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皇甫嵩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可知道,谎报军情乃是重罪?”

    “将军若是不信,待到了陈留城内随便找些人问问,就知道小人所言没有半点虚言了。”那队率见皇甫嵩一脸的不相信,不禁有些委屈。

    皇甫嵩抚须而笑:“非是怀疑你,而是这个消息让本将太惊讶了,本将不得不再三确认。本将且再问你,是何人领军大破贼军?一共用了多少兵马?又是如何攻灭了数万黄巾军?”

    “回禀将军,是陈留吴氏族长的嫡长子吴懿,及陈留校尉张超共同率军破贼,总共兵马应该在四千人。那一天下午黄巾贼的大军赶到了陈留,贼军见天色已晚就在城外设下大营准备来日攻城。但那吴懿却早带着自己招募的两千义军潜伏于城外,趁着当晚突如其来的狂风骤雨从黄巾贼的后营发起奇袭。城内张超校尉发现城外贼军大营喊杀震天,就率领城内两千郡兵从黄巾贼的前营发起猛攻。吴懿于交战中力斩贼军将领卞喜、杜远二人,贼军失陷了统兵大将又被前后夹击,这才全军崩乱四散而逃。”

    那名队率曾亲身参加过那场夜袭,见皇甫嵩尚且不信自己所言,便将那一夜战况简单叙述一遍。

    皇甫嵩听完这名队率的叙述,心中对那吴懿更是产生一股好奇。但此地不是久谈之地,皇甫嵩调转马身重新返回军阵当中:“全军继续想陈留进军,本将倒是要去看一看,剿灭数万黄巾贼的到底是何等人物。”

    数千骑军呼喝一声,带着滚滚浊尘冲向陈留城。好在那汉家旗帜早被城头守军望见,在张超的指挥下早早的打开陈留西城门,并列阵于城门外迎接这股朝廷军队。

    皇甫嵩让军队随那些陈留郡兵前往军营屯扎,自己则带着十多名军中将校,跟随张超前往暂且还空着的陈留郡守府。

    一路上皇甫嵩又询问起前些日子大破黄巾贼的战事,张超虽然说得大致和之前那队率没什么区别,但张超却将吴懿的计划说得更清楚,经过张超话里话外的推崇,皇甫嵩更是对吴懿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张校尉可否能将那吴懿招来?本将军今天听了那么多关于他的事迹,却想要亲眼见他一面。”

    “遵命。”

    张超应诺一声马上派了一名身边的亲卫军士去吴府招吴懿过来。不到半个时辰,吴懿就带着徐庶和典韦跟着亲卫军士的引领来到郡守府。

    这几天吴懿虽是一直闲在家中陪伴家人,但是对于一场大战后还侥幸活下来的千余义军军士却并没有忘记。得益于吴懿在那场大战中率先攻陷了黄巾军的中军大营,又没有参与张超对黄巾军溃军的追捕,整理战场时吴懿所率领的义军将士们却是得到了最多的战利品。

    无论是粮草、军械、甲胄,甚至还有卞喜这些日子劫掠来的金银珠宝,作为血战后取得的战利品吴懿心安理得的吞下了其中的七八成。好在张超那时全部心思都放在追杀黄巾军溃军身上,等得胜归来后志得意满下也没有计较那些战利品的归属。

    利用这批战利品,吴懿拿出一半金银珠宝兑换成五铢钱,用来发放给阵亡军士的家属和其余幸存军士。另一半金银珠宝和粮食,则全部填补之前父亲给自己招募义军置办甲胄军械所透支的家库。至于那些黄巾军遗留下来的甲胄兵器及最为珍贵的数百战马,吴懿则暂且收藏起来,并准备留到以后需要时再用。

    今日吴懿本来是打算去再招募一些流民将义军补满两千人,但张超突然派来亲卫说是朝廷任命的左中郎将皇甫嵩要见自己。思来想去自己似乎和皇甫嵩没什么关系啊,但既然人家都摆好酒宴等着自己了,吴懿也只好怀揣着不解跟来了。

    “在下吴懿携家臣徐庶、典韦,拜见皇甫将军。”

    “拜见将军。”

    见吴懿面如冠玉身材壮实好一个翩翩贵公子模样,皇甫嵩满意的招手示意吴懿三人入席而坐:“三位义士协助朝廷大破黄巾贼乃有功之士,不需如此多礼,且快快入席就坐。”

    吴懿三人又再向皇甫嵩行了一礼后,这才坐在皇甫嵩右手边的一处空着的席位上。

    这里虽是陈留郡守府,但自从前任郡守张邈遇袭身亡后,这郡守府就一直没有使用过。眼下拿出来供给皇甫嵩在陈留的住所,也只是简单的清扫了一下,从一些细微处任然可以看到些许血渍残留的污痕。好在皇甫嵩等人都是出身行伍的军中宿将,并未在意这点微末细节。

    见吴懿三人落座,皇甫嵩示意大家开宴。待酒过三巡之际,皇甫嵩带着笑意问道:“本将听说子远师从陈仲弓?不知是也不是?”

    吴懿拱手回禀道:“陈君正是在下恩师。”

    皇甫嵩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陈仲弓世之大儒,子远能以区区两千义军大破数万蛾贼,真乃名师出高徒也!”

    “皇甫将军谬赞了,恩师门下英杰无数,在下不过是其中最不成器的一个罢了。”吴懿摸不准皇甫嵩话中的意思,难道他突然将自己唤来就是为了夸赞自己几句?

    皇甫嵩大手一挥:“子远何必太过自谦?本将已经多方打听了你的事迹,你从小在陈留就有神童之名,破例以稚龄加入颍川学院并拜入大儒陈仲弓门下,在学成归乡后遇到蛾贼侵犯家乡,毅然招募了一支义军设计大破数万来犯蛾贼。子远能文能武又杀贼有功,又哪里会是不什么不成器?”

    吴懿被皇甫嵩的夸奖说得都有些脸红,赶忙向皇甫嵩敬了杯酒以示谢意。

    皇甫嵩抿了口酒水,突然又发问道:“贼首张角藏于民间数十年积累实力,如今骤然发难于各地举起反旗,以子远之见朝廷该如何应对黄巾蛾贼?这场战事最终又会谁胜谁负呢?”

    吴懿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对于皇甫嵩的发问稍稍想了想。

    这倒不是很难回答皇甫嵩的这些个问题,而吴懿想的却是皇甫嵩为什么要突然问自己这些东西,难道他是想考验自己的才学么?作为一个朝廷新任命的左中郎将,皇甫嵩这么看重自己的目的又是何在?

    吴懿猜不出皇甫嵩的想法,但他却知道皇甫嵩作为历史上东汉朝廷少有的名将,至少不会是个嫉贤妒能的小人,而且自己叔父吴匡还是大将军何进的心腹,就算皇甫嵩要有什么坏心思他也该三思而后行。想到这里,吴懿起身答道:“依在下看,朝廷与黄巾贼的这场战争,最终胜利者必然会是朝廷!”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