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初见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如今黄巾贼子正在各州郡肆虐,许多郡县城池都被打破,无数普通百姓都被裹挟成了蛾贼。朝廷才刚刚与羌族大战了一场,三辅重地尚且未稳,实在抽不出太多军士出关平叛。子远又为何这般肯定,朝廷在这最为虚弱之时都必然能击破黄巾贼?”皇甫嵩似乎就是想好好考究一下吴懿的才学,并不打算就这么让吴懿简单应付过去。

    “黄巾贼以鬼神之说蛊惑人心,自贼首张角举事以来黄巾贼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等恶行却早已让黄巾贼丧尽其数十年累积的民心。如今全国各地黄巾贼虽有数十万之众,但与天下数千万百姓比起来犹如萤火比之皓月。从这一点来看,黄巾贼的败局就已经注定了。

    至于朝廷方面,数百年的底蕴绝不会因为经历了一场与羌族的战争就消耗一空。之所以如此虚弱,其实是被以十常侍为首的阉党所祸害的。就拿当下这黄巾贼来说,只因为贿赂了阉党众人,结果就得其数十年庇护。期间多少人曾举报贼首张角意图谋反,却都遭到了阉党的遮掩和排挤。”

    吴懿所说都是事实,黄巾起义之所以会败,最主要原因中除了张角突然病死外,就当论黄巾军烧杀抢掠图一时之快,却因此让许多原本支持黄巾军的普通百姓对其痛恨不已。

    而当下东汉朝廷之所以如此被动,最主要原因就当今天子昏庸无能贪财好色,宠信张让、赵忠为首的十常侍,致使这些阉人得以能祸乱朝政。

    虽然这些年天灾不断,但如果刘宏能将自己放在美女和黄金的精力,拿一半放到政务和朝堂上,那他借着汉军平定羌族叛乱的威望,内安民心外慑异族再得一众能臣良将相助,未必不能中兴汉室再续气运百余年。可刘宏却贪图享乐,将自己身为皇帝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分给一群肢体不全的阉人去掌握,闹到大汉天下最后内忧外患皇帝宝座都被昔日臣子所取,却纯粹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当然,吴懿面对朝廷新任命的左中郎将,自然不能将当今天子刘宏的过错说出来,那作为最为人厌恶的阉党,自然就要被拉出来做罪魁祸首被批判了

    “这次黄巾贼举旗造反,圣上震怒之下已经责罚了那些该死的阉货。只是阉党比较久在圣上身边,圣上一时还没下定决心除掉所有阉党。当下最关键的是平定那数十万黄巾贼,却不知子远可有何建议?”皇甫嵩对于阉党的确很痛恨,但现在局势已经不是杀几个阉人就能解决的了,只有将黄巾军主力击破才能让天下重获安定。虽然朝堂之上已经定下了三路破敌的战略,可皇甫嵩还是想听听吴懿的见解。

    吴懿这些年想了很久,对于黄巾军的虚实甚至比张角还清楚。对于皇甫嵩的询问,吴懿也不打算藏拙:“黄巾贼眼下虽势大,却是完全依托于贼首张角几十年的积累。据在下了解,黄巾贼近乎所有渠帅都是张角的亲传弟子,这也就意味着黄巾贼军中将领的缺口很大,以至于要全靠贼首张角身边的亲传弟子去统领军队。

    张角此人虽大逆不道,但不可否认的是张角的确很有才华,能悄悄积累出数十万教众与其一起举旗造反,其心智坚忍绝非常人可比。只不过黄巾贼众里像张角这样有才华的毕竟是极少的,大部分黄巾贼将领都缺乏足够的智谋,统帅军队也全靠张角亲传弟子的身分来压服军心。

    综上而论,在下建议朝廷开辟多个战场,将连成一片的黄巾贼众分割成数块。张角毕竟只有一个人,他能在冀州坐镇其总坛,却未必能顾及到南方和中原。如果朝廷派一路大军入冀州拖住张角,再派几支偏军进攻中原和南方。贼军首尾不得兼顾,必然会露出破绽。只要朝廷的平叛大军能抓住机会先击破中原和南方黄巾贼,再汇合到冀州围剿张角,则张角就算真的是仙人下凡有奇门异术相助,也绝难抵抗天下万民的滔天之怒!”

    皇甫嵩猛的从席上站起身来,只是因为吴懿这番言论与朝廷定下的三路讨贼之计如出一辙,若不是吴懿分析的有理有据,差点就让皇甫嵩以为是朝廷的战略已经泄露了呢。看着一脸自信的吴懿,皇甫嵩顿时起了爱才之心,这吴懿不过是刚及冠没多久的少年郎,却文可出谋划策武可上阵杀敌,稍加栽培后绝对会是未来大汉的栋梁之才!

    想到此处皇甫嵩下定决心要为朝廷招揽吴懿:“子远,如今恰逢乱世正是吾辈建功立勋的好时机。你虽年纪不大却能文能武,只在陈留一地耗费青春做一普通富家子岂不可惜了一身才华?本将被朝廷任命为左中郎将,正是负责剿除中原地界的黄巾乱党。这次朝廷所征用的军士大多是司隶及河东一带的郡兵,因为常年疏于训练军中宿将前些年又大多被调往边关镇压羌人叛乱,这些郡兵的战力也就比黄巾蛾贼的乱军稍稍好一点。子远能以数千新招募的义军大破数万黄巾贼,实乃天生将才。若有子远助本将一臂之力,就能更快击破那些黄巾蛾贼,如此则上可报国下可安民,更有建立战勋搏取功名的机会,不知子远有意否?”

    ‘我说怎么好端端的请我来赴宴,原来缺兵少将来拉壮丁来了。’

    吴懿摸清了皇甫嵩的用意,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如果是寻常世家子在恰逢乱世之时,肯定会以躲避战乱保全家业为重。但吴懿却知道如今这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绝对难以成事,因为黄巾军那松弛的军纪已经让张角苦心积累数十年的民心全部丧尽。如今大汉朝廷虽然在战局上暂时处于劣势,但只要大汉的三路讨伐军成功任何一路,就必然扭转敌我双方的优劣形式,并借助数百年的底蕴撑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叛乱。

    而既然吴懿知道黄巾军必然难逃一败,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捞取功勋的难得机会。借着皇甫嵩的招揽,吴懿慷然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将军既然不嫌在下粗鄙,在下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皇甫嵩原本还以为自己很难用三言两语收纳吴懿这样的世家子弟,毕竟如今正值战乱之时,吴懿身为陈留吴氏的嫡子又曾师承大儒陈仲弓,未来前途已不可限量,根本不需要通过刀箭无眼的战场来博取功勋。

    皇甫嵩已经暗地里做好被吴懿拒绝的准备,并打算为了得到吴懿这年轻才俊的帮助而多费些口舌去说服他。如果吴懿最后还是拒绝了自己的招揽,自己便以其师陈仲弓的名义逼他跟随自己一起去剿灭颍川黄巾贼。

    可谁曾想自己不过是刚刚开口说一句,这吴懿竟立刻接受了自己的招揽,甚至还说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豪言壮语,这让皇甫嵩一时间楞在那里,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好!好!!能有子远相助,真吾之幸也!”皇甫嵩对吴懿极为满意,这已不仅仅是因为吴懿在之前战役中展露出的出色胆略和智谋,更多的是吴懿本身表露出的对大汉社稷的‘忠诚’。一直以来大汉朝素有‘关西出将关东出相’的说法,在出身关西的皇甫嵩映像中,关东世家子弟大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生相,没想到在陈留却也有吴懿这样有勇有谋的热血男儿。

    吴懿倒不是对这腐朽的东汉朝廷有多大的忠心,只是眼下张角的黄巾军打击面太广,不仅贪官污吏要遭殃,就连寻常百姓和普通世家豪族也同样在黄巾军的劫掠名单上。吴懿必须配合大汉朝廷将其剿灭,而既然是必须要面对的敌人,能顺带赚取一些军中功勋,吴懿自然也不会嫌多。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