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懿掌乾坤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濮阳求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元年东汉中平元年,太平道在唐周叛变****义被车裂后仓促起义,一时间天下十三州中,除了交州凉州地域偏远外,其余各州皆有头裹黄巾的太平道教众蜂拥而起,大小百余城池被攻破,但凡不肯投降的朝廷官员皆被处死,城内世家豪强及普通百姓的家财粮食全部劫掠,妇人被淫辱男子被裹挟充军。

    被势如烈火的黄巾起义所惊吓到的皇帝刘宏,第一个命令就是先让人在洛阳外围的八个关隘——函谷、太谷、广成、伊阙、虎牢、武关、孟津、小平津设置都尉布防护卫。在确保洛阳暂且无忧的情况下,这才拜何进为讨贼大将军,卢植为北中郎将皇甫嵩为左中郎将朱儁为右中郎将,征召了近十万郡兵分三路讨伐黄巾贼子。

    四月中旬,随着粮草军械筹备完成,朝廷的平叛大军正式出关平叛。北中郎将卢植率军四万余出河东攻冀州黄巾,左中郎将皇甫嵩率军三万余出虎牢攻中原黄巾,右中郎将朱儁率军两万余出武关攻南方黄巾。

    陈留城,作为左中郎将皇甫嵩选定的粮草中转之地,无数从洛阳运输来的粮草军械都囤积在此,而作为中路军主将的皇甫嵩,在留下五千军马驻防陈留城后,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两万七千余将士兵进颍川,迎击黄巾渠帅波才的十数万黄巾主力。

    而吴懿自那日应下了皇甫嵩的招揽后,第二天就被皇甫嵩征辟入军,迁抚军都尉一职,负责训练留守的五千军马并协助校尉张超一起守卫陈留城,而那千余幸存的义军将士也被皇甫嵩一并征召,但为了尊重吴懿之前所花费的钱粮,这一千多人是以吴懿亲军的身份加入。

    借着此刻陈留城内有无数甲胄军械及充足的粮草,吴懿又从流民营内招募了数百青壮将亲卫军数量增添到两千人,并为自己的这两千亲卫置办了最好的装备。若非军中战马全部被皇甫嵩征调去了颍川战场,吴懿也许还会给自己的亲卫军全配上战马。

    五千朝廷的平叛军,两千余吴懿亲卫军,再加上陈留校尉张超手下的两千余郡兵,此刻陈留城内足有近万人马,配合陈留城深厚的城墙,就算应付上十万黄巾军围攻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这一日,吴懿正在陈留守备府与张超商议军事,门外突然有东郡的信使求见。

    “东郡来的?让他进来。”对于东郡张超唯一映像就是前些时候从那来了数万黄巾贼,张超倒是有些好奇东郡有什么人会要面见自己。

    倒是吴懿听到东郡二字,突然想起之前蕃向这个倒霉鬼。这家伙在张邈死后才做了几天陈留郡的一把手,却被东郡郡守桥瑁招到东郡为其挡刀,最后被卞喜的黄巾军围攻至死。

    来人身穿文官官服,但官服上沾染的血渍和泥土却让他显得颇为狼狈。还不等张超开口发问,来人就拜倒在地上口中大呼:“濮阳城危急,请大人速速发兵救援!!”

    “濮阳城又危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而且之前肆虐东郡的那伙黄巾贼不是被我们陈留歼灭了吗?怎么濮阳又有战事了?”张超有些不解东郡怎么老是出事,而且一出事第一时间就跑来陈留搬救兵。

    那文官轻咳一声:“大人有所不知,之前从东郡来的那伙黄巾贼贼首名为卞喜,他原本就是被蕃向大人从陈留赶出来的黄巾渠帅。而如今率众围攻濮阳城的这伙黄巾贼贼首名为于毒,这家伙却是在东郡起家的黄巾渠帅。”

    吴懿冷哼一声:“莫非你话中意思是怪我们陈留没管好那卞喜,反而把他赶到东郡祸害你们了?就算如此,我们陈留守备蕃向大人也为了救援你们而命丧东阿,卞喜的数万黄巾军也都被我们剿灭在陈留城外。之前卞喜来攻陈留时我们派人找你们求救,你们郡守桥瑁对我们的信使避而不见,如今于毒围攻你们濮阳城,你们跑来陈留求救时难道不会羞愧么?”

    “这位后生莫要误会,本官绝无责怪之意,而且我们东郡的郡守桥瑁现如今已经弃城而逃了,本官这次是为濮阳城内十数万百姓性命安危而来,而不是为了他桥瑁。”那文官见吴懿年纪小却来插嘴,因顾及到或许和张超而不敢呵斥,但官架子却也摆起来了。

    张超见这人似乎对吴懿有些不满,不由嗤笑出声道:“或许你刚来陈留还不太清楚,你口中的后生姓吴名懿师承大儒陈仲弓,卞喜的数万大军皆为其所破,如今以被左中郎将皇甫嵩大人迁为抚军都尉,城内大半人马都归他统帅。不管你们郡守桥瑁是不是真的弃城而逃,但如果你真的想在陈留找救兵,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帮助你。而在蕃向大人的前车之鉴下,本校尉是很难调动手下那两千陈留郡兵其东郡的。”

    那文官听了张超的话顿时傻眼了,自己一直居住在濮阳,只是听说过卞喜的数万黄巾军被陈留一个叫吴懿的世家子以夜袭大破。可谁能想雨夜大破卞喜的吴懿吴子远,居然就是眼前这面如冠玉的少年郎!

    更让这文官崩溃的是,自己刚刚貌似对他面前摆谱说教来着,现在张超说陈留内唯一一支能动用的兵马是在这吴懿麾下,这可让自己如何开口求援啊。

    看那人面露尴尬之色,吴懿摇了摇头主动开了口:“之前你说东郡郡守桥瑁弃城而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见吴懿没有在深究的意思,那文官暗松一口气之余,面上不由有些尴尬的回道:“事情发生在数日前的夜里,在得知东郡黄巾贼贼首于毒率众攻打濮阳,郡守桥瑁在深夜带着金银细软及数十名亲随,强行打开北门逃离城池。待我等得知他逃离城池的消息时,却已经追之不及。而随着郡守的连夜逃离,濮阳城内一些世家大族也纷纷嚷着要出城避难,我等官员费尽口舌才勉强拦住这些人,但濮阳城内只有三四千军士,于毒那贼子在城下所布营寨又守备森严,我等几次三番想要夜袭,却都被于毒贼子识破,反葬送了千余军士的性命。于毒为图尽快破城,于四面城墙猛攻濮阳,若不是城内世家豪族派出数千家兵助阵,或许濮阳早就被打破。我等见这般守下去城池迟早要破,只得来陈留请救兵解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