数名黄巾力士却仍无济于事,最终被淹没在后续黄巾力士的人潮中,并被其中一人割下头颅当做功绩献给杜远。

    杜远接过蕃向死不瞑目的头颅,一口浓痰吐在蕃向沾满血污的脸上:“陈留郡守张邈、陈留守备蕃向,哼!两个徒有虚名的狗官还不都死在老子手里!老子会把你们的头颅都保存好,等过些日子攻下陈留,老子再把你们两个狗官的人头挂在城门上示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杜远的厉害,哈哈哈哈……”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