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四十章 卞喜的逆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什么你们这些家伙还都不动?难道没听到本帅的将令吗?去给本帅夺回前营,在本帅剿灭这边的官军前,不准从前营放一个官军过来!”

    卞喜的怒吼让一众溃军更加不满,自从在东阿打赢一场恶战后,卞喜这位黄巾军渠帅变得骄傲自满,对黄巾军底层的普通士卒更是毫无悯恤之心。虽然这些黄巾军士卒也知道自己贱命一条根本算不得什么,但为了卞喜这种主帅而牺牲性命,怎么想都有些不值得。

    这边卞喜还在训斥身旁的溃卒,那边吴懿在看到黄巾军前营火起的时候,立刻明白那是陈留校尉张超按照约定前来夹击黄巾军了。虽然这张超比计划中稍稍慢了一些,但毕竟他还是来了。黄巾军深夜遭袭,主力又被自己拖在中军大营,只要张超再从黄巾军的身后冲出来一起夹攻,就算黄巾军人数上占据了优势,却还是难逃被击破的结局。

    “全军转攻为守,坚持住!我们的援军已经来了,只要再坚持一会胜利就将属于我们!!”吴懿刺死一名从军阵中冲进来的漏网之鱼,大声喝止了原本准备强行冲击卞喜中军大营的众将士。

    吴懿的那声银叶连环锁子甲在夜中分外耀眼,卞喜在听到吴懿的呼喝声后,立刻猜测这名银甲小将应该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虽然有些惊讶今夜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的敌军统帅如此年轻,但卞喜却敏锐的觉察到这很可能是上天赐予自己的一个良机。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生活在东汉的卞喜自然是不知道这句诗词,但此刻卞喜的脑海中却还是浮现了与这诗词极为相近的想法,杀了敌军的统帅,并趁乱一举剿灭这伙官军。

    对于自己的武艺卞喜还是有些自信的,他虽然一直未曾在公众场合显露过自己的身手,但在私底下却和杜远切磋过武艺,虽然那一次切磋双方只是战成平手,但其实卞喜还有一招独门绝技未曾使出过,否则杜远那莽汉必然会死在自己手上。卞喜暗想如今战场上比自己武艺高强的只有那名叫典韦的丑汉,只要自己避开那个正肆意虐杀黄巾军将士的怪物,干掉一个小娃娃应该问题不大。

    撇下那群丧胆的前营溃兵,卞喜提起一把点钢枪,操纵战马特意避开典韦那处战团,借着战场的喧闹声悄悄向吴懿靠近。

    而吴懿之前为了能帮徐庶打开局面,特意把典韦派去支援徐庶去了,他的身边除了正奋力杀敌的义军将士之外,他的四名贴身护卫如今也只剩下两人还有一战之力。←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吴懿此刻正指挥军士们防御黄巾军的疯狂反扑,眼看今夜胜利在望,吴懿的内心难免有些激动和兴奋。可正是这种心情却影响了他的洞察力,完全没有看到黄巾军的渠帅,正骑着马缓慢靠近自己这边。

    倒是之前因杜远的猛攻而筋疲力尽的徐庶,指挥部下摆出防守阵型之余,还不忘时刻观望战场的细微变化。当徐庶发现原本在中军大帐指挥黄巾军围攻自己的卞喜,此刻却单枪匹马悄悄向吴懿所在的那处战场靠近时,徐庶立刻察觉到卞喜这是想要冲吴懿下手了!

    “主公!小心敌将偷袭!!”徐庶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无法穿越战场支援吴懿,情急之下只好大声向吴懿示警。

    见自己的计划被识破,卞喜干脆也不继续掩饰自己的行踪,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借着胯下良驹爆发所带来的强劲冲击力,长枪舞做漫天银花,连续刺倒数名义军将士,迅速拉近了自己与吴懿之间的距离。

    “保护主公!!”见敌军将领单骑来袭,两名吴懿的贴身护卫相视一眼,同时提起刀枪杀向卞喜。

    卞喜知道只要突破了这两名护卫的防线,那个身穿银甲的小娃娃就会暴露在自己的枪锋之下,便奋起余勇点钢枪接连刺出两朵枪花,一名护卫措不及手被刺中额头当场丧命,另一名护卫勉强用长刀格挡了一下,卞喜的枪尖偏离了他的咽喉位置,刺中了这名护卫的肩膀。

    “给本帅闪开!”卞喜哪里有时间去料理这种杂鱼,见没能一枪刺死这名吴懿的护卫,双手一用力就想将他从马背上挑飞出去。

    谁料想这名护卫任由卞喜用长枪将自己挑飞马背,却死死抓住卞喜的枪柄不松手。点钢枪的枪头将这名护卫肩膀上的伤口撕裂的更大,但卞喜如果继续纠缠下去,就会被全力围拢过来的义军士卒所包围。

    卞喜恨不得将这碍事的杂鱼刺出七八个透明窟窿,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浪费了,为了能成功击杀敌军统帅,卞喜持枪的双手用力一甩,将那名护卫连同自己的点钢枪一同丢到一旁,看着身前再无守卫可用的吴懿,卞喜露出一丝狞笑,从怀中掏出一个漆漆的物件,抬手砸向吴懿的面门。

    “居然丢暗器!!”眼看卞喜砸出一件不拉几的球状物体,跟在典韦身旁又苦练了半年的吴懿,使出全身力气将上半身向后仰天斜倚,用一记铁板桥惊险的躲过了卞喜的暗器袭击。

    “哼!本帅看你还能躲过几次!!”卞喜见吴懿躲过自己的全力一击,却并不懊恼,手上用力一拉,那颗丢出去的球状物体,居然又被拉了回来!

    正准备起身的吴懿,感觉到又有一股劲风从脑后袭来,只好狼狈不堪的从马背上滚落到地上,却又躲过了一记卞喜的杀招。

    “居然是流星锤!”趴在地上的吴懿这才看清了在卞喜手中挥舞着的那个‘暗器’,居然是在这东汉年间极为罕见的流星锤。

    “狗官纳命来!!”卞喜已经看到那些义军士卒正疯狂的围杀过来,时间只允许他再使出最后一击,如果这一次再让那身穿银甲的小娃娃躲过,自己就必须撤离了。

    流星锤被卞喜用力旋绕了五六圈,借着惯力重重的砸向趴在地上的吴懿。

    “铛!”承载着卞喜全部希望的流星锤,在即将砸中吴懿的前一刻,居然被一柄巴掌大的小铁戟砸中锤身。带着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流星锤被那小铁戟撞出了预定路线,重重的砸中一名扑上想要营救吴懿的义军头上。那义军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白花花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液,就顺着裂开的颅骨哗啦啦的流淌出来。

    “典韦在此,贼子休伤我主!!!”

    原来之前的那柄小铁戟居然是典韦徒手掷出的,这一招撒手戟连吴懿和徐庶都从未见典韦使出过,却没想到典韦在众人面前第一次用出,就拯救了吴懿的性命。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