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夜袭贼营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巾军安营扎寨的时候天空还挂着春天的暖日,但在临近日落之际忽然风云突变,原本被夕阳染红的云霞蓦然变城如铅色的幕布笼罩苍穹,一道道惨白的闪电划破漆的天空,轰隆隆的闷雷声此起彼伏,昏暗的世界里没有一丝风,这种沉闷的感觉让人分外压抑。

    渐渐的,沉闷湿热的空气忽的闪过一丝冰凉,在这一抹清凉过后,雷声大作风雨疾驰,幽暗的天空垂下一片雨幕,狂风骤雨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那密集的雨点仿佛是来自天空的利剑,要把这污浊的大地彻底撕裂。

    才片刻的功夫,天地间早已分不清界限,密集的雨线将眼前的景物遮挡的朦胧不清,刚刚开始埋锅造饭的黄巾军士卒纷纷寻找躲雨的地方,相隔稍远甚至连奔走的黄巾军士卒也看不清彼此的脸庞。

    “跟随大贤良师举旗起义的时候还是刚过年关,如今却已经是到惊蛰了呢。”一名四十岁左右的黄巾军站在刚搭建起的营寨下轻声感叹道。

    “是啊,如果俺那几亩地没被夺去的话,这时候正是春耕之时哩。都是那该死的袁家,如果不是他们强抢了俺祖传的耕田,俺怎么会落魄到无家可归的地步。”另一名三十多岁的黄巾军士卒似乎想起了曾经的生活,握着那杆锄头的双手不由握的更紧。

    听着士卒们的牢骚,那名闭目养神的黄巾军什长呵斥道:“明天渠帅要带我们去打陈留城,那么高的城墙还不知要死多少兄弟,有时间扯闲话还不如早点休息养足了精神,别到明天腿脚发软最后成了别人的垫脚石。”

    “把衣服晾着歇息吧。”

    “歇息了,明天还要和官军拼命呢。”

    听着外面春雷夹杂着暴雨,一众黄巾军将潮湿的衣衫挂在兵器上晾着,各自找个不漏雨的地方往那一靠就打起瞌睡来,片刻功夫此起彼伏的鼾声从一个个营帐内传出,疲劳的黄巾军将士们纷纷进入梦乡,等着第二天与陈留官军的一场苦战。

    两名身穿汉军甲胄的骑兵此刻正顶着暴雨,远远盯着黄巾军的营寨,暴雨让他们看不清营寨内的具体情况,但在暗中他们却能看到越来越多的营帐熄灭了火把,只有那两个简易寨门中还有一些火把亮着。

    “差不多了,该回去禀告少主了。”其中一名骑士整了整头上的斗笠,推了下身旁有些犯困的同伴。

    两人翻身上马,却并没有回到陈留城,而是往西北方向赶去。大约赶了四五里路,这才来到一处隐蔽的山谷内。

    “什么人?口令!”两人个靠近山谷谷口,数十名手持弓弩的军士突然从一旁的树丛中冲出,以半月队形将两名骑兵的退路堵死。

    “口令:除贼。”

    得到正确的口令,这群弓弩手才放下手中的兵器,并让开了通往山谷的道路。←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本来空荡荡的山谷内,此时却有一座军营将山谷道路全部堵死。两人在营寨前下了马,快步走入中军大帐内。却见陈留吴氏的嫡长子吴懿,正与身边的典韦和徐庶商议着什么。

    “少主,黄巾军已经来了,我二人按照少主的吩咐,在黄巾军没有攻城的情况下,一直监视到他们大多数入睡为止,这才来向少主禀报。”

    “辛苦你们了,快到后面换身衣服再喝点热汤暖暖身子,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吴懿见两人都浑身被大雨浸湿,便让两人下去换身衣服。

    两名骑兵拱手告退,一旁的徐庶有些激动的笑道:“果然不出主公所料,这群蠢贼还真的没有去攻打别的县乡,而是径直赶到陈留城来了。”

    吴懿搓了搓有些颤抖的双手:“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陈留城是中原腹地少有的大城,城内粮草充裕又有几十个大小世家。这群黄巾军亲手攻灭了蕃向的三千多人,在明知陈留城空虚的情况下,他们必然会迫不及待的攻打陈留城。而如果我们将各县乡内并不多的郡兵全部集中到陈留城,虽然能暂时挡住这群恶狼,却必然会逼他们将目标转移到其他地方。”

    “于是主公就与城内张超校尉商量好,准备在黄巾军进犯陈留的时候前后夹攻一举击溃这股黄巾军!”徐庶对吴懿的胆量和果决十分敬佩,这陈留城内有那么多世家豪强,但肯出粮出力整合出一支义军与黄巾军一战的世家豪强,却只有吴懿和他身后的陈留吴氏。

    吴懿嘴角扬起一丝自信的微笑:“为了等这条大鱼我们提前两天躲在这山谷里,如今鱼已入瓮中,却不能再给它逃出来的机会。传我将令,全军人衔枚马裹蹄,跟随我前往黄巾营地。”

    “诺!”

    午夜子时。下了一晚上的暴雨终于渐渐变小,但湿寒的春风却让那些负责守夜的百余黄巾军士卒全都围在火堆边上,陈留城四门都有自家的斥候看守,再加上今夜又是雷又是雨的,他们觉得陈留城里的那些官军应该也不会挑这破天气出来送死。虽然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是大军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外面淅淅沥沥的雨点声,还是让这些黄巾军双眼皮直打架,一些胆子大性子粗的,干脆就靠着身边袍泽的身体,慢慢进入香甜的梦乡。

    但就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吴懿却所率领的两千多名将士,顶着冰冷的春雨和刺骨的寒风慢慢靠近黄巾军的大寨。

    可能是因为他们从营寨的侧后方靠近,一路上也没被黄巾军的斥候发现,这到让吴懿所准备的那两百骑吴氏护卫白白紧张了一路,因为如果遇到黄巾军的斥候,就将由这些精通骑术的精锐来负责截杀。这些在边关与羌人匈奴人厮杀了大半辈子的百战精锐,此时各个装备着吴氏花重金筹集来的上好战马,身上背负着强弓劲弩铁枪横刀,是吴懿手上真正的王牌力量。

    在这一刻疾风骤雨就是吴懿军最好的掩护,电闪雷鸣为他们遮挡了急促的脚步声和马蹄声,乌云遮挡了夜晚唯一可以照明的月亮,脱离了火把的光耀几乎就看不到五十步外的景物,却正好遮挡了黄巾军守夜者的警觉视线。

    眼看距离黄巾军的大寨还有五百米,吴懿下令熄灭那数十个负责引领众军士前进方向的火把。不远处的黄巾军营寨的后门就点燃着两处火堆,这在夜中正如明灯般指引着众人。

    吴懿看着眼前黄巾军那简陋的营寨,此刻的他除了激动竟没有一丝紧张。他知道这一刻就是自己腾飞的第一战,也是改变自己和家族命运的第一战,此战只能胜不能败!

    “众将士!此战虽敌众我寡但我军却有奇袭之利,入营后徐庶你率领一半人马往左路攻,我与典韦率领一路人马往右路攻,中途转道合攻敌军中军大帐。”

    “徐庶领命!”

    “典韦领命!”

    吴懿纵马上前抽出腰间长剑:“天佑大汉,此战必胜!众军听令,随我上阵杀敌!!”

    “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